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喀巴的密法思想與著述(2)

第六函:《差別次第釋—吉祥集密要義明論》、《金剛誦次第筆記》、《無上密意次第筆記》、《究竟口訣自加持》、《究竟口訣現證菩提次第釋》、《集密五次第攝論筆記》、《四瑜伽次第論》、《四瑜伽次第廣釋》、《集密法要筆記》、《天授與寂靜阿闍黎之集密釋及施戒幻變曼荼羅儀軌筆記》、《十忿怒本尊法筆記》、《本尊獨義》、《吉樣集密曼荼羅儀軌念誦法》、《集密短文二十篇》、《吉樣集密口訣短文》;
  第七函:《吉祥集密口訣五次第明燈》、《吉祥集密修法瑜伽次第》、《秘密後靜慮之事八大成就者之姿式》、《四百五十論筆記》、《吉祥金剛鬘所說了義不了義之咒加持田儀軌金剛語筆記》;
  第八函:《學習獲得金剛持位的方法》、《要扼筆記》、《吉祥集密金剛菩薩歡喜儀軌念誦次第》、《文殊金剛修法妙音明義》、《二十儀軌源泉》、《生圓二次第修行方法筆記〉、《集密圓滿五次第圓滿座教授》、《開光儀軌凡論筆記》、《勝樂略續廣釋隱義明論》、《吉祥飲血王勝樂無上瑜伽母續上師勝樂攝論》、《甚深道那饒六法教授次第三信》;
  第九函:《勝樂生起次第如意論》、《那饒六法所緣實踐方法攝論》、《佛薄伽梵吉祥勝樂現觀廣釋如意廣論》、《吉祥勝樂現觀釋明論》、《勝樂空行海法筆記》、《瑜伽自在魯俄巴傳規佛薄伽梵勝樂修法大樂明論》、《阿闍黎金剛鈴傳規集密曼荼羅俱生法》、《瑜伽自在魯俄巴傳規勝樂圓滿次第廣釋成就穗》;
  第十函:《瑜伽自在金剛鈴傳規勝樂身曼荼羅現觀明意》、《瑜伽自在金剛鈴傳規勝樂身曼荼羅灌頂儀軌寶庫》、《吉祥勝樂五次第釋隱義開啟眼》、《金剛鈴傳規勝樂五次第講義》、《紅空行母修法》、《金剛空行筆記》、《金剛瑜伽母釋初十供修證》、《勝樂口訣穗筆記》、《淨惡趣續——宗喀巴語釋〉、《普明大日如來儀軌筆記》、《吉祥金剛大威德十三尊修法寶篋》、《吉祥金剛大威德修法勝魔論》、《吉祥閻摩德迦黑敵修法寶焰》、《吉祥閻摩德迦十三尊曼荼羅修法儀軌寶鬘》、《勝樂圓滿次第春明點筆記》、《瑜伽自在魯俄巴傳規勝樂圓滿次第大瑜伽教授次第略論》;
  第十一函:《大威德四十九尊筆記》、《妙吉祥息怒護》、《大威德手相平等釋筆記》、《吉祥金剛大威德四事業火祭成就海》、《時輪內定品——克珠傑筆記》、《時輪根本略續初品雅雜迦惹巴七節》、《喜金剛贖第二品筆記》、《六加行金剛偈釋——時輪筆記、時輪現觀灌頂筆記、六加行筆記、死與長壽析證》、《喜金剛續筆記》、《尊勝無我佛母曼荼羅修法筆記》、《六加行圓滿次第攝要》、《喜金剛續聽講筆記》、《色之微邊及劫邊問答》、《祥勝筆記》、《佛頂無畏釋筆記》、《奪舍教授本句八品第三節》、《識面奪舍廣釋開啟金門》、《妙音天女修法》、《無雲口訣及馬頭金剛法》、《葉衣仙人修法》、《真實攝經釋筆記》、《依大力降雨——上師口訣》、《佛薄伽梵梅孜修法》、《佛薄伽梵大輪現觀法》、《金剛界殊勝筆記》、《金剛界輪轉近修次第》、《妙音息怒洞修不共論》、《妙吉樣秘密圓滿證筆記》、《上師與本尊無別甚深修行法》、《四字護口訣》、《依黃色金剛大威德甚深口訣》、《時輪六支瑜伽甚深教授所緣次第實踐》、《六支瑜伽筆記》;
  第十二函:《曼荼羅地儀軌位舞鬘密意》、《吉祥集密修法》、《吉祥集密現觀及靜慮修供念誦法》、《文殊不共口訣》、《時輪無垢光疏難點辯析備忘錄》(克珠傑記錄)、《修法普賢詞義略論》(嘉曹傑記錄)、《毗盧遮那遍淨——切惡趣之曼荼曼儀軌續義明論》、《事行二部總儀軌差別三世加行法》(都瓦久巴記錄)、《光明修行法》(由弟子記錄)、《吉祥勝樂輪外戲供儀軌手供及妙音歌》、《大威德加行》;
  第十六函:《閻摩德迦幻輪口訣隱義短文》、《依佛薄伽梵吉祥金剛大威德事業斷除九障》(克珠傑和擦果哇記錄)》、《第三品釋——吉祥閻摩德迦幻輪儀軌廣釋三界尊勝日光》;
  第十九函:《時輪根本續修行品四手印法》(嘉曹傑記錄)、《勝樂圓滿次第春明點》、《時輪圓滿次第六支瑜伽教授》、《依時輪戒圓滿次第筆記》、《圓滿次第總義春明點護諸所緣筆記》。
  《密宗道次第廣論》是宗喀巴繼《菩提道次第廣論》之後一部系統闡述密教思想及其各種儀軌的學術巨著。1405年,他在山南沃卡的強巴林寺(慈氏洲)修行時,應大譯師嘉卻貝桑波和帕竹噶舉派的京俄索南桑布等人的請求,開始撰寫的,次年完成。德格版和紮什倫布寺版都收在《宗喀巴全集》第三函中,前者497葉,後者512葉。全書內容由兩部分構成,前部分概述如何修得解脫;後部分講述修行的具體步驟、方法及所修的主要法門。按章節分為十四章,第一章概述入修佛法的不同次第門,包括顯教方法和密教方法(1——38葉);第二章講入修事部道次第(38——86葉);第三章講修行部道的次第(86——94葉);第四章講修習瑜伽部的次第(94——117葉);第五章講述瞭解道要承事為先修地儀軌的次第(117——157葉);第六章講預備儀軌(157——219葉);第七章講繪修曼荼羅供養儀軌(219——247葉);第八章講自入壇受灌頂,令弟子入曼荼羅的次第(247——270葉);第九章講寶瓶灌頂儀軌(270——292葉);第十章講上三灌頂、後依及結行儀軌(292——340葉);第十一章講生圓二次第雙運修菩提的方法(340——365葉);第十二章講生起次第法(365——429葉);第十三章講圓滿次第差別(429——462葉);第十四章專述最初修圓滿次第行及道果的次第(462——494葉)。最後三葉是頌文、內容梗概及寫這部書的因緣。實際上,從第五章至第十四章講的全部是無上瑜伽部法。
  

噫嘻上師滿願寶;總能善說了義海;宣說無上真實意;猶如猛曆大日光;催破眾生愚癡暗;彼從大慈大悲海;流出無上妙甘露;法音流布眾生耳;恰似甘霖潤滋苗;法喜常如春風撫;眾生福田得豐收;從此速成金剛持;普願世界和平;正法永住;上師安逸六時吉祥。QQ3187408462007-2-13 17:25:55 禮敬布達
  民國二十八年,法尊法師在縉雲山編譯處將《密宗道次第廣論》全文翻譯成漢文,前後由武漢印書館、上海佛學書局出版。漢譯本共二十二卷,其中第一、二卷相當於藏文第一章的內容;第三、四卷為第二章內容;第五卷為第三章內容;第六卷為第四章內容;第七卷為第五章內容;第八、九、十卷為第六章內容;第十一卷為第七章內容;第十二卷為第八章內容;第十三卷為第九章內容;第十四、十五卷為第十章內容;第十六卷為第十一章內容;第十七、十八、十九卷為第十二章內容;第二十、二十一卷為第十三章內容;第二十二卷為第十四章內容。
  

