懺罪法門--金剛薩垛懺罪法儀軌及導修

  編者的話

  金剛薩埵懺罪法門為藏傳佛教加行基礎之一,對認真的修行者來說十分重要,也是僧眾日修的一個主要法門。西藏各個派別各有其儀軌傳承,而且單只格律派宗喀巴祖師之傳承內已有不同之化相及儀軌,各依其所屬密續而有所分別,唯修行重點則大致一樣。

  這裏紀錄了大藏寺祈竹仁寶哲(亦即世界各地佛教顯密研修院之創院法師)于一九九五年在澳洲雪梨之口傳開示;開示內容及依開示所印之短本儀軌念誦次第而作的講解,讀者宜把儀軌之各部分誦文與上師之開示講解配合研修熟習。

  由於內容本為口語開示,在編譯中有必要在次序上及內容上作某限度之重新編排,唯編者仍儘量依據原來所講示之內容,以保持法師講示時之神韻,若有任何不圓滿之方面,實為編者之失誤而並非法師之過失。

  藏傳佛教注重清淨傳承;曾受此法門本尊金剛薩埵百字明口傳者或曾受此本尊灌頂者,不論依何大德所傳,若依此著作開示而作日修則為如法。若未曾受口傳本尊咒或任何傳承之金剛薩埵灌頂者,于閱畢而心生歡喜發心修持此殊勝懺罪法門,最好依止一位具德上師求授傳承方為如法,若暫時未有機緣,亦可隨喜修持此法門,唯宜同時盡力尋找具德明師以求口授和灌頂。

  --------------------------------------------------------------------------------

  金剛薩埵懺罪儀軌導修開示

  各位信眾有幸參與此法會,讓我們大家都能發起如是大乘的心願:「為了眾生的利益,我必須修證成正覺,因此今天我參與聞法。」希望大家留心地聽,並在聞法過程中維持正確的發心。

  在西方(注:此開示原向澳大利亞洋人佛教弟子而說),佛門修持相當新鮮,因此,有必要向大家解釋一下金剛薩埵法門的一些背景。佛陀的開示很廣大,可歸納為三藏,即是經、律與論,又可以再劃分為小乘與大乘,這並非兩種截然不同的佛法,而是為了不同根基的行者而說的,為下根(下士)而說小乘法,為上根(上士)而說大乘法。這些皆是佛的教法,沒有一部教法可以忽視。

  作為一個佛教徒,不論你修什麼法門,最低限度要有出離心,決心解脫輪回的束縛。沒有出離心,任何行者就算修持最基本的法門也不可能有什麼成就。當一位行者修完了基礎之後,就可以漸漸的進入修持大乘道。法又分為兩種,一種是修因的六度法門,另一種是修果的密續法門。修持佛法要循序漸進,不要好高騖遠或妄想可抄快捷方式。

  密續部又分四部密法,即是行密、事密、瑜伽密與摩訶無上瑜伽密部。今天闡述的金剛薩埵儀軌屬於瑜伽密部金剛薩埵一面兩臂之化相。我們不要以為瑜伽密部的金剛薩埵比摩訶無上瑜伽密部的金剛薩埵低級,兩者的差別只在於行者意念上不同的接受程度,舉個例子說:國王平時穿著皇袍,但是若有一天他拿了一位大官的官袍來穿的話,他仍舊是個國王。不同密部的金剛薩埵化相也是這樣道理,體性為一而化相不同。

  修持密法有三項工序:前行、正行與結行。日常修持金剛薩埵之儀軌與閉關所依之儀軌有稍微的差別,閉關所依的儀軌對大家來說較難學習,所以這裏我介紹日常修持所依之儀軌。

  前行開示

  修法的場所必須打掃乾淨,不論地方是否骯髒,都必須這麼做,因為打掃象徵我們決心清除意念裏的煩惱。譬如有的人心裏有很強的瞋恨、貪欲、愚癡、驕傲、妒忌或是任何意念中的渣滓,當我們在打掃時,必須觀想我們正在清除這些心裏的塵垢。最主要的是要使心靈清淨。但是很多人都沒有這樣做,因此不管他們家裏怎麼整潔,他們的意念卻沒有絲毫的清淨!!同樣地,無論我們表面上修多少的佛法儀軌,實際上我們卻不修心的話,則失去修行之意義了。

