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明西藏密宗喇嘛教史 二

2,一個萬戶是怎麼形成的。

  西藏密教後弘期,從西元978開始,到西元13世紀初,密教在西藏興起和分化出許多不同的大小教派。這些教派的祖師,建立寺院,招收喇嘛弟子,開始以寺廟為中心,弘揚密教。一些密教的祖師,因為學識和聲望,受到地方首領和群眾的信奉,信徒捐獻了大量的田地、人戶、牲畜、財物作為供養,成為寺院的寺屬莊園(亦譯香火莊)。這使得一部分教派的主要寺院逐漸成為擁有土地、牲畜、農牧民戶等生產資料的領主。隨著寺廟的經濟的發展,擔任寺主的喇嘛祖師的親屬、以及為他們辦事的人員,演變成貴族官員,在貴族官員之下,出現了——協本(管理莊園屬民的人員)、仲譯(文書)、涅巴(管事)等低一級的官吏。在多數情況下,這些寺屬莊園,還自行建立了法庭、監獄、不脫離生產的地方軍隊等,以適應管理地方政務的需要。

  寺屬莊園,把——“宗教首領”和“地方官員”的職能結合起來,成為“政教合一”政治勢力。由於吐蕃王朝,已經土崩瓦解,西藏沒有一個統一的政府進行管理,這些逐漸發展起來的寺屬莊園,各自為政,形成了以寺院為中心的星羅棋佈的大小“獨立王國”。喇嘛教的寺廟不僅是封建地方割據的政治中心,也是農牧業生產和手工業商業的中心。這些寺屬莊園中的少數領主喇嘛,由於善於經營,通過放高利貸、兼併土地、收購朗生(奴隸)等方式,極大地擴大了莊園的規模,使得依附於這些莊園的農奴、平民家庭,就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多。於是這一少部分寺屬莊園,就漸漸的發展成為“萬戶”。

  後弘期的西藏各地封建割據勢力,幾乎從一開始就具有僧俗聯合,政教合一的形式。早在吐蕃王朝時期,寺院就擁有大量屬民和生產資料,享有種種特權,不少喇嘛還掌握過政權。在西藏西元12、12世紀,在衛藏地區形成的佔有僧俗民戶、土地、牧業部落的最大的幾支“萬戶”是:止貢巴、薩迦巴、帕木竹巴、蔡巴、雅桑巴等。他們在康區和安多、洛、門、西部阿裏等地區也建立分支寺院並與許多部落建立了關係,不過誰也不具有統一全藏的力量。除此之外,噶當派雖然在寺廟和僧人的數量上是最多的,但因其自身所形成的教法承繼的傳統,在政治方面沒有大的發展。噶瑪噶舉派雖然在宗教方面有很高的聲望,也未能形成為一支政治勢力。其他如桑耶則波、釋迦袞等吐蕃贊普的後裔和以往的地方首領的一些遺族,不僅沒有產生出一個能淩駕于各個喇嘛之上的世俗首領,反而不得不追隨於某個密教喇嘛。這構成了當時西藏社會的一個重要的突出特點。

  到了西元13世紀初期,在衛藏地區形成的這幾個最大的“萬戶”中,薩迦派的薩迦巴家族,逐漸積蓄力量,脫穎而出,通過借助元朝的力量,最終取得了西藏的統治權。薩迦巴家族和其他密宗教派不同的是,薩迦派的傳承是父子相傳的形式,來傳遞政權的。

  3,薩迦派的薩迦巴家族,是如何取得西藏的統治權的。

  按照《薩迦世系史—奇異寶庫》記載:薩迦巴家族,最先源於款釋迦洛追,在他之前的父祖都是精通舊密法的喇嘛。款釋迦洛追最初佔有恰如隆巴、上下夏蔔等地,建立了一番較大的事業。款釋迦洛追的孫子——貢噶寧波,是西藏薩迦教派的開創者——“薩迦五祖”中的第一祖。從幼年起他學了許多密法,從他開始,薩迦巴的聲望及經濟和政治力量大為提高。

  後來再傳到——桑察索南堅贊,為了繁衍後代。他先後娶了五位妻子。他還依靠父親的聲望,在世俗方面擴大薩迦派的實力,在斯塘等地設立了集市和人戶眾多的村莊,還在許多地方建立了莊園、牧場,在政教兩方面都建立了重大的功業。從這一時期起,薩迦派和止貢、蔡巴、帕木竹巴等大的地方勢力的力量大略相仿,擁有了很大的地方勢力。桑察索南堅贊有子女多人,他們中最重要的應是長子——八思巴羅追堅贊貝桑布。他後來被元朝皇帝忽必烈封為西藏的統治者。八思巴生於西元1235年,他幼年就勤奮學習密法,對密法極為精通。

  約從西元12世紀末葉,蒙古成吉思汗的軍事力量興起,用武力征服了祖國北方的許多地區,並逐漸攻取了西夏的境土。成吉思汗去世後,由他的第三子——窩闊台繼承汗位。當窩闊台汗分派諸王子分別領兵向各方開拓疆土之時,西藏的許多地區的一些寺院和大地方勢力集團紛紛派人前去,表示願遵從蒙古汗王的旨令,請求不要派軍進攻藏族居住的各地區。

  在當時西藏各大地方勢力中,止貢派是最為顯赫富足的,止貢派向蒙古軍納款,帶動前後藏各個地方勢力也放棄武裝抵抗,使得蒙古軍隊在迅速的佔領西藏。這樣,很快結束了持續300多年的藏區分裂割據的混亂時期,沒有經過太大的戰爭和殺戮就使全藏開始出現和平安定。

  西元1244年,蒙古王子——額沁闊端,迎請八思巴的伯父——貢噶堅贊貝桑布去內地,於是他就帶著年僅10歲的八思巴去涼州見闊端。闊端非常高興地與他們廣泛談論教法和世間的事務。西元1252年,蒙古王子——忽必烈率兵南征,在征服了大理(今雲南省境內)後凱旋返回。西元1253年忽必烈與上師八思巴舉行了會見。忽必烈和八思巴談了許多問題,建立了很好的私人交情。西元1260年,蒙古皇帝蒙哥汗去世。拖雷的第七子阿裏不哥第四子忽必烈爭奪皇位,在這種形勢下,西藏的各個喇嘛上師和貴族勢力也分別依靠蒙古皇族的不同勢力,分別擴展自己教派的力量。

  西元1260年,八思巴所依靠的四王子——忽必烈登上了皇帝位,隨即封八思巴為國師,賜給羊脂玉印,並授予他行使對烏思藏的管理權力。

  西元1264年,元朝政府新設立總制院,其職責是管理全國的佛教僧人和整個吐蕃地區,八思巴以皇帝的上師的身份管理這一機構。元朝在西藏建立了統一的守衛的軍隊,皇帝把管理西藏地方的權力集中到薩迦巴,並且在藏族地區劃出土地和民戶獻給薩迦巴作為領地和屬民。於是,八思巴成為整個西藏的政教各方的首領。西元1280年11月,八思巴在他46歲的鐵龍年,在薩迦寺的拉康拉章去世。關於他的去世存在有重大的疑問。據《新紅史》記載:

  八思巴的大侍從和本欽貢噶桑波,因為爭權不和,侍從一再挑撥、製造八思巴與本欽之間的矛盾,還假冒八思巴的名義,向皇帝奏報本欽的罪過,於是皇帝派人前來查辦。侍從害怕自己的謊言會被揭穿,於是就在八思巴的飯食中下了毒藥,害死了八思巴,後來這名侍從也因悔懼而服毒自殺。

