西藏佛教史上的三次大法會

佛教在遭受朗達瑪的毀滅後,於西藏中部地區將近沉寂了一個世紀。從西元十一世紀初期第一個宗派噶當派創立,迄十五世紀最後一個教派格魯派的興起,經過了近三個多世紀的漫長的教派紛爭時期,這期間舉行過三次規模空前、意義深遠的大法會,分別叫做“丙辰法會”、“曲彌法會”和“大祈願法會”。
  

丙辰法會,亦稱“火龍年法會”,是阿裏古格王孜德(絳曲沃的侄子)為紀念來藏傳法而死于聶塘的今孟加拉著名佛學大師阿底峽(982-1054)於1076年在阿裏舉行的,是佛教傳入西藏以來舉行的第一次規模較大的法會,標誌著佛教復興。參加法會的有來自印度、尼泊爾的班智達協瓦桑波、雜那室、齊瓦邁巴羅哈達、迦雅達羅、宗姆堅、布努雅室、蘇雅斯達、蘇瑪德格達、宣努布木巴、色吉廓恰、巴蘭紮等及衛藏、阿裏、康區的許多名僧,以及著名譯師桑喀爾·帕巴喜饒、熱·多傑紮、年·達瑪紮、窮波曲尊、贊喀波且、俄·洛丹喜饒、瑪爾通·丹巴喜饒、達波旺嘉等代表的法團,可以說是名人薈萃。會上,孜德王向眾僧發放佈施,並獎賞有功人員,鼓勵他們為佛法再做貢獻。法會結束以後,一批年輕學者奔赴印度、尼泊爾、喀什米爾等佛教比較發達的國家和地區留學,求取正法。
 

  丙辰法會的召開有其特殊的社會背景和深遠的歷史意義。佛教傳入西藏以後,在經過松贊干布、赤松德贊和赤熱巴巾等幾代贊普近百餘年的苦心經營,初具規模之時,遭到了以朗達瑪為代表的苯教勢力的深重打擊,幾乎瀕臨滅絕。當時倖存下來的一部分僧人輾轉逃到西藏西部的阿裏和青海等地繼續傳播佛法,佔據阿裏一帶為王的朗達瑪之子歐松的後裔們意識到要想鞏固統治地位,必須要有一種強大的思想武器。於是,就很自然地想到了曾在吐蕃時期產生過巨大影響的佛教。然而,當時流行的佛教,尤其是密教有許多不健康的成份,不利於統治者所要求的社會穩定。為了弘揚純正的佛教,作為古格王的柯熱決然在佛像前自己削髮為僧,取法名為益希沃。出家以後,他首先派人去印度等地求取正法,並延請外地僧人來阿裏傳教,最後以身殉法,其侄子絳曲沃繼承他的遺志,搜集黃金派納措譯師從印度的超延寺請來了阿底峽大師,講經說法,提倡顯密之間的平衡,純潔退化了的西藏佛教,並幫助仁青桑波等人翻譯佛經。在一些弟子們的邀請下,阿底峽為了宏揚佛法,來到西藏中部的桑耶、拉薩、澎域等地傳法,1054年死于聶塘,仲敦巴繼承其衣缽,於1056年創建熱振寺,作為根本道場創立了噶當派,是為藏傳佛教第一個教派。這段時間裏,魯梅等衛藏十人從安多學經回來,點燃了朗達瑪滅佛的餘燼,他們的弟子在衛藏地區創建了不少寺院。在這種社會背景下,孜德於1076年出資在托林寺舉行法會,他的主要目的是,其一,想借用舉辦法會的機會擴大影響,鞏固政治地位,統一政權,緩和地區矛盾;其二,確立佛教的正統地位,希望把藏區許多有名的學者團結在自己的周圍,為我服務;其三,法會以紀念阿底峽的名義召開,是在緬懷阿底峽為純潔西藏佛教所做出的偉大貢獻,並且承認阿底峽所開創的顯密並重的學習方法是正確的,號召廣大僧人奉行遵循;其四,阿裏以托林寺為中心,形成了古格佛教中心,上路弘法(兩律)從這裏向衛藏地區傳播,孜德王想借此機會,把阿裏建成西藏佛教中心,進一步自覺地把佛教當作維護自身統治的工具。
  