  此外應該如法供置佛龕上的佛像、經書與舍利寶塔,用以代表佛的身口意三業。一個有證悟的行者可以不需要這些象徵物,但是初學者就需要佛像或佛書來提醒我們與覺悟者的連系。作為一個佛教徒,最低程度應有一尊釋迦牟尼佛的佛像或畫像。主修金剛薩埵法門者,應另有一尊金剛薩埵像或者圖片。同時因為我們依循格律派傳承而修持,若有一尊宗喀巴祖師像則更圓滿了。

  若我們在家裏供奉佛菩薩像的話,最好能向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員或朋友作少許介紹,譬如怎麼在佛像前獻上供品或禱告等。即使在許多傳統的佛教國家中,佛法似乎有衰退甚至消失的現象,在介紹佛像時若能同時略講佛教歷史和佛法的大意,對聽者會有大益處,也避免日後家人因誤解而生出反感。

  我們置好佛像後,應擺好上好的供品如鮮花、水果、香、燈及香水等,這些供品必需清淨--即不是偷來或騙得的,而是我們如實擁有或賺來的。我們獻供時心要誠,沒有絲毫的吝嗇意。若供品來源不清淨,只要誠心坦懺祈求,還是可以接受的供品;但是很少人會做到這點,因為人不喜承認自己的過失,我們大部分的行為都在掩飾自己的弱點和過錯。故此,修佛法的人必須特別注意勿犯這些供養上的過失。

  行者又須配合我們的身型擺好坐墊,更要令坐姿正確,面前擺好需用的法器(放在小幾上,不可放地下)。因為這個儀軌屬瑜伽密部,我們需具備金剛杵及鈴(見書末),杵放左,一端指向前方而另一端向自己;鈴放右,鈴上之佛面面對自己;儀軌中雖無響鈴部分,但最好仍是具備一套置面前方為如法。坐姿需注意的七點或八點稱為毗盧遮那佛坐姿,因為這是佛陀身相莊嚴的化身,也是修行最好的坐姿。作為佛教徒最好能採取這樣的坐姿。

  然後我們檢查自己的修法動機(發心):「菩提道次第」論裏把行者分三類(即上士、中士及下士),以能發上士的菩提心最為理想。菩提心即是為了利益眾生而發願成佛的純善心。不然至少要生願離輪回之苦的發心來修法。修法的最初發心若是基於菩提心,會像菩提樹般不停的生出菩提種子長成無數新樹。同樣地,我們修法所累積的功德也會不停的開花結果,他人要拿也拿不走。修法的發心若基於菩提心會使我們證得圓滿正覺,修法的發心若基於出離心則會使我們獲得解脫。這兩種功德都不會耗盡,因此我們修法的開端要以這兩種發心之一作為修法的目的。

  若你不能發起菩提心或出離心,而修法的目的只是為了今世的榮華寶貴、美滿的家庭和沒有病苦的話,這樣的修法功德只能耐上幾年就完盡了。就像一些果樹,只能結果一次就死了;也好像香蕉樹,你一層一層的剝也找不到木材或實涵。所以你們應盡力發起菩提心。為求今生福報的發心雖暫能令我們有所得成,但長遠來看,我們將一無所獲。

  我們要發菩提心來消除和淨化眾生的惡業,因此我們必需修持與實踐金剛薩埵消業障法門,以去除所有的惡業和障礙,讓所有眾生都免除苦痛和病難。

  若要消除肉體上與精神上的痛苦,除了傳統的醫療外,你也可以修金剛薩埵消業障法門,以消除病苦的業因。若只依賴醫藥治療,你只能暫時治好病徵但消除不掉苦因,所以此病仍會在將來復發。總括來說,不論你是要成佛或只是想解除今世的病苦,你都應修這消業障的法門。

  講解準備的階段(前行)到此為止,接下來談實際修持之正行。

  正行開示

  修持正行中,首先是誦持皈依;皈依文有長、中和短文三種,在這金剛薩埵修寺儀軌裏我們念四句之皈依文。這四句皈依文已包括皈依及發菩提心。誦時觀想你的上師化做金剛薩埵的形相,在你的眼前,頭頂的高度,這觀想法稱為「包融寶」,你觀想的形相包融所有的佛菩薩眾及三寶。你要一心不亂的守注在那形像上。