全書自始至終貫穿了龍樹宣導的“緣起性空”理論,用來指導修煉密法,同時也作為判教的依據和標準。前四章雖然篇幅不大,卻清楚地反映了宗喀巴的判教觀和“緣起自性空”的思想,他把一切佛法包括金剛乘密法判為二乘,聲聞、獨覺二乘屬於劣乘,即小乘。小乘“唯為自故,乃所得下劣,唯欲解脫生死眾苦求寂滅果故。有所為殊勝,普為一切諸有情故。及所得殊勝,欲求佛果故。如斯勝劣二所化機,彼由何乘各趣自果。即說彼二乘,名小乘大乘。依彼二增上,所說二種法,即名大小乘藏。於小乘中複有聲聞獨覺二種,能導彼等各趣自果之道,即分聲聞獨覺二乘,共為三乘”。(30)宗喀巴的判教標準和方法是根據龍樹的《寶鬘論》等,不是以見區分,而是以方便行評判。他認為“母是諸子共因,父是諸子族姓別因,佛母般若波羅蜜多是四子的共因,判別彼等大小乘之因,是發菩提心等諸方便”。(31)大乘為利益一切有情,希欲證得無上菩提而行,修般若六度。根據此義,大乘又叫菩薩乘,細分為般若乘和金剛乘,前者亦稱因乘,後者別稱果乘、密咒乘或方便乘等。大乘二乘都以修菩提心為重。
  第五章至第十章專門介紹各種儀軌,包括灌頂儀軌、設置曼荼羅儀軌、供養儀軌等,涉及所有密教經典提及的儀軌,全面系統。
 

 最後四章是全書的重點,也是精華部分。具體來說,前十章都是為這四章服務的,屬於基礎部分。無上瑜伽部的修法中,宗喀巴以龍樹、佛智足傳承的圓滿次第父續法和阿闍黎魯俄巴、金剛鈴傳下來的勝樂、喜金剛等圓滿次第母續法為重點修習內容,尤其重視龍樹的集密五次第法,把其中的“幻身”作為重點修證之法。在他看來,龍樹的“幻身”法不但重要,而且非常難解,它是證達三空後,唯由氣息、心所成就之身,如果未證得三空智,絕不能入證第四空。《密宗道次第廣論》說:
  “從生起次第及至身遠離修成天身(本尊身),乃成究竟能誦咒者,即以彼身持誦究意念誦,於發語風獲得自在,即由風力而能任持引導界等,故若結合外印然猛利火溶菩提心即能任持不墮滅八十種自性分別,生三空智證得意金剛三摩地,此後乃得生起幻身。由生圓滿大空智力,乃能入光明一切空。由大空後唯從風心圓滿生起幻身之力,乃能於一切空現證雙運轉身。次由修習雙運轉義,以彼等流而住佛地”。(卷二十)
  此處所說的“雙運”是從有學位和無學位說的世俗諦與勝義諦雙運,特講智慧。如《集密五次第論》說:“世俗與勝義,了知各別分,何者正和合,說彼為雙運”。它是通過風息、咒語的修煉,瞭解咒語所緣,然後念金剛誦和觀修,達到語寂和心寂,證得無二智慧,即雙運。
  

佛智足論師的圓滿次第法是以四喜門收攝四義之道,依俱生喜的圓滿次第,修證無二慧身,證達二諦無別,深顯無別,樂空無別的境界。其中的樂空無別,即是“前四灌頂所謂大樂心與空色身,二法體性無別盡一切垢之無二智”,也是母續圓滿次第的心要法和所要證達的境界。
  

五、宗喀巴的主要弟子
  宗喀巴是中世紀藏族著名的佛學家,他針對當時西藏佛教界的現狀,提倡遵守佛教戒律,“闡揚顯密關係,規定學佛次第”,在寺院的組織、僧人的生活方面都規定了切實可行的制度和準則,並以遊學傳教,參加辯經的方式加以宣傳,得到了許多人的回應。在很短時間內,前來求學者絡繹不絕,當時一些非常有名的高僧大德也都向他求教,弟子之多是難以計數。土觀《宗教流派鏡史》說:“大師之弟子皆為安住三種律儀,勤修三士道及二次第瑜伽,大擊三藏四續法鼓之賢哲,其數之多,如天空群星,如大地萬木,如春樹繁花,不可計量”。
  1.嗣位弟子嘉曹傑
  嘉曹傑(1364——1432),本名達本巴,法號達瑪仁青,生於西藏年楚河上游日囊的隆拉佐欠地方的巴氏家族。十歲,在乃娘寺受沙彌戒,從仁青堅參、循努次程學習藏文和律學。旋于貢噶貝門下聽講《釋量論》與《量決定論》;從日囊巴·仁青多傑學習《現觀莊嚴論》;跟隨紮喀哇·曲結多傑學習《俱舍論》等。拜訪過洛追桑波、大譯師嘉卻貝桑波、香巴貢欽等著名學者,收益匪淺。當時,仁達瓦·循努洛追衝破薩迦派傳統的教學模式,以一種全新的治學態度及學風活躍于後藏,嘉曹傑慕名拜訪,聽講《現觀莊嚴論》、《釋量論》、《毗奈耶》、《俱舍論》和中觀學,貫通內外各種教義,成為仁達瓦的廣誦經論的七大弟子之一。他曾於薩迦、乃娘、昂仁等大寺院就十部大論立宗辯論,沒有匹敵。因此,被稱為仁達瓦擅長辯論的弟子,聲名大振,十難論師之名由此產生。
  1388年,杜洛巴·貢噶貝哇、仁達瓦·循努洛追、崗堅·貢噶貝哇、貝丹洛追、洛追倉美等上師為嘉曹傑授比丘戒。
  1397年,嘉曹傑參加澤當寺辯經法會後,專程趕到聶西部的惹沖準備與在這裏安居的宗喀巴辯論,正值宗喀巴為和解的聶地方四個部落頭人舉辦法會講經,嘉曹傑聽後膺服而為弟子,從此常隨宗喀巴左右。關於他和宗喀巴的初次會見,《宗喀巴大傳》和《嘉曹傑傳》這樣說,嘉曹傑懷著在各地辯論獲勝的十足信心,慕名來與宗喀巴辯論,當時宗喀巴正在講經,嘉曹傑抱著輕視的態度想尋找機會辯論,戴著僧帽就進入會場,宗喀巴看見他進來邊講邊移到旁邊的座位上,嘉曹傑徑直坐在宗喀巴的座臺上聽講,當他聽到宗喀巴所講的都是他以前從未聽過的教理時,傲氣全消,摘下帽子,走下講臺坐到弟子的行列裏,再不敢與宗喀巴辯論。
  

嘉曹傑自幼聰慧,才思敏捷,凡從宗喀巴聽講的全部教理“都能立即融匯貫通”。總結他的成績,第一,隨所聽聞,詳細記錄。他跟隨宗喀巴二十三年,記錄了不少宗喀巴講解的顯密教授。1401年,宗喀巴在熱振寺附近的南孜頂寺講授戒律學,嘉曹傑記錄下來,整理取名為《南孜頂瑪》(Gnamtsestenma),主要內容是比丘學處和沙彌學處,全書共88葉,為宣傳宗喀巴的戒律思想起到了積極作用。1407年,宗喀巴在沙拉曲頂為學密法的弟子講解《集密五次第論》和勝樂圓滿次第法,嘉曹傑負責記錄,整理成《圓滿次第春明點筆記》,或名《勝樂圓滿次第春明點筆記》,共22葉。另外,還有《中觀莊嚴論備忘錄》、《六十正理論筆記》、《釋量論現量品備忘錄》等。
  第二,負責修建甘丹寺。1409年,拉薩大析願法會結束後,宗喀巴決定在達孜的旺古爾山坡修建甘丹寺,派嘉曹傑和都增紮巴堅參負責全部工程。嘉曹傑領命後與紮巴堅參同力合作,嚴格按照規定觀地、奠基、白僧、淨廚、差事,如期完成。甘丹寺的建成標誌著格魯派的正式創立,嘉曹傑的成績也流垂青史。