曲彌法會,是在後藏的曲彌寺(西元十二世紀,由噶當派洛敦弟子拉·絳曲堅贊所建,後改宗薩迦派)舉行的,故名。1271年,元朝帝師八思巴離開大都,出居臨洮三年,1274年,由真金太子護送經康區,過前藏,1276年抵達薩迦寺。次年,他以元朝皇帝忽必烈的名義為施主,召集衛藏、康區及阿裏等地的約七萬余名僧人在納塘寺西南的曲彌寺舉行法會,會上八思巴捐獻了黃金九百六十三兩三錢、白銀九大錠、錦緞四十一匹、彩絲緞八百三十八匹、綢子五千八百五十八匹、茶葉一百二十大包、蜂蜜六百零三桶、酥油一萬三千七百二十八克、青稞三萬七千零一十八克、炒麵八千六百克,以及其他零碎物品不計其數,這次法會共舉行十四天,凡是參加的僧人每人分得黃金一錢,足見八思巴為這次法會所付出的昂貴代價和寄託的希望,其用意十分明瞭。
 

 八思巴是薩迦派的第五代祖師,他年僅十一歲時追隨伯父去涼州會晤窩闊端,十九歲謁見忽必烈,忽必烈嗣皇位後,他被封為國師,在以後設立的總制院中以國師領總制院事。1265年,八思巴為安排建置西藏地方政府的行政機構回到薩迦,成立了自己的喇讓組織,內設司膳、司寢、司供、知賓、司書、管家、司庫、廚師、司運、司墊、司稼、司馬、司牛、司犬等十三個官職,指示本欽任命了衛藏地區十三個萬戶的萬戶長,整個西藏基本上置於薩迦派的統治之下,八思巴就是政教領袖。回到大都後,他奉忽必烈之命,創制了蒙古新字,因此被加封為“帝師”、“大寶法王”,在他的說服下忽必烈曾收回了西藏地方其他各教派改宗薩迦派的詔命。由此不難看出,八思巴似乎主張各教派一律平等,實事並非如此,從他的一系列做法可以窺知,他在兩次返藏途中,不僅將衛藏地區的一大批別派寺院改宗薩迦派,而且在其他藏區創建了不少本派寺院,很顯然,在他的內心深處仍然有唯我(薩迦派)獨尊的領袖意識。1276年,他返回西藏,自任薩迦法王,以“大元帝師”的身份,代表元朝中央統領十三萬戶,薩迦派的權勢達到了頂峰,曲彌法會的召開就表明了這一點。八思巴之所以舉行如此大規模的法會,有他的意圖,一方面,利用舉辦法會的機會顯示站在他身後、支持薩迦派的元朝的強大經濟勢力和薩迦派在西藏的領袖地位,希望全體僧人服從和服務於薩迦派地方政權。同時顯示其作為西藏地方政府的政教領袖所具有的強大號召力和召之即來的崇高權力;另一方面,他之所以召集各地其他派別的僧人參加法會,意在表明薩迦派尊重各教派一律平等的態度。然而,這種尊重只是承認各派所修的教法,允許他們各隨所欲,選擇自己所喜好的教法,並不希望其他各派建立與之相抗衡的勢力集團和另一個地方政權。
  

大祈願法會,漢語叫“傳大昭”,藏語稱“曼蘭欽摩”,是有史以來第一次西藏的新年和法會一起慶祝,成為藏傳佛教著名的傳統法會。1409年,已經在西藏佛教界享有盛譽的宗喀巴大師(13571-1419)為了紀念釋迦牟尼,純正佛法,在闡化王紮巴堅參、內鄔宗宗本叔侄南喀桑波和班覺桑波等人的支持資助,自籌一部分資金於整修過的大昭寺舉行講經祈願大法會,參加法會的有來自全藏區的僧人約一萬餘眾,俗人信徒不計其數。法會從藏曆正月初一開始,十五日結束,歷時半個月,每天都有施主向僧眾發放佈施,其中的大部分施主是西藏的有名貴族。初一日,由宗喀巴師徒和帕竹的京俄仁波且索南桑波負責佈施,初二到十五日的施主分別是闡化王紮巴堅參、堅布·倫珠堅參母子、劄噶爾囊索、則巴王父子、覺沃薩拉父子、紮西且達、內鄔宗宗本南喀桑波、司寢師、索南佩、格敦佩、覺摩隆巴、澤霍爾巴、布蔡巴、勒欽多嘉哇和托爾布巴等人。法會期間共收到捐助黃金九百二十一錢、相當於五百五十錢金子的白銀、酥油二十四萬八千三百零二斤、青稞糌粑五十萬九千九百零八斤、白茶四百一十六錢、黑茶一百六十三簍、紅糖一千零一十八斤、藏紅花兩千一百七十二包、勝幢旗幡三十三面,以及布匹、綢緞、香料等,所獻牲畜折價二千零七十三錢黃金。每天除了祈禱外,宗喀巴大師講授馬鳴菩薩著的《佛本生經》和其他經典。
  