  二,薩迦派薩迦巴家族和帕竹噶舉派的矛盾。

  八思巴去世以後,由他的侄子達瑪巴拉,執掌政權。此後,發生了“貢寺廟之亂”。“貢寺廟之亂”是薩迦巴統治西藏期間發生的最大一次戰亂,也是西藏歷史上一次著名事變。薩迦派與止貢派之間產生矛盾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在元朝統一整個藏區時,在各地方勢力中止貢派的勢力最大;但是,止貢派在蒙古皇室中尋求靠山時,卻找錯了人。而薩迦派依靠法主八思巴,得到了皇帝忽必烈的支援,忽必烈為了治理整個藏區的便利,將地方的行政權力交給薩迦巴。這樣薩迦派和止貢派成為互相競爭,爭奪西藏地方權力的兩個主要對手。

  據《漢藏史集》的記載:西元13世紀60年代初,薩迦派和止貢派發生了的尖銳的矛盾,連當時的在西藏的蒙古官員也不能解決,於是,雙方到元朝京城去訴訟。這次的訴訟的結果是薩迦派獲勝,但止貢派並沒有服氣,仍一再地挑起爭端。特別是西元1285年,止貢派的古尚楚傑領兵進攻屬於薩迦派的恰域,將恰域寺縱火燒毀,並殺害了恰域寺的堪布桑結藏頓及9名喇嘛,在戰鬥中古尚楚傑父子等人也被殺死,使得薩迦與止貢兩派之間的矛盾更趨嚴重。由於薩迦派與止貢派的矛盾,經過多次積累,到薩迦本欽宣努旺秋時期,衝突繼續升級。

  按照一些文獻的記載:西元1285年,止貢派的官巴袞多仁欽去向西部蒙古的汗王旭烈兀請求派兵支援,從阿拉伯地區領了9萬名西部蒙古的軍隊前來西藏,準備徹底推翻薩迦巴的統治。當時,元朝皇帝派駐在西藏的守衛軍隊和薩迦本欽阿迦侖的軍隊,在拉堆的巴莫貝塘地方紮營安寨,以抵禦西部蒙古軍隊的來犯。但是當年阿裏西北地方下了一場從來沒有聽說過的大雪,據說3萬西部蒙古軍被掩埋在大雪之下。由於進軍受阻,西部蒙古的軍隊沒有能夠到達西藏。

  薩迦派和止貢派之間的戰鬥,使得整個西藏處在大動盪之中,因此皇帝忽必烈派遣王子鐵木兒不花率領蒙古軍隊前來西藏,同時薩迦派也出動大批差役兵士配合,于西元1290年進兵攻打止貢派,將止貢替寺的大殿縱火燒毀,僧俗被殺的總計達1萬人以上。當時的止貢寺的法主——努多吉意希,帶著年僅11歲的多吉仁欽等逃到工布的絨波地方。止貢派的許多屬民和領地被薩迦派佔有。

  止貢寺廟之亂被鎮壓後,止貢寺的主要喇嘛逃到工布住了大約3年。後來忽必烈為了平息薩迦派和止貢派之間的衝突,賜給止貢派大量物品作為補償,將烏思藏的一個萬戶府的民戶賜給他管理,下令修復止貢寺,賜給朗格巴意希貝虎頭印章和擔任官巴的詔書,委任他為止貢萬戶長。

  三,薩迦派失去西藏的統治權。

  八思巴的侄子桑波貝,出任薩迦寺的法座。他擔任薩迦寺法座19年,在西元1324年去世。桑波貝前後共娶了7個妻子,在桑波貝死後,桑波貝與不同的妻子所生的兒子們,分別統治四個地區,各方的勢力不相上下,各方都盡力擴大自己的勢力和財富,相互之間怨恨越來越大。桑波貝的這些分管不同地區的兒子們,都各自培植親信,挑撥離間,使得政治昏亂,內部不寧,並由此引起整個西藏的動盪不安。同時,由於宗教首領和官員的數量越來越多,百姓的稅賦和烏拉勞役負擔一年比一年沉重,怨聲不絕,使得薩迦巴的名聲和威望逐漸衰落。而烏思藏的一些萬戶長們,也加入內部的鬥爭中,接納親信,打擊異己,謀求私利。

  1356年,帕竹朗氏家族的絳曲堅贊,利用薩迦政權內部矛盾,推翻了薩迦派政權。薩迦派的薩迦巴家族將近100年的對西藏地方的統治宣告結束。帕竹的朗氏家族的絳曲堅贊,繼續擁護和執行元朝皇帝的法度,西元1357年,他派人到朝廷奏請,皇帝賜給他大司徒的名號、詔書及玉印等,於是開始了帕竹政權對西藏“十三萬戶”的統治。以上是薩迦巴統治西藏的時期的簡要歷史。

  第六節 帕木竹巴統治西藏時期

  自西元1349年,帕木竹巴的絳曲堅贊,推翻了薩迦派的統治,建立第斯帕木竹巴政權起,至西元1618年興廈巴彭指朗傑攻佔衛部,推翻了帕竹的統治,建立第斯藏巴政權止,帕木竹巴政權的統治,前後經歷了十二代,共約二百六十餘年,故稱此一時期為帕木竹巴政權時期。

  一,朗氏家族即篡奪了——帕竹噶舉派的領導權。

  帕木竹這一名稱的來歷,是源於帕竹派的寺院所在地的地名。帕竹噶舉派是帕竹多吉傑波開創的密宗噶舉派四大支派之一。帕竹多吉傑波,生於西元1110年,生活在康區金沙江流域的達歐薩康。帕竹多吉傑波22歲時來到前藏,41歲時拜了噶舉派的創始人米拉日巴的弟子達波拉傑為師學法,他是其中的繼承教法的四大弟子的首席。1158年,他按照師傅的指點,雲遊各地,後在帕竹地方興建了丹薩替寺,講授密法,由於教法傳承的特點,後來被稱為帕竹噶舉派。多吉傑波61歲去世。多吉傑波去世以後,他的的親傳弟子——止貢覺巴久曲貢波繼續傳播密法。後來,帕竹地方朗氏家族的——紮巴迥乃(西元1175-1258)出家隨久曲貢波學習密法。朗氏家族是藏人先祖六族姓之一的塞瓊查氏的後裔。據說,朗氏家族的——紮巴迥乃,在跟隨久曲貢波上師學習密法的17裏,與久曲貢波形影不離,隨侍左右。後來。紮巴迥乃在34歲時,受到止貢覺巴的褒獎,被委派掌管帕竹噶舉派的丹薩替寺,前後33年。到他72歲時,紮巴迥乃還兼任了止貢寺的法台。從此以後,朗氏家族即篡奪了——帕竹噶舉派的領導權,將帕竹噶舉派的傳承和朗氏家族血緣關係結合起來,稱為帕竹朗氏家族。帕竹朗氏家族,後來逐漸發展成為西藏最大的一個地方勢力。西元1349年,帕竹朗氏家族的——絳曲堅贊,推翻了薩迦派的統治,建立帕木竹巴政權,取得了統治西藏的統治權。紮巴迥乃於西元1255年去世,終年81歲。朗氏家族在紮巴迥乃執掌丹薩替寺、止貢寺時期,取得了發展。

  二,帕竹噶舉派(朗氏家族)取得西藏的統治權。

  到元朝在西藏設立“十三萬戶”時,帕竹朗氏家族已經是一個萬戶了,最初由蒙古王子旭烈烏管轄。後來,元朝皇帝又下詔把皇子旭烈烏在西藏的份地包括土地、房屋、屬民等交給帕竹噶舉派管理。丹薩替寺的多吉貝被蒙古皇帝任命為帕竹萬戶長。多吉貝在任期內,分別在頗章崗、春堆紮喀等地建立了12個寺屬莊園,使帕竹噶舉派開始走向強盛發展時期。