  第三,嗣師法位元,宏揚宗風。宗喀巴在世時,他的多數弟子已奉嘉曹傑為師,凡宗喀巴授戒,都許嘉曹傑參加,並負責傳授。1419年,宗喀巴臨終前親手將衣冠賜給嘉曹傑,令其繼承法位,是為第二任甘丹赤巴。《宗教流派鏡史》說:“彼清淨律學之聽講及戒之實行,以此為本,兼宏集論、俱舍、量論、現觀莊嚴論、中論等顯教。別宏密乘,其中特弘集密、勝樂、時輪、歡喜金剛、大威德本續講解及二次第導引之密教。總之,依藏土先德智境所未行處之無邊大師妙論,獲得親證,遂以無垢教理,說法十有三載。宗大師多數親炙弟子及無量有緣智者,皆油然景仰,恭敬禮奉,與對大師,無少差別,如子紹父業樹起大師講修之宗尚”。(32)由他參與建設的密法修行道場羊八井殿的宗教活動這時已趨向正軌,參學者日益增加。
  嘉曹傑的著述很多,德格木刻版共計八函,其中多數是中觀、因明論著和《現觀莊嚴論》注釋,密教著述極少,傳播較廣的有《集密上師傳承祈禱經續母》、《集密妙吉祥金剛修法妙音義妙吉祥金剛曼荼羅儀軌》(即《吉祥集密妙吉祥金剛曼荼羅儀軌成就穗》)、《修法普賢義釋》、《吉祥集密難點筆記》、《時輪二次第道實踐法——速入大樂道》、《時輪根本續修行品四印筆記》等。
  1413年,他把甘丹法位傳給克珠傑。次年,在布達拉宮圓寂。
  2.心傳弟子克珠傑
  克珠傑·格勒貝桑(1385——1438)是宗喀巴的心傳弟子。生於兩藏拉堆終地區名雄地方的一個官宦人家,念其為克珠拉旺的轉世,故名克珠傑,法號格勒貝桑。他自幼虔信佛法,經常進出于昂仁和薩迦等寺院聽高僧講經,在僧格堅參貝桑波和嘉麻哇·雲丹歐座前受沙彌戒。師事仁達瓦·循努洛追後,系統學習了因明七部、上下對法、慈氏五論、中觀理聚六論和戒律等;從道果師益希貝哇受得喜金剛灌頂及道果教授,對薩迦派的教理有了深刻領會,極富辯才。從十六歲開始,參加後藏各大寺院辯經,堪稱一流學者的珀東·喬勒南傑(1375——1451)在昂仁寺便敗在克珠傑的手下。
 

噫嘻上師滿願寶;總能善說了義海;宣說無上真實意;猶如猛曆大日光;催破眾生愚癡暗;彼從大慈大悲海;流出無上妙甘露;法音流布眾生耳;恰似甘霖潤滋苗;法喜常如春風撫;眾生福田得豐收;從此速成金剛持;普願世界和平;正法永住;上師安逸六時吉祥。QQ3187408462007-2-13 17:26:21 禮敬布達
  1405,由仁達瓦·循努洛追任親教師,班覺喜饒任揭摩師,洛追倉美擔任屏教師為克珠傑授近圓戒。兩年後,仁達瓦薦其來到拉薩,在沙拉曲頂拜謁宗喀巴,一見面即被宗喀巴所感動,自歎膺服,感覺惶恐。宗喀巴很和藹地對他說:“你是一位密法利根弟子,你的本尊應是金剛大威德。”向克珠傑傳授了有關金剛大威德的咒語、加持法及曼荼羅繪線法、十三尊大威德灌頂,以及《吉祥金剛大威德大瑜伽續七品》、《吉祥金剛大威德品續王》、《吉祥黑閻摩德迦續王三品》、四瑜伽次第教授等。從此,他常在宗喀巴座前聽法,在甘丹寺以金曼荼羅相供,析求密法。宗喀巴在十個月中,每日白天講授《菩提道次第論》和中觀、對法、因明、《集密》、《喜金剛》、《勝樂》、《時輪》等顯密經教:夜間專講生圓二次第法和其他密法要訣。宗喀巴曾對他說:“你要弘揚我的密咒教法”,並把自己的一顆牙齒賜給他,預示他將作為繼承人講經說法。《道次師承傳》說:“爾時(授完密法後),克珠仁波且向遍知法王上供會供輪等無量供,敬獻金曼荼羅祈求。(宗喀巴)秘密授與不共上師之秘訣及密教多種教授,並說:‘現在你已擁有圓滿口訣,獲得記錄我的密咒筆記之諸要點,要勤於實踐,若遇一二名有根器之弟子可以傳授,撰寫注釋我顯密論著的意趣之論著,尤其要弘揚甚深中觀見與我的密教。’將所有教法傳給他”。(33)
  宗喀巴圓寂後的前幾年,克珠傑居於日沃當堅寺,將宗喀巴所傳一切密法口訣分四段加以修行,證得了無學雙運道。當時,應後藏江孜法王熱丹貢桑帕巴之請,克珠傑來到江孜,負責在白居寺修建了諾布甘丹、章摩切、勒珠、協乃、上下色康等學經院,專門講授宗喀巴的宗教思想,使格魯派首次在遠離主寺甘丹寺的後藏江孜地區開闢了根據地,向周圍地區輻射。這除了江孜法王的支持外,與克珠傑的崇高威望和強大號召力也分不開。在這次活動中,克珠傑與江孜法王建立了聯繫。不久克珠傑仍然回到日沃當堅寺潛心修煉密法,間或去周圍地區傳教,擴大了格魯派在這一地區的影響力,一些規模較小的他派寺院也因仰慕克珠傑的聲望而改宗格魯派。
  1431年,嘉曹傑蒞臨後藏乃娘寺,會見了在此講經的克珠傑,要求他擔任甘丹赤巴,克珠傑欣然答應,隨嘉曹傑到甘丹寺擔任第三任甘丹赤巴。八年間,他遵行傳統,善轉法輪,每年講授《菩提道次第廣論》一遍;他又新建了講經院,委任釋迦室利、努巴貝丹巴、喇嘛羊卓巴和曲紮巴四人擔任軌范師;增設因明學院,專門講授法相學,培養僧徒的邏輯思惟能力和善辯才能。當時,有許多高僧前來或書信與他就空性進行辯論,故意誹謗宗喀巴的教理,而他對凡是“不達大師意旨之言說,皆加破斥,使大師不共之顯密意趣遠離污垢”。在密教方面,他除了定期登壇宣講《密宗道次第廣論》,還設置曼荼羅,傳授灌頂,特別是對金剛大威德法傾注了更多心血。“複恐大師不共傳承斷絕,故將密法教敕樞要如空行之心血不惜對眾廣宣,縱有勇士空行責罰,亦不惜生命,志在佛法以講說著述而令光顯”,“使大師宗趣于此雪山奠基,展其教理之大笑”。另外,他為宗喀巴靈塔新建了金銅合金的金頂塔簷。
  1438年陰曆2月21日,克珠傑在甘丹赤巴的寶座上圓寂,遺體火化,舍利供在銀質尊勝靈塔中。班禪活佛系統建立後,他被追認為第一世班禪。
  克珠傑的著作凡十二函,其中密教著述所占比重較大。父續類著作有《集密現證補充》、《集密前增長補充》、《集密曼荼羅儀軌補充》、《集密金剛薩埵歡喜儀軌口誦》、《集密圓滿次第筆記》、《集密妙吉祥金剛十九尊修行補充》、《續部王吉祥集密生起次第廣釋成就海》、《瑪爾巴耳傳——集密特點和合識轉三法及手印除氣脈明點之障》、《吉樣集密修法儀軌口誦》、《吉祥集密息怒燒施法》、《集密妙吉祥金剛補充》、《金剛大威德生起次第廣論》、《大威德護輪》、《閻摩法王朵瑪儀軌除障》、《金剛大威德十三尊生起次第疏》、《閻摩德迦幻輪儀軌注疏三界尊勝日光》(即三品釋),《閻摩德迦幻輪廣釋筆記》;
  勝樂、喜金剛類著作有《佛薄伽梵勝樂輪父母頌》、《勝樂魯俄巴傳規曼荼羅儀軌大樂戲海》、《勝樂金剛鈴傳規身曼荼羅生起次第難點》、《喜金剛九尊曼荼羅輪修法舍過》、《喜金剛隨禱儀軌》、《喜金剛鬘詳述誓願》、《佛薄伽梵吉祥呼金剛修法舍過》、《九尊呼金剛曼荼羅儀軌大樂入源》、《呼金剛曼荼羅輪供儀軌》、《呼金剛生起次第現證問答》、《呼金剛根本續第二品廣釋—金剛空行母秘庫》;