  再觀想在你的右邊是你所有前世今生的父親,在你的左邊是你所有前世今生的母親,在你的前面坐著你的怨敵(即是那些曾經傷害你的眾生),所有友人坐于你後方,在其他所有六道眾生環繞之中,觀想自己領導大眾念誦修持。意念中必須認定金剛薩埵是皈依境,從此刻起是我們唯一的依怙,將令解脫苦因,引導我們趨向解脫成就正等正覺。我們要以如此的心念持誦皈依發心四句偈三遍。當然,你要念多幾遍也可以,重點是誦至心中真正生起皈依的覺受。

  常常有很多人來問及如何能幫助他們或受苦痛、或臨終、或已過世的父母之問題;利益他們的最好方法就是自己從事有意義的修持,譬如修誦皈依,若我們能以純淨的心皈依,我們即能利益父母,因為我們的身體來自父母,在不虛耗自己的人生時,我們同時亦利益了自己的父母。大家要切記這一點,若是你的雙親仍活著而你想要利益他們以報父母親恩,這是最好的方法。等到他們死後才悲傷或獻花環是一點用處也沒有的。誦完皈依偈後,觀想中的金剛薩埵溶入自身,並加持所有環繞你的眾生,同樣地溶入他們身中。

  在這儀軌裏我們再次觀想本尊金剛薩埵化現于頭頂上方之虛空中。注意:本尊坐於你頂上虛空中,並非壓在你頭上;如果你觀想金剛薩埵直接坐在你的頭上,你的頭會覺得沉重而心感欲睡昏沈,不利修持。所觀現像之高度近於你半臂的長度為適中。

  這次本尊化現的觀想程式是如此的:如儀軌述,觀想在我們頭頂有藏文「榜」字,這字變化成蓮花,其中有一月座。在明月中央是一白色字「吽」,化成白色五鈷金剛杵,其內又有另一白色字母「吽」。光芒由此字母射出,供養十方諸佛菩薩,令其歡喜,並由佛身語意給予加持。此加持力化做白光、紅光、以及深藍色光芒回到金剛杵中心。這個金剛杵體是光,不同一般的金屬金剛杵,它是金剛薩埵超世間智慧的象徵。此時再觀杵變化為本尊形相,同時要念想轉化成金剛薩埵的超世間智慧與我們的根本上師體性不可分別。

  金剛薩埵束有長髮,這長髮結成一個底髻,其上還有一個頂髻,在四個方向結成四個小髻,四個小髻又和中間的髻連在一起,在頂髻上有珠寶飾嚴,小撮鬢髮披于頭邊與頭後。

  細觀本尊右手前三指執金剛杵,姆指尖與中指尖置於杵中央,此手置於心輪處以表禮敬之義。左手持鈴,鈴口朝內向腰部。

  我們不應視金剛薩埵所穿絲綢為世間質料,它實為金剛薩埵佛心超世間智慧所化現。此部所依之短本儀軌只注明觀想本尊佩帶寶石,其他傳承長本儀軌則詳細列明瞭頭髻的寶石、耳環項鏈、手飾與腳飾都是珍寶鑽石。細觀本尊相好莊嚴,具三十二相和八十種好。觀想金剛薩埵的坐相是跏趺座,也叫蓮花座或金剛座相,四周光華普照。這些都是有關觀想「誓尊」的生起之莊嚴相。

  在行者頭頂的金剛薩埵心處光華射出,召請十方佛菩薩,念「渣吽班嚎」時觀想十方佛菩薩(智慧尊)與誓尊(頭頂上之形象)合而為一。誓尊與智慧尊不再有任何分別。

  次觀在我們頭頂位置的金剛薩埵心中吽字光芒射出召請佛菩薩,化為勝者傳承五方佛來作加持,給予金剛薩埵甘露加持,甘露充滿本尊身體,由頂溢出化為一尊阿·佛。加持之後五方佛全溶入金剛薩埵之身。

  接下來做曼達供養,若有曼達盤就用盤,不然以手印供養也一樣,供養時儀軌念短曼達供養文即可。若不懂曼達手印就合掌念。

  複次行者作七支佛事。我們要多讀習和思惟那些能改善我們意念向善的事,這樣做能多積功德。但是一般人都不屑於做消業障的修持,只一心妄想要修高深的密法。這樣地去修高深的密法就像在石地播種一般沒有功效。除非你消完業障,基礎打穩了和意念清淨了,否則其他修行要有成果是很難的。七支佛事正是一種極殊勝之積德消業法。