  帕竹噶舉派的朗氏家族,在“紮巴喜饒“任丹薩替寺法座的時候,絳曲堅贊出任帕竹的萬戶長。曲堅贊生於西元1302年,9歲時出家為喇嘛,14歲時前往薩迦寺學法。20歲時,絳曲堅贊被任命為帕竹萬戶長。絳曲堅贊逐步收回喪失於旁人手中的帕竹屬地,修復了帕竹屬下的一些莊園,在各地推行植樹,架設大橋,擴大乃東官寨的建築,最後使帕竹成為西藏各萬戶中實力最為強大的一個。薩迦巴政權的末期,桑波貝與不同的妻子所生的兒子們,分別統治四個地區,稱為4個拉章。這4個拉章分別是:細脫拉章、仁欽崗拉章、拉康拉章、都卻拉章。這4個拉章的勢力不相上下,各方都盡力擴大自己的勢力和財富,相互之間的內部矛盾不斷擴大。

  據《新紅史》記載:西元1354年,以本欽旺尊為首的拉康拉章為一派和以本欽甲哇桑布為首的其他3個拉章為一派,互相爭鬥,結果本欽甲哇桑布的一派遭到失敗,本欽甲哇桑布被逮捕,監禁在薩迦。為了營救甲哇桑布,他的兒子紮巴僧格,向絳曲堅贊請求援助。絳曲堅贊率兵抵達薩迦,對薩迦,加拉康拉章的一派進行威嚇,救出了甲哇桑布,整頓了後藏的大部分地區。從此以後,十三萬戶的烏思藏各地任免管事官員等,都由絳曲堅贊掌管蓋印。現代的歷史學家們把這一年定為帕竹統治西藏的開始。西元1358年,元朝絳曲堅贊大司徒的名號和印章。就在這一年,薩迦的薩巴絨巴紮巴堅贊聯合拉孜以及一些地方勢力的軍隊,一起攻打昂仁,拉堆絳的領主在生死存亡的危險的關頭,派人前去請求大司徒絳曲堅贊發兵救援,大司徒很快派出軍隊,當本欽旺尊父子為首的軍隊從拉孜出發圍攻薩迦大殿時,大司徒的軍隊也到達薩迦。軍隊在薩迦的行動很順利,他們生擒了本欽旺尊,將一大批罪行嚴重者處死,將464人處以挖眼的刑罰。在這次用武力徹底地根除了敵對勢力後,大司徒絳曲堅贊開始直接管理全藏的政務。

  絳曲堅贊執政時期,總結了以前許多統治者的執政辦法,他立了一條規矩:朗氏家族的後裔中掌權者為應為三人,這就是帕竹政權的首長、丹薩替寺、澤當寺的座主。擔任帕竹政權的首長的人,應該是出家的喇嘛。絳曲堅贊是帕竹政權的第一任首長,他從西元1354年到1364年共執政10年。

  三,絳曲堅贊以後的政權情況。

  絳曲堅贊過世以後,他的侄子——釋迦堅贊於西元1365年即位。西元1372年,明朝皇帝明太祖朱元章封釋迦堅贊為大司徒,世代管領吐蕃。帕竹政權傳到第五代時候,由紮巴堅贊執政,這期間帕竹政權的權勢達到鼎盛。

  格魯派也是在這一時期創立和發展,興建了前後藏格魯派的四大寺廟(哲蚌、沙拉、甘丹、紮什倫布);西藏木刻印刷事業地起來,木刻印刷的密教經典開始出現。在政治上,紮巴堅贊重新規定,改變了以前由大臣代為掌管西藏各主要地區的行政這種管理模式,而由家族世襲官員來管理。這一改變從當時看,對帕竹政權的事業有一定的好處,但是後來各地區的貴族後裔逐漸分割統治,反而造成了帕竹政權,大權旁落和外人滲透的局面,成為帕竹政權衰敗的一大原因。特別是帕竹與仁蚌巴家族的聯姻,直接造成了帕竹政權的滅亡。

  紮巴堅贊去世以後,他的弟弟桑結堅贊的兒子——紮巴迥乃,西元1432年就任帕竹政權的首長。關於紮巴迥乃即位,還有一段插曲:五世紮巴迥乃去世後,紮巴堅贊的弟弟——桑結堅贊也想繼位,於是就和紮巴堅贊的兒子,展開了權利的爭奪。眾大臣議論以後,也沒有決定下來。後來,由仁波且索南堅贊,指示當立兒子紮巴迥乃,紮巴迥乃才得以繼任。到西元1434年正月,索南堅贊逝世,父親桑結堅贊又生是非,造成雅隆地方發生動亂,後來,桑結堅贊被迫避往雅效。紮巴迥乃執政時期,薩迦巴統治時期的弊病又再度出現,西藏各地的貴族為了維護自己利益,私人都合法掌握著一支軍隊,而帕竹第悉無法對他們進行幹預。後來地方貴族各自的兵力越來越大,並分別傾向噶舉或格魯等教派,終於在前後藏各處點起戰亂的火焰,使帕竹政權動盪不定,最後衰落到僅存政權名義的地步。

  1434年的一次戰亂中,位居帕竹大臣的仁蚌巴諾布桑波乘機取得了卡桑珠孜等後藏地區的幾個宗,此後帕竹政權開始走向衰落。紮巴迥乃去世以後,他的弟弟——貢噶勒巴繼任,這是帕竹政權的第七任第悉。貢噶勒巴己任以後,因聽信仁蚌巴措傑多吉的主意,規定澤當寺的僧人須戴紅帽,僧人俱不樂意,有的以補丁大小的紅布代替帽子,有的則光著頭,很不雅觀。這不在於帽子的顏色,而是對噶舉派的信崇和對格魯派的限制,由此引起了噶舉派和格魯派的對立。利用王貢嘎勒巴時期朗氏家族內部不和的時機,仁蚌巴表面上作出擁戴帕竹第悉的姿態,實際上竭力擴大自己的勢力,挖掉帕竹政權的基礎。

  西元1499年,帕竹政權再傳到的第九任第悉阿旺紮西紮巴,帕竹政權和仁蚌巴家族之間,已經引發了公開的衝突。西元1530年噶舉派和格魯派又發生爭鬥,由於它的影響,止貢和沃喀地方又發生戰亂。當時地方勢力的矛盾中已經加入了紅帽派與黃帽派(噶舉派與格魯派)的矛盾衝突,儘管這種教派矛盾還不足以對全局造成重大影響,但是教派矛盾愈來愈尖銳,最後終於演變成西藏的政權由哪一個教派來掌握的大問題。

  據說西元1481年,在噶瑪巴紅帽系活佛卻紮意希的鼓動下,仁蚌巴諾布桑波的兒子貢桑巴和頓月吉,率領後藏的軍隊1萬餘人到了前藏,驅逐格魯派的施主阿旺索南倫波和阿旺索南傑二人。此後在西元1498年起,又禁止格魯派的沙拉、哲蚌、甘丹三大寺的僧人參加拉薩祈願大法會,而改由拉薩附近的噶舉派和薩迦派的寺院僧人參加。

  西元1414年格魯派喇嘛——釋迦也失,受到明朝永樂皇帝邀請動身去京城,永樂皇帝接見了他,還封他為“大慈法王”。釋迦也失給皇帝和大臣們傳授了許多密法,並在漢地的五臺山修建了6座寺院,在漢人花園附近修建了法源寺,弘傳格魯派的密法。

  關於帕竹這一時期情況,歷史資料記述的十分簡略,從帕木竹巴第十任第悉以下的情況更是含混不清。總之,前後藏發生了多次嚴重的戰亂,到1618年帕竹政權土崩瓦解了,帕竹政權存在了264年。

  四,帕竹時期,《甘珠爾》《丹珠爾》的成書,以及西藏的歷史著作。

  1,《甘珠爾》《丹珠爾》的成書。  

  西元8世紀時,在赤松德贊的扶持下,從漢、梵文中譯出一些佛教典籍,在加上大量的印度、西藏的論師的論文,逐漸形成所謂的“藏文大藏經”。全藏分為“甘珠爾”、“丹珠爾”和“松繃”三大類。“甘珠爾”“丹珠爾“兩個詞中的“珠爾”的意思是“譯品”。