  時輪類著述有《時輪所需隨禱》、《時輪根本續一萬兩千頌無垢光疏難義辨析備忘錄》、《時輪無垢光疏廣釋世間品釋》、《時輪無垢光疏修行品釋》、《佛薄伽梵時輪圓滿身語意曼荼羅輪修法白蓮論》(34)、《時輪曼荼羅諸本尊供養儀軌普賢供雲》、《時輪身語意曼荼羅繪線法》、《時輪曼荼羅儀軌明意》、《時輪灌頂法》(35)、《時輪問答》、《時輪六支瑜伽根本偈筆記》、《六支瑜伽教授導引》;
  其他尚有:《善知識索南堅參問答》、《善知識桑結仁青問答》、《入甚深金剛乘瑜伽道》、《欲界自在母頌》、《聽講筆記拾零》、《地道差別智者如意》、《口訣如意寶》、《朵瑪供之瑜伽實踐法》、《隱教黑冊口訣》、《六臂智慧怙主甚深口訣》、《續部總論》、《六段瑜伽》、《宗喀巴口訣大秘密續部海藏攝義甚深耳傳筆記二十一篇》等。
  3.持律弟子紮巴堅參
  紮巴堅參(1374——1434)是宗喀巴兩位上首弟子之一(另一位是嘉曹傑),前藏人。早年從直貢法王受戒出家,隨習佛法知識。曾作過丹薩替寺京俄的司寢師,由於宗喀巴經常在丹薩替寺學習講經,又和京俄關係密切,使紮巴堅參能有機會聆聽宗喀巴講經,深受教益,遂從左右,系統學習佛教教理,“勤修四續部所攝之本尊粗細瑜伽,現證曼荼羅輪;受用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口訣,殊勝出眾;恪守三律儀,胸懷菩提心,成為教理與現證知識之大蘊,為宗喀巴大師之上首弟子,受到宗喀巴大師眾弟子之擁戴”。(36)
  紮巴堅參以持戒著稱,在宗喀巴的嫡傳弟子中,他作為年長者率先垂范,以示後人。作為格魯派的創始人之一,1409年,他和嘉曹傑受命負責甘丹寺的興建工程,按照《毗奈耶經》規定,如法舉行薦地儀式和淨廚儀式。在修供方面,“依止常啼菩薩,不顧自己的身體性命完成上師的計畫,從不懈怠”。佛殿的塔像和其他設施都是經他手親自設計雕鑄安置的。1415年,他又負責修建羊八井佛殿,依照律經設計完成了金質釋迦牟尼大佛像和其他本尊像。1419年,宗喀巴示現涅槃相之後,他再次與嘉曹傑合作負責建造檀香木靈匣和銀質靈塔,將宗喀巴法體精心處理裝匣供於靈塔中,並用各地所獻金銀主持修建宗喀巴像,開創了保持至今的以燃燈供祭的“安卻欽摩法會”(Lnamchodchenmo五供節)。另外,按照宗喀巴的遺囑,擁立嘉曹傑為甘丹赤巴。
  後來,紮巴堅參在原松贊干布的王妃們進行娛樂的花園建佛殿、僧舍,取名增姆蔡寺(王妃園林寺),攝徒八百餘眾。又去蔡貢塘、薩迦等大型寺院講經,擴大格魯派的勢力。他除了四部戒律方面的著作外,密教著述也不少。今天能夠見到的有《普明毗盧遮那神變加持經廣釋》、《普明儀軌續部明義》、《事行二部總儀軌差別—事部三種姓加行法》、《勝樂魯俄巴修法補充》、《勝樂魯俄巴傳規外供儀軌手供》、《金剛鈴傳規勝樂五本尊灌頂儀軌》、《集密瑜伽次第補充口誦集》、《依集密不動本尊前生起供養法》、《時輪五尊修法瑜伽母供養儀軌》、《大威德灌頂儀軌》、《紅閻摩德迦現證論》、《黑敵閻摩德迦現證》、《六十鐵城筆記》、《金剛界曼茶羅儀軌》、《行續九尊無量壽佛修行曼荼羅儀軌》、《金剛手大輪及開光》等,其中的一部分沒有印板,而以手抄本流傳。
  4.妙音法王紮西貝丹
  紮西貝丹(1379——1449)是宗喀巴四大“事業等空”弟子之一,生於西藏山南桑耶的一個富豪氏家,父親是一名在家居士。幼年在澤當寺受戒,跟班學習,背誦了《現觀莊嚴論釋——善說金鬘》,其記憶超群,過目成誦。後來,轉入桑浦寺,跟隨聶果·仁青桑珠和丹瑪·貢卻僧格學習《現觀莊嚴論》和《釋量論》等;在覺摩隆寺,師從堪布噶宇哇學習戒律和對法,最後回到澤當寺。
  紮西貝丹和宗喀巴相識較早,但真正皈依是在甘丹寺建成以後。紮西貝丹仰慕來到甘丹寺,先後從宗喀巴聽講《辨了義不了義論》、《中論廣釋》、《菩提道次第論》、《密宗道次第廣論》、《集密根本續釋明燈》、《五次第明燈論》以及勝樂、喜金剛法。宗喀巴親自擔任親教師,都增紮巴堅參任羯摩師,嘉曹傑任屏教師為他授比丘戒。考慮到其家族所擁有的經濟勢力和所結交的有錢朋友,宗喀巴曾前後幾次要求他和內鄔宗宗本南喀桑布興建寺院,指示說:“為了我宗顯密教法講修不斷,並弘傳一切地方,應當興建一座更圓滿的寺院,象母親育子一樣,尤能發展壯大”,並且授給從果波日山(Konori寂滅山)掘出的法螺。1416年,年屆三十八歲的紮西貝丹由南喀桑布資助修建哲蚌寺。史書記載,哲蚌寺修建前,紮西貝丹遵循宗喀巴的指示來到寺院所在地住在名叫“劄托康”的岩洞,攝徒宣講顯密教法。以後,又在建大經堂的地方靜修,哲蚌寺最初佛殿是在他修行居住過的地方建起來的。到了清代,哲蚌寺在格魯派拉薩三大寺(甘丹、沙拉、哲蚌)中規模最大,住寺僧人最多,規定人數為7700人,實際超過這個數字,最多時上萬人,一度是格魯派的政教中心。
  據載,紮西貝丹能誦經論一百零八部,哲蚌寺建成後,他親自講經,“由心中有誦而宣講,講中觀、量論、現觀莊嚴等一本大師宗旨,純正無雜,傳授不絕”。在密教方面,他主講龍樹傳規集密法,魯俄巴、金剛鈴、黑行者三位阿闍黎傳下來的勝樂教授,以及喜金剛、黑敵閻摩德迦、金剛大威德、紅閻摩德迦、不動金剛、度母等諸本尊法,心中不斷念誦觀世音陀羅尼咒等,每日超過數萬遍。他經常把文殊金剛像供在殿中,兩側是龍樹和寂護像,前面供放宗喀巴像,觀想修行。按照宗喀巴所傳口訣,修煉生圓二次第瑜伽,對“空樂無別”有非常深刻的理解。臨終前還講《集學論》。
  他擅長背誦,理解能力稍遜,所以傳世著作不多。密教著述有《甚深道猛厲火教授》、《時輪根本略續釋術語》、《勝樂略續初品義概論》、《集密圓滿五次第圓滿座教授》、《集密五次第圓滿座教義不明義備忘錄》、《集密五次第圓滿座講義》、《集密五次第明燈》等。
  

5.國師弟子釋迦益希
  釋迦益希(1354——1435)或譯“釋迦也失”,是明朝冊封的“大慈法王”,藏語叫“絳欽曲傑”。他是第一個將格魯派思想傳播到內地的人,也是第一位代表格魯派和中央政府取得聯繫的人。1354年農曆4月初1日,他出生在拉薩之東蔡貢塘地方的一個世襲封建農奴主家,父親是當地首領。受家庭薰陶,自幼學習藏文和佛法基本知識。十二歲為僧;十八歲開始在各大寺院遊學,廣參名師,深入鑽研佛經義理,成為一名學者。