大祈願法會的召開和前兩次一樣,都有其深刻的社會歷史背景。元末明初,由於薩迦派和噶舉派互爭地方權勢,顯密教法十分衰微,真正恪守戒律、研究教理的人不多,尤其對於密法,“只知道亂受灌頂,偏修一部分教授”,根本不講求如何親近師長,如何守護律儀,還有一部分僧人以法術騙取群眾錢財為目的,引起了社會的強烈不滿。為了挽救頹廢的佛教,純潔佛教隊伍,幫助地方政府整治社會秩序,在帕竹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宗喀巴糾正流弊,復興佛法,以還佛教的本來面目,在社會上產生了很大影響。1409年,由闡化王為總施主,以宗喀巴創辦和主持的名義舉行的大祈願法會標誌著宗教整頓活動的成功和結束,受到了廣大僧俗群眾的積極回應。這次法會的召開,就宗喀巴本人說,是希望通過它引導各派僧人走上戒、定、慧三學並修的佛法正道,以“緣起性空”的理論統一他們的見解,推動佛教健康發展;從這次法會的闡化王等人說,是在有意抬高宗喀巴的領袖地位,擴大宗喀巴整頓佛教的影響,通過他的號召力,穩定社會,鞏固帕竹地方政權。
  

總結以上三大法會,有以下幾點:第一,這三次法會是佛教在西藏從恢復逐漸趨向完善的發展過程。阿底峽大師在阿裏首倡“緣起性空”為理論基礎,戒、定、慧三學並修,以上、中、下三種人的修學為綱,鋪陳其修習內容的學習方法,中間經過其他各派的爭辨,到宗喀巴將這種先理論,後實踐,並重戒、定、慧的方法系統化;第二,三次法會是一個後弘期開始後政教體制從初建到健全的過程;第三,都是由地方勢力支持資助而舉行的不分地區,不分教派的大集會,其目的是進一步自覺地把佛教當成維護自身統治的工具,地方政權需要佛教,佛教服膺政治權勢,一些僧俗也給予世俗政權以佛教神教的論證;第四,從宗喀巴等一大批僧侶的角度說,希望通過法會純潔佛法,推動佛教發展;第五,每次法會的召開意味著一個新時代的開始。丙辰法會標誌著被朗達瑪毀滅的西藏佛教得到復興,開始了教派紛爭和學術上百家爭鳴的時代,曲彌法會標誌著薩迦派統治西藏的開始,同時意味著各教派爭奪地方權勢的鬥爭趨向激烈,大祈願法會標誌著格魯派統治西藏的開始和學術爭論的結束。

相關文章:
867~西藏佛教的修行道 達賴喇嘛尊者 緣氣:(6662)
紐約時報:西藏佛教文化面臨衝擊 紐約時報:西藏佛教文 緣氣:(3384)
西藏佛教之本尊 林純瑜 論作 緣氣:(3951)
西藏佛教的薩迦派 釋法尊 撰 緣氣:(4177)
西藏佛教的修行道(一 ) 密宗講義 Geruda 緣氣:(3861)
西藏佛教後弘的發祥地 緣氣:(3374)
西藏佛教密宗(1)約翰·布洛菲爾德著 約翰布洛菲爾德 緣氣:(7506)
西藏佛教密宗(2)約翰•布洛菲爾德著 約翰布洛菲爾德 緣氣:(6942)
西藏佛教密宗(3)約翰·布洛菲爾德著 約翰布洛菲爾德 緣氣:(6117)
西藏佛教密宗(4)約翰·布洛菲爾德著 約翰布洛菲爾德 緣氣:(7115)
西藏佛教簡史 洛本仁波切 緣氣:(8117)
西藏佛教格魯派概觀 觀空 緣氣:(6902)
西藏佛教神秘文化 密宗 藏密人佛合一法 尕藏加教授 緣氣:(7111)

上一篇(近代弘揚格魯派的兩位漢族) 回目錄 下一篇(傳奇 藏傳佛教的時空結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