  《甘珠爾》稱為正藏,收入律、經和密咒三個部分;《丹珠爾》是印度論師和西藏密宗的上師對《甘珠爾》的注疏和論著的集成。《丹珠爾》包含較多的哲學、邏輯、天文、曆算、文學、藝術、語言、醫藥、工藝、建築等廣泛的內容,堪稱藏傳密教文化的大百科全書。《甘珠爾》,是在帕竹將要實現對整個西藏統治時,蔡巴貢噶多吉寫造了一部完整的《甘珠爾》,並請布頓大師擔任校訂,蔡巴貢噶多吉自己為這部《甘珠爾》編寫了目錄,起名叫《白史》,其中有《甘珠爾》的目錄以及寫經的經等。這部《甘珠爾》據說有260函,通常稱之為蔡巴《甘珠爾》。此後,帕竹政權的首任第悉絳曲堅贊興建了澤當大寺院,在寺內設立講經院,同時也新寫造了《甘珠爾》。在王紮巴堅贊執政的時期,寫造了兩部完整的的《甘珠爾》。

  在1334年,由後藏地區的——“夏魯古尚貢噶頓珠”擔任施主,布頓仁波切以納塘寺的《丹珠爾》為基礎,校訂以後,寫造了一部完整的《丹珠爾》,這部《丹珠爾》後來通稱為《夏魯丹珠爾》。此後,由帕竹絳曲堅贊任施主,以《夏魯丹珠爾》為底本,並且增加《夏魯丹珠爾》未收入的27篇,寫造了一部完整的《丹珠爾》,共202函,通常稱之為《乃東丹珠爾》。

  西元1410年,明朝永樂皇帝,派內臣太監侯顯到西藏迎請了《甘珠爾》,並以此手抄本為准,在南京刻版印刷了全套的《甘珠爾》,這是藏文《甘珠爾》的首次刻版印刷。這次的《甘珠爾》刻印本的薦新樣本獻給了五臺山,另外給西藏楚布寺的噶瑪巴和宗喀巴上師等人作為禮品各贈送了一套。此後到西元1594年,在明朝萬曆皇帝之時,在北京刻印了全套的《甘珠爾》和《丹珠爾》中的四十二函,這被稱為大藏經北京版,當時擔任這部《甘珠爾》的刻版校訂工作的是噶瑪巴紅帽活佛第六世卻吉旺秋。

  2,關於西藏的歷史著作。

  在帕竹執政期間,一些密教大師不僅研究密教,同時也撰寫了一批歷史著作。《布頓佛教史》成書於西元1322年,該書是西藏歷史上第一部成型的教法史,後期同類著作都是以它為藍本的。作者布頓仁欽珠(西元1290-1364)是著名的密教大師,後為夏魯寺寺主。

  《賢者喜宴》成書於西元1564年,作者巴俄•祖拉成瓦(西元1503-1565年),是噶瑪噶舉派乃囊寺二世巴俄活佛。他的《賢者喜宴》是一部集政治、經濟、宗教、文化及自然科學之大成的在歷史的著作,收集了大量今人難見的史料。《青史》寫於西元1467年,是噶舉派著名喇嘛——桂譯師發努貝(西元1392-1482年)寫作的。《青史》全書15章,包括教法來源、中原王朝、烏斯藏王朝、前後弘期佛教的傳播、傳承、高僧、寺院等記述十分詳實。《紅史》成書於西元1346年,作者蔡巴貢嘎多吉(西元1290-1364年)15歲繼任蔡巴萬戶長。該書敍述了從吐蕃到薩迦時期藏傳佛教各教派源,書中史料多為親歷耳聞,有較高的歷史價值。此外還有《新紅史》、《漢藏史集》、覺囊派多羅那它的《印度佛教史》等。

  這些歷史著作,因為採用了一些歷史上的神話傳說,再加上作者為了維護自己所處的密教門派的聲譽,從而導致不同的著作中,所記錄的歷史年代、人物、歷史事件,相互之間由許多衝突與矛盾。雖然有這些缺點,但仍不失為研究西藏密教的參考資料。

  第七節 第巴仁蚌巴的噶斯政權

  自西元1618年第巴仁蚌巴推翻帕竹葛舉派在衛藏的統治,建立噶斯政權起,至西元1642年這個政權結束為止,統治時間較上述薩迦,帕竹兩政權為短,僅二十四年。

  一,第巴仁蚌巴的歷史

  據仁蚌巴家族的世系文書記載,仁蚌巴家族先祖是松贊幹布的內大臣叫格爾熱巴增,據說負責興建昌珠寺佛殿的人就是他。從他下傳20代,格爾釋迦本的兒子南喀堅贊,投奔到帕竹第悉紮巴堅贊的屬下,成為乃東帕竹家族的主要家臣之一,他在西元1408年成為仁蚌宗的“宗本“(首領),以後他又擔任了後藏曲彌仁莫的萬戶長、薩迦大殿的管理人等職務。從此以後,格爾南喀堅贊及其後裔被人們稱為“仁蚌巴”。當時,帕竹第悉紮巴堅贊的弟弟且薩桑結堅贊娶了仁蚌巴女兒貢噶貝宗為妻,生下的兒子——紮巴迥乃,這形成了以後仁蚌巴家族的權勢不斷增長的良好的基礎。後來,南喀堅贊的兒子南喀傑波,成了帕竹政權首領——紮巴迥乃第悉的大臣。南喀傑波依靠自己的兵力逐步把襄地區、卡桑珠孜(今日喀則)納入自己的管轄,導致了第悉帕木竹巴的權力走向衰落。

  西元1462年,掌管仁蚌巴家族的措傑多吉,依靠武力掌管了雅隆喀托的城堡。當時的帕竹第悉——阿旺紮西紮巴,年僅3歲,由卻吉紮巴代理政務,但實際是仁蚌巴措傑多吉以攝政官的名義在管理帕竹第悉的政務。仁蚌巴措傑多吉在擔任帕竹第悉的攝政官期間,尊崇噶舉派,壓制格魯派,造成整個前後藏的不安定,帕竹第悉政權的權威也逐漸沒落。

  西元1499年,年僅12歲的阿旺紮西紮巴登上帕竹政權的第悉寶座。西元1504年,仁蚌巴的頓月多吉把自己的一個妹妹嫁給阿旺紮西紮巴為妻,過了4年,頓月多吉之妹,生了一個兒子,就是後來的帕竹第悉卓微袞波。從此以後帕竹家族雖然還出過幾個有帕竹第悉名義的繼承者,但際上是仁蚌巴家族,掌握了前後藏的統治權,帕竹第悉政權僅剩下了一個名義。仁蚌巴家族的權力人物——頓月多吉和噶瑪噶舉紅帽系卻紮意希結為施主與福田關係後,於是,頓月多吉支持噶瑪葛舉派,來壓制日益壯大的黃教格魯派。西元1503年,頓月多吉還按照噶瑪巴黑帽系紮嘉措的意願於,在拉薩附近的薩納瑪地方,為葛舉噶瑪派興建了規模很大的圖丹曲科爾寺,以此來壓倒黃教的——沙拉、哲蚌、甘丹三大寺。後來沙拉寺和哲蚌寺的僧眾搗毀了這座寺廟。仁蚌巴家族的阿旺南傑,領兵攻打山南的艾、列等地方,引起帕竹第悉阿旺紮巴紮西不滿,使仁蚌巴家族丟失了對內鄔等宗的控制權,在前藏地區的拋力有所減弱。

  阿旺南傑的兒子——阿旺濟紮,依止上師學習了許多的密法,他在政務方面卻處置失當,在薩迦巴和拉堆絳發生矛盾時,阿旺濟紮支持薩迦巴,並在西元1563年,派兵攻打葉如拉堆絳地區。後來阿旺濟紮親自到拉堆絳地區作戰時,當時的桑珠孜的宗本——辛廈巴才旦多吉,乘機發動反亂,殺死了阿旺濟紮的兒子白瑪噶波。此後,在多次戰爭中,仁蚌巴一方接連遭到失敗,最後阿旺濟紮的行政權力大部分喪失。隨著于辛廈巴的興起,仁蚌巴的統治宣告結束。