  1384年,他拜宗喀巴為根本上師,隨侍左右,宗喀巴、紮巴堅參和嘉曹傑師徒幾人親自為他授比丘戒,指導學習。他慎思明辨,貫通顯密教理,成績斐然,成為宗喀巴“辯才無礙”的八大弟子之一。
  明朝統一全國後,效仿元朝治理藏族地區的做法,採取扶植喇嘛教,封賜喇嘛領袖人物的政策。十五世紀初葉,以整頓宗教而聞名的宗喀巴在西藏已經有強大的號召力,贏得了大多數人的愛戴,受到明朝中央政府的注意。1408年,宗喀巴在沙拉曲頂閉關期間,明朝永樂帝派遣的使臣抵達拉薩,邀請他到內地去傳法。宗喀巴上書辭謝,避居惹喀岩洞。1414年,永樂皇帝複遣內臣太監候顯等人迎請,宗喀巴大病初愈,派遣釋迦益希代表自己進京。釋迦益希一行經康區行抵成都府時,接到皇帝派人送來的聖旨及禮物。聖旨曰:“喇嘛釋迦也失,爾知識淵博,智慧超人,願力無比,具有如來之悟心;爾教化眾僧,廣行善業,故特派以太監胡熒為首的專使賞金冊,前往迎接。今爾從遙遠之烏思藏,不畏風吹日曬,不遠萬里,來到此地,聯無比喜悅,特遣人賞禮物,以表聯之心意”。(37)是年抵達南京,永樂帝設隆重禮節相迎。在南京期間;釋迦益希經常陪同皇帝,位在群臣之上;遵照聖旨,營造寺廟,召募僧眾,進行宗教活動。
  第二年,奉旨舉行法事,從年初至仲春首日,為進行集密、喜金剛、勝樂輪、大威德四十九尊及藥師佛等修供作準備,從九日起修供,為皇帝授灌頂,歷時三個月,受到皇帝的賞識,奉為上師,賜給金輪之印,敕封為“妙覺圓通慧慈普應輔國顯教灌頂弘善西天佛子大國師”。1416年,釋迦益希辭歸,永樂帝賜給佛像、佛經、佛塔、法器、莽緞及金銀器皿等,吟詩相送。所賜佛經是漢地刻印的藏文《甘珠爾》,封面用金汁書寫,裏面全由殊砂寫成,沙拉寺建成後該經本一直作為寺寶珍藏。
  釋迦益希的這次南京之行,不僅建立了格魯派與明朝中央政府的友好關係,而且加深了西藏與中央政府之間的聯繫。回藏後,他先到甘丹寺,為宗喀巴獻上皇帝所賜的絲織十六羅漢唐卡、檀香木寶帳、金銀質曼荼羅等,資助修建了甘丹寺的羊八井佛殿。遵照宗喀巴大師的意旨,於1418年在拉薩北郊山腳始建沙拉寺,次年建成,內設五個學經紮倉。永樂帝專派中官楊三保率領隨從進藏賞賜佛像、法器、僧衣、彩幣等貴重禮品,表示祝賀。永樂帝還日作施主于沙拉寺建造銀質佛像,雕立佛塔。按照慣例,釋迦益希每年派人進京朝貢,與明朝中央政府保持密切聯繫。
  1419年秋,釋迦益希把宗喀巴請到沙拉寺做長淨,宗喀巴指示釋迦益希在沙拉寺建立講修密法的續部院,並且講授了勝樂、集密法。《道次師承傳》說:在這雪山叢中,正確講聞密法續部的戒規久已衰落。宗喀巴大師雖然做了清淨講授,體驗到語露的智慧身多現圓滿,即使這樣,往昔沒有講聞續部的學院。因此,何不想建立講修密教續部的清淨根基呢。由於這種為佛法著想的強烈心願,爾時,宗喀巴指示大慈法王建立修勝樂、集密的密院。大慈法王按照大師的指示,肩負著建立修行院的重任。在他第二次進京之前,從宗喀巴聽了一遍《集密根本續釋明燈》、集密五次第教授、六支瑜伽教授、《時輪根本略續無垢光疏》、那饒六法、《入中論》、《釋量論》、《勝樂根本續》等,並進行了適當修煉。
  1423年,釋迦益希派弟子班覺倫珠進京朝貢,任皇帝的經師,長期留在京城。
  1426年,明宣宗即位後,特派禮部尚書胡熒為首的專使賞金冊、詔書、禮品,至藏迎請釋迦益希。1429年,釋迦益希由弟子不空和索南喜饒等人陪同第二次進京覲謁,把沙拉寺委託弟子噶宇哇達結桑波管理。在北京的九年裏,釋迦益希除了給君臣、後妃們講經,傳授灌頂,舉行各種法事活動外,抽空去五臺山建了六座寺院,為漢蒙等地區的僧俗眾人授戒傳法,產生了很大影響。1413年,明宣宗派成國公朱勇和禮部尚書胡熒到法源寺,敕封他為“萬行妙明真如上勝清淨般若弘照普應輔國顯教至善大慈法王西天正覺如來自在大圓道佛”,簡稱“大慈法王”。他的弟子不空和索南喜饒也受封為“大國師”。
  1435年,釋迦益希留下兩位弟子在京,自己動身返藏,行至卓摩喀(青海民和縣境內)地方時圓寂,遣體在當地火化。當地人捐資為他修建了靈塔,親教弟子釋迦次程專門修建弘化寺和“至善大慈法王塔院”,收藏骨質。明成化九年(1473),對塔院進行修繕,以作永久紀念。
  釋迦益希是一位著名的宗教活動家,他兩次進京,把宗喀巴創立的格魯派教法首次傳到內地和蒙古族地區,謀求到了中央政府對格魯派的支持,同時加深了西藏地方與明朝中央政府的聯繫,促進了漢藏之間的經濟、文化交流。他創建的沙拉寺是格魯派在西藏的最大寺院之一,規模僅次於哲蚌寺。初建時,內設堆巴、曼巴(推散諾布林)、甲、仲頂等四個學院,召募僧人專講顯密教法,首次在格魯派寺院中開設了集密、勝樂、大威德的大曼荼羅壇城,把密法尤其是集密和勝樂作為重要教授加以講修。
  噫嘻上師滿願寶;總能善說了義海;宣說無上真實意;猶如猛曆大日光;催破眾生愚癡暗;彼從大慈大悲海;流出無上妙甘露;法音流布眾生耳;恰似甘霖潤滋苗;法喜常如春風撫;眾生福田得豐收;從此速成金剛持;普願世界和平;正法永住;上師安逸六時吉祥。QQ3187408462007-2-13 17:27:13 禮敬布達
  6.一世達賴格敦珠巴
  格敦珠(1391——1474)是宗喀巴年紀最小的一位弟子,達賴喇嘛活佛系統律立後,被追認為第一世。明洪武二十四年,他生於薩迦附近的古爾瑪地方,乳名班瑪多傑(蓮花金剛)。家族姓額爾巴,曾顯赫過一時,到了其父輩時家道還不甚貧寒,自他出生後逐漸走向衰落,為躲避部落紛爭,他全家移居他鄉,年僅五歲就開始給人放牧。兩年後,投身那塘寺受近事戒,生活的磨難使他更加刻苦學習,興趣也非常廣泛,在堪布珠巴喜饒的指導下,除了學藏文讀寫,還學習梵文藍紮和烏爾都等字體。十五歲,正式從珠巴喜饒等人受戒出家,經過一段時間的苦讀,他提出去前藏遊學。珠旦喜饒勸阻說:“先暫時住在那塘寺,繼續學習其他文字,在傳承阿底峽教法的寺院裏,接受喇欽傳比丘戒”。因此,他暫時留下來,繼續學習詩學、語言學、法相學以及白忿怒金剛隨許法、喜金剛九尊法,寶帳怙主法等。
  1415年,他到山南的昌珠和唐波且兩寺深造般若學,在紮西朵喀參謁宗喀巴,請釋疑難,聽講《辨了義不了義論》、《中論廣釋》、《侍師五十頌》和《密宗十四根本戒》等。宗喀巴將一件穿過的五衣(祖衣)親手賜給了他,以示將來重點宏揚律學。之後,奉師命住在唐波且寺從尼瑪堅參學習集密和十三尊金剛大威德、十三尊紅閻摩德迦、九尊紅閻摩德迦等父續類密法。1416年和1419年,他先後在甘丹、哲蚌和沙拉三大寺院聽宗喀巴講授《菩提道次第廣論》及勝樂、集密教授。宗喀巴圓寂後,主要師從克珠傑和喜饒僧格。