  第一支是禮拜。

  第二支是供養不同的供品,包括意觀想作供。

  第三支是懺露無始以來所造之惡業。

  第四支是隨喜讚歎諸佛菩薩與其他眾生所作之功德。

  第五支是懇請諸佛聖眾長住於世。

  第六支是請佛慈悲為眾生長轉法輪。

  第七支是回向自他所有功德為證無上菩提。

  做完七支佛事的念誦與思惟之後,就到了儀軌內念誦對上師之禮敬偈的部分了。我不是要求你們向我頂禮或對我生起信心,而是強調敬師為成就之根源,要常思憶恩師的慈悲,對他禮敬;若不對自己所心中依止之上師生起信心和憶念他的慈悲,就不可能有任何修行的成就。舉個例來說,雪梨(注:澳大利亞一城市之名)的供水來自北部的蓄水池,許多水管把食水供應到城市各地,每個家庭又有各自的水喉來接受食水的供應。要接受修行的加持與得到佛陀證菩提的智慧,我們需要歷代祖師及現世的法師;因此慈悲的上師就像每個家裏的水喉一樣。我們已經錯過了佛陀生在這世界的那個年代,因此我們要依賴慈悲的歷代傳承法師幫我們開示佛陀的教法與加被。歷史裏的釋迦牟尼佛從他的上師摩訶迦葉(即釋迦牟尼佛之前的佛)處得到的教法與加持,可見即使本師釋迦牟尼佛也有一位上師傳給教法。不依止一位具德法師,要證佛是完全不可能的。釋迦牟尼滅後,所有大菩薩與大成就者也是依賴他們上師的慈悲與教示而證得成就或得到解脫的。若不依止一位具德的法師,只靠看看佛書以及把佛經置於頭頂求諸佛加持而冀望證佛,這是完全不可能的,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人能如此成就佛境。

  跟著為禮敬金剛薩埵之環節,行者誦時應合掌于心,一心誠求。

  你若想修持禪定,修誦到儀軌這部分時,可一心不亂的把心念系於頭頂上的金剛薩埵形象而修習禪定一陣子方繼續念誦儀軌剩下的誦文。

  在念畢儀軌中之請求之後,頂上本尊心發出無數光芒供養十方佛菩薩。佛菩薩的無上功德回到金剛薩埵心處(金剛薩埵仍坐在行者頭頂之上)。光芒複再射向所有六道眾生,消除他們所有的惡業與障礙,光與甘露充溢他們的身軀,把他們都轉化為金剛薩埵。在如此供養後,行者觀想所有佛的覺心無上功德化為白色、紅色與深藍色的光,而收溶入金剛薩埵的心裏。在如前所述觀想供養佛菩薩以及觀想為眾生謀福祉後,光芒回到金剛薩埵時,念想這時的金剛薩埵具有比以前更巨大的威力來消除行者與所有眾生的惡業障礙、毀戒和違誓的過失。打個比較,之前在誓尊與智慧尊溶合時的金剛薩埵若有一百個太陽的威力,此刻的金剛薩埵則有著如一千個太陽同時大放光明的威力。

  然後就到了儀軌中持咒部分,持百字明時應同時配合消業障之觀想。

  在消業障法中有三階段觀想:第一段觀法是觀甘露由上而下,罪障由下孔流出;第二段修法是觀甘露由下湧上,罪障由行者上部孔穴(眼、耳、鼻、口)溢出;第三段觀想則觀所有罪障堆成一團黑球在心,甘露入身降至心時,一切罪障被擊毀消失。

  第一段中,持咒時要觀頂上之金剛薩埵心部的咒語化出甘露不停地流灌入行者身體,由頂部流向腳部,所有罪障化做煙霧、毒液、蠍子、蛇、蜘蛛、蜈蚣等流出。正如在季節性大雨時,樹枝、葉子、泥土、昆蟲、一切當地的東西都被大水沖走,一件也不留下。同樣地我們在做此觀想時,從金剛薩埵的心部咒輪處,白色光芒流注行者身體,以洪水般的威力把罪障沖走,這些罪障由下體孔穴排出時就像煙霧毒液般流出來。