  二,第悉藏巴的歷史

   據民間傳說,第悉藏巴家族的世系,最先是赤松德贊時代的——呂氏家族的意希宣努。意希宣努的後裔中有一個叫辛廈巴才旦多吉的人,是仁蚌巴的親戚。他在仁蚌巴、乃東巴兩家充當侍從,後來擔任掌管出行馬匹乘具的官員,以後逐步提升,曾多年擔任襄和年楚河下游地區的地方官員。

  西元1548年,辛廈巴才旦多吉被仁蚌巴任命為卡桑珠孜(日喀則)的宗本。辛廈巴才旦多吉有九個兒子,其中著名的有:圖多南傑、拉旺多傑、丹松旺波三人。辛廈巴才旦多吉是一個有心計和辦事幹練的人,他逐漸富貴並掌握了大權,最後到仁蚌巴阿旺濟紮的時期,他起來反對仁蚌巴,殺死了阿旺濟紮的兒子白瑪噶波,因此這一年被稱為“仁蚌巴的血仇年。”仁蚌巴阿旺濟紮竭盡全力來為兒子報仇,但是辛廈巴才旦多吉擊退了仁蚌巴的進攻。辛廈巴才旦多吉死後,他的兒子拉旺多傑又將拉堆絳、拉堆洛地區歸屬於自己的治下。於是,拉旺多傑住在桑珠孜(日喀則),他的兄弟——丹松旺波住在白朗,他們統治了後藏的大部分地區。

  西元1611年,丹松旺波的兒子彭措南傑就任後藏第悉職務,從此被稱為第悉藏巴。此後在兩年內,彭措南傑進兵前藏,攻佔了澎波和內鄔宗等地,史稱“雞牛年戰亂”,由此第悉藏巴基本上統治了前後藏地區。此時,黃教的四世達賴喇嘛——雲丹喜措,對第悉藏巴支持葛舉噶瑪派的行為不滿,針對第悉藏巴彭措南傑做了威猛的詛咒法事,使得第悉藏巴大怒。因此,在四世達賴去世後,下令禁止尋找四世達賴喇嘛雲丹嘉措的轉世靈童。後來,黃教格魯派,請來了蒙古軍隊,才打敗了第悉藏巴,並建立政權,下文當述。

  第八節 黃教格魯派取得政權

  一,黃教格魯派的起源。

  格魯派是西藏佛教各教派中最後形成的一個大教派,它興起於帕竹時期,得到過帕竹政權的大力支持。在帕竹政權時期的後期,其勢力的迅速擴張,終於取得統治西藏政權的教派。

  密宗黃教創始人宗喀巴簡述:西元1357年,格魯派的創始人宗喀巴羅桑紮巴,出生于脫思麻(安多)地區的宗喀地方,父親是達魯花赤魯本格,母親名叫辛薩阿卻。他7歲時,由頓珠仁欽任為他傳授了沙彌戒,起法名羅桑紮巴,因為他是宗喀地方人,後被稱為宗喀巴。17歲時,宗喀巴來到密宗的止貢替寺,隨止貢替寺的京俄卻吉紮巴,學習了許多密宗的教法。宗喀巴20多歲時,開始學習那若六法、《時輪本續》等教法。宗喀巴還隨喇嘛德欽卻貝聽受時輪、金剛的灌頂、教誡、傳授、舞步、彈線、聲調等,學習了金剛心要及注疏、密集教法及布頓的著述等。宗喀巴在32歲時,撰寫《現觀莊嚴論獅子賢釋詳疏》,46歲時,寫了《菩提道次第廣論》,51歲時,寫了《辨了義不了義論》,52歲時,重新為拉薩大昭寺佛殿和回廊的壁畫上色,進行了廣泛的維修,為舉行拉薩正月祈願大法會進行了準備,53歲時,創立了拉薩祈願大法會。西元1410年,宗喀巴創建了甘丹寺,甘丹寺的創立標誌著格魯派的正式興起。

  西元1419年10月25日,宗喀巴去世。宗喀巴去世後,信徒從乃東、止貢、內鄔等地送來了許多金銀,由賈曹傑和都增紮巴堅贊二人主持,建造了宗喀巴的內供黃金像,身量居然比拉薩大昭寺的覺臥佛像還要高一肘,安置在宗喀巴的靈塔之中。宗喀巴的弟子有:

  1,賈曹傑

  賈曹傑是宗喀巴的重要弟子之一,他生於西元1364年,10歲出家為喇嘛,25歲時候遇見了宗喀巴,並拜宗喀巴為師,從此以後一直與宗喀巴形影不離。宗喀巴後期的許多宗教活動,如1409年創立拉薩祈願大法會,興建甘丹寺,賈曹傑都參與並負了主要責任。宗喀巴去世後,56歲的賈曹傑接受了宗喀巴的大氅和長頂尖帽,繼承了他的法位,擔任甘丹寺的第二任法台(寺主)。1431年,賈曹傑委任克珠傑繼承自己的法位,擔任第三任甘丹赤巴。1423年,賈曹傑去世,終年69歲。

  2,克珠傑

  克珠傑格勒貝桑也是宗喀巴的重要弟子之一,生於西元1385年。22歲時拜宗喀巴為師,聽習了宗喀巴的密傳及密咒方面的許多教法。西元1431年,賈曹傑到乃寧寺,會見了克珠傑,並要求克珠傑擔任甘丹寺法台。克珠傑應邀與賈曹傑一起去前藏,出任甘丹寺的第三任法台,任職8年。克珠傑後來被第四世班禪羅桑確吉堅贊——追認為第一世班禪。

  3,根敦珠

  根敦珠也是宗喀巴的重要弟子之一,生於西元1391年,25歲隨宗喀巴學習密法。57歲時,興建紮什倫布寺,並按密宗儀軌舉行了開光儀式,後來,紮什倫布寺成為後藏地區最大的格魯派寺院,85歲去世。

  二,達賴系統的傳承,以及黃教格魯派取得西藏的統治權。

  1,達賴喇嘛一世——根敦珠。

  根敦珠是宗喀巴的重要弟子之一,一生協助宗喀巴傳播黃教密法,並興建了後藏地區最大的格魯派寺院——紮什倫布寺,85歲去世。

  2,達賴喇嘛二世——根敦嘉措。

  西元1475年,達那地方,出生了一個男孩,名字叫作桑結培。在他10歲的時候,被認定為是一世達賴根敦珠的轉世再來,並把他迎請到紮什倫布寺,起名為根敦嘉措。根敦嘉措21歲的時候,被迎請到哲蚌寺,授了密戒。1517年根敦嘉措任哲蚌寺住持,從此其曆輩轉世(曆輩達賴喇嘛)都要擔任哲蚌寺住持,達賴喇嘛成為哲蚌寺的寺主活佛。此後許多年,他多次往來于前藏和後藏之間,傳播密法。西元1542年,根敦嘉措在哲蚌寺去世,終年67歲的。

  3,達賴喇嘛三世——索南嘉措。

  三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生於西元1543年,10歲就任哲蚌寺的法台,21歲授了比丘戒。此後,索南嘉措前往各地寺院傳播密法。48歲(西元1571年)時,蒙古俺答汗派人前來迎請索南嘉措到東方蒙古地區去。1576年索南嘉措一行來到青海,俺答汗穿著白袍,率領上萬隨從前來迎接,並向索南嘉措捐獻了許多財物。1578年,俺答汗贈送給索南嘉措——“達賴喇嘛瓦齊爾達喇”的稱號,是為“達賴喇嘛”名號之始。索南嘉措也贈給俺答汗“法王大梵天”的稱號。索南嘉措剃度蒙古貴族子弟多人出家,使格魯派傳入蒙古,並在青海湖邊建格魯派寺院。當時明朝政府,正因俺答汗西入青海,感到頭痛,又無辦法,聽說俺答汁對索南喜措非常尊重,言聽計從。明政府於1578年派人和索南嘉措聯繫,索南嘉措根據明朝皇帝的意圖,勸俺答汗由青海返回內蒙。1579年俺答汗率部眾返回土默特,索南嘉措動身回藏。1588年明神宗派遣使者前來,封給索南嘉措“灌頂國師”的稱號,並邀請他到首都北京去。他接受了邀請,但還沒有成行,就去世了,終年46歲。