  1426年,他隨同師兄喜饒僧格回到後藏,先後在那塘、絳欽和日庫等寺講經;1430年,完成第一部著作《入中論釋善顯密意明燈》。次年,在乃娘寺拜見嘉曹傑和克珠傑。之後,隨喜饒僧格去拉堆傳教,結識了珀東·喬勒南傑,聽講二十一度母、十七度母、白度母、藍度母及妙音天女等灌頂、隨許法,由於他在回答珀東·喬勒南傑提問時所表現的敏銳思惟和反映,被稱讚為“遍知一切”。
  1432年,完成了《釋量論疏》和《中觀根本慧論文句釋寶鬘論》兩部著作,成為以後紮什倫布寺的必修教材。這年接替喜饒僧格主持達摩日庫寺,建造了尊勝彌勒佛像,改善了寺院設施,加強了宗教活動,創立祈願法會,對四面依怙、鐵辮護法和退敵天女的隨許法作了必要的瞭解。1437年,在釋迦貝哇的資助下,於絳欽寺修建塔玖頗章靜修殿,著成後來被幾十所寺院作為必修書的《因明正理莊嚴論》。次年,受時輪圓滿灌頂,補修時輪六支瑜伽教授,在甘丹寺暫住後,應後藏一些貴族的邀請與喜饒僧格一起返回,重點鑽研戒律,著成《善說正法律之因緣及本生集四分律寶庫》、《別解脫樂釋經義明日》及《善說正法諸律要義格言寶鬘》。
  1447年,喜饒僧格在甘丹寺圓寂,格敦珠用募緣在桑珠孜鑄造白度母像和合金釋迦牟尼伏魔像以示紀念。同年十月,由達結巴·班覺桑波資助始建紮什倫布寺,內供白度母像和合金釋迦牟尼伏魔像,另造巨型釋迦牟尼和彌勒佛像。嚴格按照《集密根本續》的規定,雕制集密五部像及其他佛、菩薩像。
  格敦珠的學術成就主要得益于喜饒僧格,特別是他在後藏及紮什倫布所講的集密教授,基本上是由喜饒僧格傳授的。紮什倫布寺建成後,他首設吉康、推散林、夏爾孜三大學院,親自擔任主講。
  雖然他的學術成就重在理論,但也未放棄修煉密法。在他凡五函的著作中,密教著作有《白度母不共隨許法》、《度母釋寶鬘綠度母修心法》、《集密儀軌略論》、《朵瑪儀軌明義》、《大乘修心教授》、《時輪生圓二次第法筆記》等。
  不管怎樣,格敦珠的成績是顯而易見的,他將“大師教授,宏揚于後藏”。並在薩迦勢力範圍內修建紮什倫布寺,作為格魯派在後藏的最大寺院,對其他教派形成了很大威脅。格魯派之所以在這一地區迅猛發展,全仰仗他的功勞。他管理紮什倫布寺凡三十八年,“專心致志,講經說法,于藏河南北上下,教育學人不倦”。他的弟子金巴貝、紮桑巴和貢噶頓珠等在密教方面成績顯著。
  7.成就弟子喜饒僧格
  喜饒僧格(1383——1445)是宗喀巴弟子中重點弘傳密法的弟子,尤重集密教授。生於後藏散古爾美地方(或稱古爾瑪),幼年喜好佛法,厭惡俗事。十歲時,在那塘寺堪布珠巴喜饒門下受出家戒和沙彌戒。由薩迦派學者雅楚·桑結貝、香巴·貢欽喜饒貝桑和絨頓法王教授慈氏五論、中觀理聚六論、《入中論本釋》、《入行論》和因明十部。1402年,從珠巴喜饒受比丘戒,集中精力修習密教灌頂法和隨許法。1410年,投師宗喀巴,學習戒律和對法。1415年,隨宗喀巴赴紮西朵喀安居,受學《釋量論》、《中論廣釋》、《辨了義不了義論》、《根本墮罪》等,正式改宗格魯派。次年,在桑浦寺首次講授勝樂法和集密曼荼羅儀軌、自入儀軌。回到甘丹寺後,聆聽宗喀巴講授《集密根本續》、《五部集密注釋續》及其修心法和龍樹的幾部集密論著,佛智足論師的集密教授,《金剛大威德續》、《紅黑閻摩德迦》、《勝樂根本續》及其釋論,《喜金剛本續第二品》及其注釋,《時輪根本略續》及其《時輪根本續無垢光疏》等,對各類密法經典、義理、儀軌、口訣、修行方法有了全面瞭解,掌握了各大傳規的特點,成為宗喀巴眾弟子中唯一一位元繼承全部密法的人。《宗教流派鏡史》說:“大師弟子如天覆地,為數甚多。此中有修持密法、對他講說、具不可思議功德、宏集密敕旨,成為密教泉源者,則善巧成就之慧獅子也”。他以中觀緣起性空理論為指導,修證生圓二次第禪定,“紹承大師集密及勝樂輪無餘教授”,“他人未得之教授口訣,無有文字者甚多,彼皆具有”。
  1419年秋,宗喀巴大師參加沙拉寺半月誦戒法會(長淨法會),指示釋迦益希在沙拉寺中修建一座講修集密、勝樂教法的續部院,並再次將集密根本續、勝樂根本續由首品講起。宗喀巴手捧《集密四家合疏》問眾弟子:“誰能受持此法”?連問三次,無人敢應。最後,喜饒僧格從人群中站起,向宗喀巴施禮三次後說:“我能受持”。宗喀巴十分高興,遂為喜饒僧格授記說:“你不必畏懼,我已託付法王。你去後藏,在一座形似覆鈴的山上有閻摩德迦瑜伽師,他會宏揚你的教法;又有一座形如羅刹仰臥的山上住著夜叉女,她能宏揚你教,屆時你自會知道”。並將一尊金質集密本尊像、《集密四家合疏》經函、法王面具、跳神法衣、錫杖等授給他。
  宗喀巴去世後,他赴乃東闡化王紮巴堅參府整理《宗喀巴文集》,繼後出任桑浦寺上林和托曼紮倉軌范師。1426年,偕同師弟格敦珠回到後藏,在絳欽、那塘、達納等寺攝徒,傳講教理。《宗教流派鏡史》記載說:“師徒二人(喜饒僧格與格敦珠)前來藏部,時有律師慧密,亦來從彼師徒二人聽聞顯密教法。其餘賢善子弟多人前來,從慧獅子學密法,依僧成學顯教,慧密為副講,講聽頗極一時之盛”。一日,喜饒僧格忽然記起在宗喀巴大師座前立誓宏揚集密教法之事,於是值講《集密根本續》,應夜叉女化身釋迦貝之請,赴倫布孜寺,向大德帕歐雲·丹嘉措及全體僧伽開講集密和勝樂教授,委任雲丹嘉措為金剛軌范師負責在倫布孜寺首開續部講修之風,並將法王面具、跳神法衣、骨杖、繩索賜給他。
  之後,喜饒僧格到散隆浦興建散·甘丹頗章寺,作為密教道場,委任都納巴·貝丹桑波為經師,這所寺即是散居學派(Sradrayud pa)的根本道場,名叫“藏堆居” (Gtsang stod rayud後藏上密院)。《宗教流派鏡史》說,由獅子頂地方土官夫人作施主,喜饒僧格于此建立成就曼荼羅實修相及本續講聽之規。一日,他與格敦珠、貝丹桑波等敘座,問貝丹桑波何年所生,貝丹桑波答道:“屬馬”。喜饒僧格極為高興,遂派其往雅希(即散隆浦)在甘丹頗章修建續部院。
  1433年,應內鄔棟宗本南喀班覺之請,喜饒僧格蒞臨堆隆向來自各寺的僧人講授《集密根本續廣釋》和生圓二次第教授,並於是年在此修建續部院,史稱下密院,規定每年春夏兩季法會期間講《集密根本續廣釋》;秋季講《集密五次第論》及其教授,開設講修六大教授之規,將宗喀巴所賜集密加持金像留供本寺。“如是,在衛藏兩地興建講修續部之院,依照上師遺囑開講不共集密之道,使顯密雙修之寶教,在濁時宏揚光大,恩德無量”。(38)