  這樣一次又一次的修持百字明配合觀想必須不斷一心不亂恒具信心地去做。如果在修持很好的,在你夢中見到黑煙和毒液等流出你的身體,這夢兆就證明了行者的修持已在意念裏有了一個好基礎,而能產生證悟。這種夢兆也表示行者的修行已把罪業與病患消除了。若時常夢見蛇、蠍、和蟲排出體外,就表示行者已把導至非人及邪靈加害己身的業因消除了。簡而言之,這種修法的觀想是把所有罪障由身體下孔排出體外,進入地下深處。持「菩提道次第」的修法以利眾的行者此時最好附加觀想這些動物由體內排出的都能轉生人道。而將血、痰等液排入地下的觀想意義上則為餵食張大盆口饑渴的死神,使死神滿足並保證不再傷害行者。如此觀想修誦後,觀行者的身體淨如琉璃水晶瓶。以上的講解是關於第一種觀想甘露由頂流入行者體內由下流出的情形。

  第二階段淨化法和第一種觀想相似,分別只是持咒時觀想甘露由下向上湧而不是由下流。就像你有一大桶的垃圾,你倒水進去,垃圾就全浮到水面上去。同樣的,金剛薩埵的甘露注入行者身體,由腳開始向上灌滿,所有行者的惡業、過失等都向上浮升,從眼、耳、毛孔等孔穴流瀉出體外,就像你扭一塊濕布一樣,罪障全被清除,你的身體充滿了甘露而全無罪障渣滓。

  第三段淨化法的觀想內容有如炸彈爆炸一般。首先觀想一切罪障、病患與非人的傷害像一粒黑色駝鳥蛋般而聚於心輪,再觀想甘露由行者頭頂下流,當甘露碰到它時,它像一粒炸彈一樣立即爆炸,粉碎得無影無蹤。

  我們已把這個修持法的主要內容講完。這個消業障的過程很重要,要做的好,必須配合下列四種助力:第一助力是依怙力,這一點我們在誦皈依三寶時已奠下良好基礎。

  第二是根除力。回想從無始以來我們積極種種不善之業,甚至一日之內就犯下多種惡行,檢討一下這些行為就會發現我們自私的心只曾想到自己的生計與福利,常為了芝麻小事而造惡。想想這些行為是多麼的不成熟和不當。我們要從心裏產生強烈的懺悔,決心不再重犯。這裏是對第二種力簡單的說明。我們應要常髮露自己以往所造之業,不然的話我們會以為自己沒有過錯,儘是他人不好而已。思惟這的時候,我們不須要張惶不安,因為這樣會無濟於事。就好像外邊下雨時,若只是呆站而心裏為雨所惑則無濟於事,切要的是趕快解決問題。

  第三種力量是對治力,即是如金剛薩埵消業修法等等的法門。

  第四是決定力,即是決心從此刻起不再重犯。若某人以捕魚為生,每天都要剖殺許多魚,若不可馬上戒除,至少要在佛曆的特別節日裏停止捕魚。不然的話,許了諾言不殺,但實際上心裏清楚知道還要再殺,這就是向佛菩薩講謊話,在犯殺生之極重罪業之餘,還多犯了一條妄語的戒。現在許多的人受了許多的皈依與灌頂,但他們完全不守戒,在灌頂時他們裝做很認真的樣子,很用心的聽、做筆記等等,但法會一完,他們就把灌頂時要求他們應做的事拋諸腦後。這是極令我不喜的。不論在俗世或佛法上,誓諾是必須誠守的。

  正行的修持講解到此為止。

  結行開示

  接下來作結行部分,包括了禮拜、供養和曼達供養等等。好像客人來我們家拜訪,在他走前我們會再奉上一杯新茶同樣的道理,我們再做曼達和七支佛事一次。七支佛事包括禮拜、供養、懺悔、隨喜讚歎、請佛在世、請轉法輪和回向等,如前所述。

  最後觀金剛薩埵由行者頭頂進入中脈直至心輪的八瓣蓮花中。觀想金剛薩埵就長住于行者心中,從此行者所有行為如吃飯、喝茶、穿衣等,都想作是對心中金剛薩埵所作的種種供養。

  後誦回向文作為結束。

  全個儀軌觀想及修持訣要我已如法講畢,我的恩師對我曾經如此教示,我未敢增減改變。

  此為一殊勝法門,希望大家聞法後會進而修持,否則只聽法不用,只是在虛渡人生。

 

相關文章:
對我們來說,兜率百尊配合35佛是最殊勝的懺罪法門 雪歌仁寶齊 緣氣:(1545)

上一篇(金剛薩埵法的殊勝因緣) 回目錄 下一篇(金剛薩埵修法如意寶珠講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