  4,達賴喇嘛四世——雲丹嘉措。

  四世達賴喇嘛——雲丹嘉措,於1589年,出生在蒙古地方,其父名辰曲庫爾,是俺答汗的兒子。1592年,格魯派和蒙古土默特部王公認定俺答汗曾孫為索南嘉措的轉世,此即四世達賴喇嘛——雲丹嘉措。西元1603年,14歲的雲丹嘉措到達西藏,登上哲蚌寺甘丹頗章的寶座。此後,雲丹嘉措受密戒以後,學習密法,主持了拉薩祈願大法會。後來,他在乃寧寺居住。因對執政的第悉藏巴噶瑪丹迥旺波,在後藏支持噶瑪派家族迫害格魯派不滿,於是在甲職強欽波(大咒師)的靈塔跟前,呼叫第悉藏巴和臣僚們的名字進行詛咒法事。

  1614年,覺囊派多羅那它在第司藏巴的資助下建達丹彭措林寺。雲丹彭嘉因僧眾請求擔任哲蚌寺住持,同時兼任沙拉寺住持。1616年明朝派人進藏,在拉薩封雲丹嘉措為“普持金剛佛”,並邀請他進京朝見。雲丹嘉措答應進京。但是雲丹嘉措未能成行,就於當年年底在哲蚌寺去世,終年28歲。

  5,達賴喇嘛五世——洛桑嘉措。

  (1)格魯派法難。

  1616年四世達賴喇嘛——雲丹嘉措去世的時候,正是第悉藏巴政權強盛的時期,第悉藏巴噶瑪丹迥旺波,支持噶瑪派,對格魯派進行迫害,同時,第悉藏巴又逐步將拉薩附近的領地納入自己治下。因此,格魯派的施主——第司吉雪巴,便以觀世音菩薩作為禮品,請蒙古喀爾喀部的首領曲科爾兄弟發兵攻打第悉藏巴。西元1617年年底,蒙古的大批軍隊和喀爾喀曲科爾的一些香客到達,格魯派和蒙古民眾都趁此發動反擊戰鬥,一起攻打了駐在拉薩的後藏的貴族和軍隊。第悉藏巴隨後調集前後藏的大軍,加入戰鬥。此時蒙古軍隊因受到離間,返回了自己家鄉,格魯派軍隊戰敗。哲蚌寺和沙拉寺的數千僧人被殺,第司藏巴下令禁止尋找四世達賴喇嘛——雲丹喜措的轉世靈童。在達壟寺住持的調停下,在哲蚌寺和沙拉寺的許多莊園和屬民被第司藏巴沒收,並要向第司藏巴繳納罰金的條件下,第司藏巴同意格魯派僧人返回哲蚌寺和沙拉寺。五世達賴喇嘛阿旺羅桑嘉措在瓊結出生。沙拉寺、哲蚌寺受到戰火破壞,兩寺大經堂的門、窗都嚴重破損,擋不住狗和小偷進入。這是格魯派的一次法難。

  1618年,堅決支持黃教格魯派的索南饒丹,聲稱到曲科傑寺發掘根敦嘉措建寺時埋藏的寶物,以繳納罰金,得以第司藏巴的允許,從拉薩去曲科傑圭。在前往曲科傑圭的路上,索南饒丹擺脫第司藏巴派來的監視者,前往青海蒙古搬救兵。1621年,強佐索南饒丹領來在青海的蒙古土默特部拉尊窮哇的軍隊,在拉薩大敗第司藏巴的軍隊,當時正在哲蚌寺的四世班禪羅桑確吉堅贊出面調停,第司藏巴被迫同意歸還哲蚌寺和沙拉寺被沒收的莊園和屬民,並准許達賴喇嘛轉世。隨後,第司藏巴噶瑪彭措南傑去世,其子噶瑪丹迥旺波繼位,年僅17歲。

  (2)尋找五世達賴喇嘛——洛桑嘉措。

  西元1617年,第五世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出生在青瓦達孜宮,即瓊結宗堡之內。1622年,當靈童長到6歲時,以黃教的格魯派的上師羅桑確吉堅贊為首,率三大寺僧眾,認定靈童以後,經第司藏巴噶瑪丹迥旺波允許,由格魯派和蒙古的代表迎請到拉薩哲蚌寺坐床。羅桑確吉堅贊上師,根據靈童的年齡,循序漸進,教授其顯密經典。1625年,洛桑曲堅上師為其剃度,並取法名為阿旺洛桑嘉措。

  (3)達賴五世建立統治西藏的政權。

  格魯派法難以後,第司藏巴政權還很強大,格魯派和第司藏巴、以及噶瑪噶舉派之間矛盾日深,格魯派為了自己的生存而向外謀求援助。當時,格魯派在傳播到青海、蒙古等地,已形成牢固的基礎;三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與內蒙古的俺答汗結為福田施主關係;蒙古俺答汗的曾孫又是達賴四世——雲丹嘉措轉世再來,因此,黃教的格魯派和蒙古方面保持著親密的關係。當時盤踞在北方新疆地區厄魯特四部之一的固始汗,勢力很大,他對格魯派持有支持的態度。因此,格魯派必然會借助蒙古固始汗的勢力,來打擊第司藏巴、以及噶瑪噶舉派。

  後來,蒙古的喀爾喀部首領卻圖汗,率領部眾離開本土,佔據了青海,實施統治。他與甘孜地區的白利土司二人又都是苯教的信徒,故而互相配合呼應,對所有的密教派別,尤其是格魯派,深加仇視。1635年,佔據青海的蒙古喀爾喀部卻圖汗,派其子阿爾斯蘭領兵進藏支持第司藏巴和噶瑪噶舉派反對格魯派。阿爾斯蘭進藏後轉變計畫,與格魯派保持和平,並派兵攻打第司藏巴。後來阿爾斯蘭被部將殺死後,其部眾雲散。

  在這種形勢下,第五世達賴喇嘛遣臣向固始汗求助,固始汗應請,派人進藏調處有關事務。西元1637年,厄魯特部首領固始汗首先對青海的卻圖汗用兵,消滅了卻圖汗的近3萬人的軍隊。隨後,固始汗帶領少數隨從到拉薩,會見五世達賴喇嘛羅桑嘉措和羅桑確吉堅贊,雙方互贈名號,五世達賴喇嘛贈給固始汗的名號為“丹增卻吉傑波”(持教法王)。

  西元1639年,固始汗自青海調動大軍,進攻藏巴第悉在甘孜境內的盟友白利土司。經過近1年的戰爭,以武力佔領了德格、甘孜、芒康、鄧柯、白玉等地,消滅了白利土司頓月多吉及其追隨者。以後,固始汗表面上佯裝帶兵自芒康撤回青海。藏巴第悉聽說這一情況後,不知是計,便未加防範。固始汗則趁機突然從北路率兵去後藏重地,進攻藏巴第悉。

  1642年,固始汗率兵,攻破桑珠孜(今日喀則),俘獲第司藏巴,不久處死,第司藏巴政權結束。固始汗迎請五世達賴喇嘛阿旺羅桑嘉措到桑珠孜,將前後藏獻給五世達賴喇嘛,委任索南饒丹為第司,管理行政,蒙古和碩特部與格魯派聯合建立甘丹頗章政權。這樣,固始汗將第五世達賴喇嘛從拉薩請至日喀桑珠孜,把西藏三區的全部政教大權,以及自己的族系人等,盡皆效與第五世達賴喇嘛,作為佛法屬民。于西元1642年(藏曆水馬年),以達賴喇嘛駐錫地甘丹頗章宮為名字,正式建立了甘丹頗章地方政府。1643年,五世達賴喇喇應固始汗的要求撰寫《西藏王臣記》。1644年,清軍入關消息傳到拉薩,固始汗、五世達賴喇嘛、四世班禪等遣使到北京祝賀清朝順治皇帝登上皇位。