  1440年,喜饒僧格回到後藏,繼續在那塘、絳欽及倫布孜等寺講經。1444年,再次到拉薩講授《集密根本續廣釋》、《菩提道次第廣論》、《集密根本續》和《勝樂根本續》。主持下密院十三載,以法治寺,建立了比較完善的學經制度和管理制度,為以後格魯派密院的管理積累了經驗。弟子中格敦珠、帕歐·雲丹嘉措、金巴貝哇、曼蘭貝哇、都迦瓦、都納巴等人顯密兼通,成就顯著,都是中世紀西藏赫赫有名的學術巨匠。
  喜饒僧格的論著《一切續部王吉祥集密根本續明燈廣釋》,共十七章,被上下密院作為教材學習。
  8.教證弟子絳貝嘉措
  托哇·絳貝嘉措(1356——1428)意譯妙音海,全稱成就自在妙音海,宗喀巴八大隨從弟子之一,也是金剛大威德法嗣傳人。他祖籍青海宗喀,從小篤信佛法,祟賞僧人,誦持包括《月明經》在內的多部經論,尤其《月明經》常誦不輟。年屆十八歲時,進藏深造,巡遊幾寺,一無所獲,且常遭人冷遇斥責,痛心流淚,即使如此,尋求正法之心願未變。後來,遇到喇嘛雪隆措喀哇、達隆譯師、軌范師貢卻僧格、紮恰堪布格敦等人,聞修顯密教法,慎思辨析,融會貫通。
  皈依宗喀巴後,嚴格按照宗喀巴的教法,先在第瓦巾和桑浦寺攻讀《現觀莊嚴論》、中觀學及法相學,採取邊聽邊誦邊分析的方法,掌握了所學的全部內容,自感應該進修密法。於是,向宗喀巴和鄔瑪巴·尊追僧格請求傳授,並提出隨侍宗喀巴左右。通過慎重考慮,宗喀巴決定收絳貝嘉措、絳迦瓦·貝丹桑波、喜饒紮、仁青堅參、阿闍黎桑窘、喇嘛絳曲僧格、喇嘛絳貝紮西和侄子貝窘等八人為隨身弟子。
  1392年,絳貝嘉措作為宗喀巴的首批隨侍弟子,從堆隆南方到達沃卡,在住曲隆的冬夏二季裏,一切所需全由沃卡宗本(宗本,官職名,相當於現在的縣長)供給,宗喀巴把全部妙音修法傳授他,他很快得到證悟。次年,到精其寺修復彌勒大佛像,師徒九人生活極為艱苦,常以馬梢子草丸充饑。絳貝嘉措一貫嚴守戒律,經常少食,甚至三年間以食柏樹果為生,以堅強的毅力誦持菩提道次第秘訣和集密、勝樂、金剛大威德等生圓二次第教授口訣,從未間斷修煉,獲得了全部甘丹耳傳見教秘訣,解決了一些疑難問題,得到攝集一切顯密道諸要點的耳傳口訣—變化經函。《宗教流派鏡史》說:“文殊及大師所說耳傳殊勝教授,名變化經函,其中廣分粗義,亦曾傳與克珠大師。至於變化經函全部妙義,則唯傳與妙音海一人,餘均未獲”。從時間上說,絳貝嘉措先得全部教授,即變化經函,克珠傑晚他十幾年才得到其中粗義。
  

絳貝嘉措得此經函後,先隱居墨竹傑當修心,後被邦薩堪布請到山頂小屋,繼後住在邦薩京俄提供的色哇絨禪房,講授《菩提道次第論》等。他深感在未得聖者位之前講法,于自於他均無益處。他認為,黃金如土,敵友一如,修行者應不以名利地位為重,虛榮是最大的敵人。因此,隱居修定,名聲日盛,遠近求蔔者絡繹不絕,他都謝絕見面。帕竹政權領袖闡化王和沃卡宗本等上層人物多次派人來請,提供物品,都拒絕接受。他說:“我在靜修地,不需要認識任何人,生活已離二邊行,不需美味佳餚,不需他人服侍供養”。他以極大的苦行度日,猶如俗話所說衣著火一樣地精進修行。
  絳貝嘉措修行獨特,見證別致,每當遇到求法者都以“我自己需要聽人說法”為由拒絕;思惟與眾不同,宗喀巴常受其向難,有時也向他請求疑難問題,詢問長壽修行方法。《道次師承傳》說:“若爾,成就自在妙音海建立文殊怙主教修部之水源,結集宗喀巴大師的講修之教象恒河水一樣常宏不息的因緣,樹立釋迦牟尼之寶教恒常不滅的勝幢”。因此,在宗喀巴的弟子中,他以修證著稱。他是溫薩學派的首傳人,他的上首弟子哇索·曲結堅參繼承了其全部耳傳教授,心傳弟子京俄洛追堅參重視修持,擔任過崗木貢寺堪布。
  宗喀巴還有許多事業有成的親炙弟子,如阿裏人堆·喜饒桑波在阿裏建達摩寺,其侄喜饒巴建仇色寺,在桑噶爾寺樹立大師教法;古格·阿旺紮巴于托林、止敦、羅當等寺傳教,將格魯派思想傳到阿裏地區。麥·喜饒桑波弘法于多康,建昌都強巴林寺,“立顯教講院,會僧徒三千余人,于中部康地之大多麥,大作饒益眾生之事”。其後輩弟子建寺弘法,“使格魯派遍佈於號稱六崗、六絨、六雪、三茹之康地”。
  ⑴《道次師承傳》,益希堅參著,西藏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322頁。
  ⑵《宗教流派鏡史》,土觀善慧法日著,劉立千譯,西北民族學院,1985年,第120頁。
  ⑶《宗喀巴大傳》,周加巷著,青海民族出版社,1981年,第370頁。
  ⑷《宗喀巴小傳》,克珠傑著,青海民族出版社,1982年,藏文版,第74頁。
  ⑸《宗教流派鏡史》,土觀·洛桑曲傑尼瑪著,劉立千譯,西北民院研究室鉛印,22頁。
  ⑹ 佛教協會編《中國佛教》第二輯,知識出版社,1982年,第270頁。
  ⑺《道次師承傳》,益希堅參著,西藏人民出版社,1980年,藏文版,第336頁。
  ⑻《宗喀巴大傳》,周加巷著,郭和卿譯,青海民族出版社,第376——378頁。
  ⑼《宗教流派鏡史》,土觀·洛桑曲傑尼瑪著,劉立千譯,西北民院鉛印,1980年,第137頁。
  ⑽《宗喀巴大傳》,周加巷著,青海民族出版社,1981年,第235頁。
  ⑾ 引自《宗教流派鏡史》,劉立千譯本,第139頁。
  ⑿《宗教流派鏡史》,劉立千譯,西北民院鉛印,1980年,第133頁。
  ⒀《宗喀巴大傳》,周加巷著,郭和卿譯,青海民族出版社,第217,第220頁。
  ⒁《緣起贊》,宗喀巴著,法尊譯,載《現代佛教學術叢刊》,臺灣大乘文化出版社,1979。
  ⒂《宗喀巴大傳》,第445——446頁。
  ⒃《青史》,循努伯著,郭和卿譯,西藏人民出版社,1985年,第703頁。
  ⒄ 噶爾彌·雲丹雍仲始建於後弘期初期,為噶當派寺院,後改宗格魯派。
  ⒅《宗教流派鏡史》,土觀著,劉立千譯,西北民族學院,1980年,第123頁。
  ⒆《宗喀巴大傳》,周加巷著,郭和卿譯,青海民族出版社,1988年,第249頁。
  ⒇《菩提道次第略論》,宗喀巴著,大勇譯,上海佛學書局,1991年,第22頁。
  (21)《菩提道次第廣論》,宗喀巴著,法尊譯,武漢印書館,卷十四,第24頁。