  1645年年,達賴五世,開始在拉薩紅山上修建布達拉白宮,蒙古首領固始汗,為了削弱五世達賴的權利,封宗喀巴的四傳弟子——羅桑確吉堅贊為“班禪博克多”。班禪羅桑確吉堅贊在追認克珠傑為第一世班禪、追認索南喬朗為第二世、追認洛桑頓珠為第三世班禪。這就是班禪傳承系統的由來。1648年布達拉宮的白宮部分建成。

  1652年,五世達賴喇嘛率領西藏的僧俗官員,出發前往北京,到達以後,並留在都城居留2個多月。順治帝封達賴五世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領天下釋教普通瓦赤喇怛喇達賴喇嘛”。五世達賴 喇嘛是將清帝所賜金印作為他執掌西藏政權的主要標誌而十分重視,並加以使用。

  達賴喇嘛赴祖國內地時,固始汗正蒞患疾病,留於西藏,未能進京。但是,“清世祖對於當時實際上控制著西藏局勢的固始汗並沒有忽視。清世祖仍然以金印、金冊封賞固始汗。

  西元1682年,五世達賴喇嘛去世,終年66歲時。五世達賴喇嘛死的時候,留下遺囑,交待其死亡之事,要暫時保密,難於決斷的情況,占卜決定。達賴喇嘛去世的當天晚上,負責行政工作的第悉桑結嘉措,便召集格隆江央紮巴等人在班丹拉姆像前占卜,結果是,要保密至轉世靈童誕生,並迎請到拉薩時為止。於是,祭祀、超度法事等皆秘密進行,以後密不發喪,對外聲言達賴在嚴格閉關修行,有時遇到達賴喇嘛不得不予以接見的情況時,桑結嘉措便令長像與五世達賴相似的僧頭翟熱出面接見,如是保密時間達12年之久。其間,由第悉•桑結嘉措執掌政權,正值甘丹頗章政權建立不久,行政機構、各項制度尚待鞏固與完善之際。他一方面按第五世達賴喇嘛的囑咐行事,一方面找到了達賴五世的轉世靈童。

  直到後來,清朝康熙帝得悉五世達賴已死多年的消息,乃致書第巴桑結嘉措,嚴厲責問。第悉桑結嘉措接到信後,攝於清政府的威力,非常惶恐,於1696年五月十日,首先向轉世靈童的父母解除了秘密,向他們說明他們的兒子已被認定為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

  6,達賴喇嘛六世——倉央嘉措。

  第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於1683年,出生在錯那地區。倉央嘉措在錯那的十幾年中,備嘗艱辛。後世有一種流行的說法是,倉央嘉措在故鄉生活時,隨母親一起勞動,並和年輕姑娘談情說愛。西元1697年,倉央嘉措在布達拉宮的司喜平措大殿,舉行了坐床典禮。倉央嘉措成長的時代,恰值西藏政治動盪,內外各種矛盾接連不斷地開始出現之際。第悉對第五世達賴喇嘛的死亡進行了長期保密,這引起了清朝康熙帝的不滿。在西藏內部,由於第悉獨斷專行,長期“匿喪”,身穿袈裟而又公開蓄養“主母”等行為,招致哲蚌寺、沙拉寺部分首腦表現出不滿情緒等等。各種矛盾錯綜複雜,倉央嘉措感到“失望,學習也無益處”,遂變得懶散起來,且喜好遊樂,放蕩不羈。

  1702年,倉央嘉措20歲時,第悉勸其受比丘戒。他聽從勸告。前往紮什倫布寺與班禪大師洛桑益西相見。在第五世班禪的傳記裏說:“休說他(倉央嘉措)受比丘戒,就連原先受的出家戒也無法阻擋地拋棄了。最後,以我為首的眾人皆請求其不要換穿俗人服裝,以近事男戒而受比丘戒,在轉法輪。但是,終無效應,只得將經過情形詳細呈報第悉。倉央嘉措在紮什倫布寺居17日後返回拉薩。”自那以後,倉央嘉措便穿起俗人衣服,任意而為。白天在龍王潭內射箭、飲酒、唱歌,恣意嬉戲。還到拉薩近郊去遊玩,與年輕女子尋歡作樂,放棄了戒行。

  蒙古留在西藏的首領拉藏汗,利用倉央嘉措與第悉桑結嘉措之間的矛盾,於西元1705年將第悉桑結嘉措抓獲,並處死。從此以後,蒙古人拉藏汗統治前後藏達12年。拉藏汗掌握大權以後,對第六世達賴喇嘛多方責難。還特派人員赴京師,讒言桑結嘉措勾結準噶爾人,準備反叛朝廷。還說,第悉桑結嘉措在布達拉宮立的倉央嘉措不是第五世達賴喇嘛真正的轉世靈童,他終日沉湎於酒色,不守清規,請予廢立。康熙帝即派侍郎赫壽等人赴藏,敕封拉藏汗為“翊法恭順汗”,賜金印一顆。命將倉央嘉措從布達拉宮的職位上廢除,“執獻京師”。遵照諭旨,廢掉倉央嘉措以後,不久即“解送”北京。倉央嘉措死在趕往北京的路上,時年25歲。

  其後,拉藏汗,將生於西元1686年的活佛——阿旺益西嘉措認定為第六世達賴喇嘛,將其迎至布達拉宮坐床,他在位11年。但是,西藏僧俗群眾皆不承認他是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白噶爾增巴益西嘉措坐床以後,拉藏汗便上奏康熙皇帝,請求皇帝承認他是達賴喇嘛,並賜金印。皇帝依奏,賜金印一顆,印文為:“敕賜第六世達賴喇嘛之印。”為了穩定西藏當時的混亂局面,康熙帝於西元1713年冊封第五世班禪洛桑益西為“班禪額爾德尼”,賜金冊、金印。命他協助拉藏汗管理好西藏地方事務。從此,歷代班禪的“額爾德尼”名號便確定下來。

  西元1716年,準噶爾的策妄阿拉布坦遣其大將策零敦多布,率領部隊突入西藏。拉藏汗與之戰鬥,被殺死。於是,準噶爾人暫時掌握了西藏的大權。將西藏各地方的頭領召至布達拉宮大經堂,多方詢問白噶爾增巴•益西嘉措是否真正的第五世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經眾人認定他不是達賴喇嘛的轉世,將他從布達拉宮的職位上撤下來,帶到藥王山廟加以管制。

  7,達賴喇嘛七世——格桑嘉措。

  西元1708年7月19日,七世達賴喇嘛——洛桑格桑嘉措出生。1715年,諾門罕和墨爾根岱青等頭人迎請靈童,1719年送靈童去塔爾寺。

  準噶爾兵佔據西藏期間,大肆燒殺劫掠,無惡不作,激起了西藏大多數僧俗群眾的仇恨。這時侯,清帝康熙派軍隊入藏,將準噶爾兵驅逐出西藏。

  西元1720年9月15日,達賴喇嘛在布達拉宮,舉行坐床儀式。

  準噶爾兵雖然被驅逐出西藏;但是,西藏政權卻被首席噶倫德欽巴圖爾和阿爾布巴、隆布鼐、紮爾鼐、頗羅鼐等人聯合掌握。西元1727年,衛藏噶倫之間的矛盾非常尖銳,阿爾布巴、隆布鼐、紮爾鼐獲悉後,暗殺了德欽巴圖爾。頗羅鼐帶兵集結兵力向拉薩進發。西元1728年,頗羅鼐兵佔領了拉薩全城,抓捕了阿爾布巴、隆布鼐、紮爾鼐。此後,衛藏極為混亂,七世達賴喇嘛暫時遷居理塘。達賴喇嘛去理塘後,西藏的一切政治事務都由頗羅鼐總理。西元1735年七世達賴喇嘛抵達拉薩。