  (22)《菩提道次第略論》卷六,宗喀巴著,大勇譯,上海佛學書局,1991年,第144頁。
  (23)《菩薩地》,四川德格印經院木刻本。
  (24)《菩提道次第廣論》卷十五,宗喀巴著,法尊譯,武漢印書館。
  (25)《菩提道次第略論》,上海佛學書局,第148頁。
  (26)《菩提道次第略論》,宗喀巴著,大勇譯,上海佛學書局,1991年,第150頁。
  (27)《菩提道次第略論》宗喀巴著,大勇譯,上海佛學書局,1991年,第152頁。
  (28)《菩提道次第廣論》,宗喀巴著,法尊譯,卷十七。
  (29)《菩提道次第廣論》,卷十四,宗喀巴著,法尊譯,武漢印書館。
  (30)《密宗道次第廣論》,宗喀巴著,法尊譯,上海佛學書局,1993年,卷一。
  (31)《密宗道次第廣論》,德格印經院藏文木刻本,第10葉。
  (32)《宗教流派鏡史》,善慧法日著,劉立千譯,西北民院研究室,1980年,第155頁。
  (33)《道次師承傳》,益希堅參著,西藏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420頁。
  (34) 主要講把一曼荼羅和異曼荼羅分別作為四段修行的方法。
  (35) 根據宗喀巴講授整理。
  (36)《道次師承傳》,第390頁。
  (37)《大慈法王傳》,周潤年譯,第3頁。參見《中國藏學》1997年,第1期。
  (38)《格魯教派史略》,賽倉·羅藏華丹著,民族出版社,1989年藏文版。

 

 

相關文章:
藏傳佛教格魯派創始人: 宗喀巴·羅桑札巴大師 編輯部 緣氣:(9649)
藏傳佛教格魯派創始人: 宗喀巴·羅桑札巴大師 編輯部 緣氣:(8361)
1168~藏傳佛教格魯派創始人: 宗喀巴·羅桑札巴大師 編輯部 緣氣:(7717)
宗喀巴大師師徒三尊唐卡 編輯部攝 緣氣:(6506)
◎1087~至尊 宗喀巴大師師徒三尊 editor 緣氣:(3700)
尊貴 宗喀巴大師生平事略 尊貴 宗喀巴大師 緣氣:(6515)
823~值遇三界法王大宗喀巴聖教願文講記 頗邦喀 緣氣:(7905)
766~藏傳佛教格魯派佛教創始人--宗喀巴大師 編輯部 緣氣:(7230)
674~宗喀巴大師 Tsongkapa~格魯派 himalayanart 緣氣:(6928)
673~宗喀巴大師 Tsongkapa~格魯傳承 himalayanart 緣氣:(6158)
672~宗喀巴大師 Tsongkapa~格魯派創始人 himalayanart 緣氣:(7643)
671~宗喀巴大師 Tsongkapa~格魯派 himalayanart 緣氣:(7440)
659~宗喀巴師徒三尊Tsongkapa 西元 1800 - 1899年 himalayanart 緣氣:(6337)
643~宗喀巴大師 ﹝4﹞Tsongkapa Himalayanart 緣氣:(6196)
642~宗喀巴大師 ﹝3﹞Tsongkapa Himalayanart 緣氣:(6133)
641~宗喀巴大師 ﹝2﹞Tsongkapa Himalayanart 緣氣:(6373)
640~宗喀巴大師Tsongkapa Himalayanart 緣氣:(6930)
639~宗喀巴師徒三尊Tsongkapa himalayanart 緣氣:(6499)
527~宗喀巴大師Tsongkhapa himalayanart 緣氣:(6314)
宗喀巴的論著 菩提道燈論 緣氣:(7803)
【No256】宗喀巴菩薩戒研究 王惠雯 緣氣:(8635)
【No212】宗喀巴中觀不共勝法 王堯教授 緣氣:(8492)
宗喀巴現觀莊嚴論金鬘疏三寶釋義 陳玉蛟譯 緣氣:(8224)
宗喀巴大師教法之特色 天易 緣氣:(7273)
至尊宗喀巴大師傳 法王周加巷著 緣氣:(6148)
宗喀巴的密法思想與著述(1) 緣氣:(6724)
布達拉宮及參觀線路介紹 ~菩提道次第殿 宗喀巴大師 緣氣:(6531)
格魯派始祖宗喀巴大師 周成英 緣氣:(7236)
甘丹寺的宗喀巴大師靈塔殿 王雲峰 緣氣:(6931)
宗喀巴大師的菩提道 釋恒強 緣氣:(8023)
宗喀巴大師著-證道歌 仁欽曲札 緣氣:(11254)
宗喀巴大師聖誕及涅槃日 緣氣:(9106)
文殊菩薩化身 - 宗喀巴大師 鄧來送 緣氣:(9641)
宗喀巴大師的六種造像 吉如·巴桑羅布 緣氣:(10046)
宗喀巴大師和格魯派的創立 緣氣:(7645)
宗喀巴大師 皈依發心儀 緣氣:(8483)
宗喀巴大師 往生極樂淨土願 ① 緣氣:(8420)
宗喀巴大師親手創建的黃教第一座寺院 王雲峰 緣氣:(3689)
宗喀巴大師對“性空”的獨特正見 修慧法師 緣氣:(7957)
青海宗喀巴文化研究為繼承挖掘藏傳佛教理論提供依託 王大千 緣氣:(6240)
宗喀巴祖師成佛紀念法會 格賴仁波切 緣氣:(10027)
宗喀巴改革藏傳佛教和黃教的興起 緣氣:(8434)
宗喀巴對以往藏傳佛教的改革和格魯派 緣氣:(8348)
拉薩大昭寺舉行活動 紀念宗喀巴大師成佛日 緣氣:(6271)
宗喀巴對於大 小乘戒相融之思考 上 緣氣:(8356)
宗喀巴對於大 小乘戒相融之思考 下 緣氣:(11468)
宗教改革家宗喀巴 緣氣:(6070)
宗喀巴大師對藏傳佛教文化的貢獻 索代 緣氣:(8876)
格魯巴 宗喀巴大師 中華民國國際藏傳佛教研究會 緣氣:(6924)
試析阿底峽與宗喀巴對神通的不同態度 高澤禎 緣氣:(6745)
*開智降魔的宗喀巴大師祈禱文(農曆七月祈福全家平安) 修慧法師 緣氣:(5708)
全球國家心靈藝術 宗喀巴大師 有史以來第一樽升空至太空宇宙 陳俊吉 緣氣:(6279)
七因果言教與自他換兩種教授,合併而修,此為宗喀巴大師教授,如何合併法?有何差別? 緣氣:(7476)
文殊菩薩無二別之宗喀巴大師”吉祥圓滿+“無量智慧”線上點燈” 緣氣:(6705)
VIP護持邀請函!人生可獲國家級三大寶藏 【龍藏經(正官版)】【國家寶藏金宗喀巴圖騰(正官版)】【國家寶藏幣(內在價值150美元)】【全球僅108個名額】 緣氣:(3018)

上一篇( 宗喀巴的密法思想與著述) 回目錄 下一篇( 上師止貢掘藏者 峨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