  1751年,清朝乾隆皇帝,命七世達賴喇嘛格桑嘉措掌管西藏政教。其下設立4名噶倫,辦理行政事務,組成噶廈政府,同達賴喇嘛和駐藏大臣共同領導。噶廈政府,向每位噶倫宣讀皇帝的委任狀。按照各自的能力和年齡,分別委任,三俗一僧為噶倫。從此到1959年,噶廈組織和一切職權持續200餘年。七世達賴喇嘛西元1757年因病去世,第穆呼圖克圖為代理攝政。

  8,達賴喇嘛八世——強白嘉措。

  八世達賴喇嘛強白嘉措生於1758年6月初八日,1761被年迎請到紮什倫布寺,翌年七月八世達賴到布達拉宮坐床。西元1781年6月,清帝封達賴喇嘛為政教之主,1805年八世達賴強白嘉措去世,終年24歲。由達察丹貝貢波攝理政教事務。

  9,達賴喇嘛九世——隆朵嘉措。

  第九世達賴喇嘛隆朵嘉措,1805年12月出生。1808年9月,達賴喇嘛離開蔡貢塘寺,在布達拉宮坐床。西元1811年,清朝委任第穆呼圖克圖圖旦晉邁嘉措為代理攝政。第穆活佛攝政後,積極處理地方政府事務。他認為甘丹頗章的政教事務是佛教的根基,只能日臻發展興旺,誠心服務于福田施主。因此在私邸和政府之間經濟關係方面做了調整。在此前後,和西藏毗鄰的廓爾喀、錫金(哲孟雄)兩國發生爭端,各向駐藏大臣致信求援,未被允諾,兩國即而轉變傾向英帝國,請求英人幫助。英帝國主義開始了對西藏的侵略擴張。西元1815年,九世達賴喇嘛隆朵嘉措,突患食道疾病,2月14日死亡,終年11歲。

  10,達賴喇嘛十世——楚臣嘉措。

  十世達賴喇嘛楚臣嘉措,生於1816年,1822年被認定為轉世靈童。西元1837年7月20起,十世達賴喇嘛身體略感不適,9月1日去世,終年22歲。

  11,達賴喇嘛十一世——克珠嘉措。

  十一世達賴喇嘛克珠嘉措,生於西元1838年。當時找到的3名靈童,1841年,3名幼童被迎請到拉薩。5月,在布達拉宮舉行搖簽,結果克珠嘉措被抽中。1842年十一世達賴喇嘛動身前往布達拉宮坐床。

  當時,江孜白朗一帶的政府差民,因為受差稅、烏拉、高利貸的重壓,大多數人陷於貧困輩慘的境地,無力承提差稅,因此西藏地方政府專六派遣官員到該地區進行清查,對貧苦的政府差民實行由貴族、寺院屬民“年項帶犢”的辦法,平均搭配差稅負擔,對豪強隱瞞的土地,也徵收差稅,使差稅不均的問題基本得到解決,次年新編了被稱為“火羊年清冊”的該地區派差徵稅的文書,直到西藏民主改革時(1959年)該文書仍被作為土地人口差稅底冊。

  西元1855年,清朝皇帝,命十一世紀達賴喇嘛承提起西藏政教事業的重任。夏格巴•旺秋德丹所寫的《西藏政治史》,把年屆17歲說成是達賴喇嘛親政的原因,實際上以前的達賴喇嘛誰也沒有在17歲時親政。

  英帝國主義利用中國內地正值內外戰亂,清王朝力量衰落之機,挑唆廓爾喀國王,從西元1842年起多次致函駐藏大臣,提出無理要求,均遭拒絕。廓爾喀人侵入西藏,先後佔據了吉隆、聶拉木、宗噶等地,又佔據阿裏地區的普蘭宗和後藏地區的絨轄地方。是年,達賴喇嘛身體感到不適。駐藏大臣曾專門前去探望達賴喇嘛的病情。達賴喇嘛單獨會見了駐藏大臣,並詳細講了自己的病情。西元1855年,十一世達賴喇嘛克珠嘉措去世,年僅18歲。

  這期間,西藏方面派到尼泊爾去的代表與廓爾喀王室進行了連日的和談,最後不得不與廓爾喀訂立了一個不平等的條約,這個條約是完全不合理的,但是直到和平解放前的百餘年間,西藏一直吞咽著這一苦果。

  12,達賴喇嘛十二世——赤列嘉措。

  十二世達賴喇嘛成烈嘉措,於西元1856年,出生在西藏山東的地方。當時,在尋找轉世靈童的時候,總計有3個兒童,符合靈童的條件,最後搖簽決定,沃卡出生的靈童,是十一世喇嘛轉世再來。1858年,攝政熱振呼圖克圖為靈童剃發,起名為阿旺洛桑丹貝堅贊赤列嘉措。1860年,十二世達賴喇嘛在布達拉宮坐床。

  這期間,清朝皇帝的統治力量逐步衰弱,達賴喇嘛又很幼小,西藏的主要掌權者也漸無視規章,從而釀成內部矛盾。據說矛盾公開化的原因是,當時攝政熱振活佛隨便為請求封文、減稅憑照、批示、證明文書的人加蓋官印,個人恩賞過濫,對噶廈等機構的職權不夠重視,也妨礙了地方政府的公務。噶倫夏紮旺秋傑布對此不滿,先與噶倫紮西康薩私下商議,然後公開提出,攝政的做法使政府公務難以進行。他的說法得到其他官員的贊同。他們直接向攝政陳述利害關係。攝政沒有批准噶夏的報告,並將他囚禁起來。後來,與夏紮有特別的供施關係的甘丹寺僧人設法與他取得了聯繫,並開始策劃新的舉措。

  富有經驗的夏紮認為光靠甘丹寺僧人反對熱振活佛是不行的,應和哲蚌寺聯手,並在政府官員中尋求支持。西元1862年年初,地方政府對參加哲蚌寺法會的僧人從發放糧物為發錢,得佈施的數量有所減少。甘丹寺僧人遂利用這一機會支持哲蚌寺反對熱振活佛。兩寺挑選年輕力壯的僧人救出夏紮,隆重迎入拉薩。當夏紮來到布達拉宮下的外石碑處時,下轎朝布達拉宮跪拜祈禱,並讓人帶去敬獻給達賴喇嘛的合達,在百姓中造成他是奉達賴喇嘛之命返回拉薩的印象。當晚,夏紮發出通知,要拉薩所有僧俗官員和與甘丹、哲蚌寺有聯繫的康巴商人次日到大昭寺儲會。由於通知沒有說是夏紮召集的,因此有許多不明真相的公職人員前來參加。會上,夏紮詳細講述了他被安上罪名的經過,以及熱振活佛等人如何違反法規欺壓百姓,希望大家齊心合力反對攝政,並就此作了詳細安排。他臨時成立了一個叫做“甘哲仲基”的組織,並召集甘丹寺和哲蚌寺的僧人等攻打攝政熱振活佛的住所喜德林拉章。哲蚌寺僧眾不服,聚眾至攝政府吵鬧,駐藏大臣滿慶派糧務委員李玉圃、遊擊唐懷武等人率漢兵前去彈壓,李玉圃又偏袒哲蚌寺,以致事態擴大,哲蚌寺僧人又聯絡甘丹寺喇嘛,並打開布達拉宮的武器庫,取出火炮向攝政府轟擊。事件發生後,熱振一面向駐藏大臣報告,一面也聚眾開槍還擊,堅持了一天,終因寡不敵眾,熱振於夜間攜帶了攝政的印信潛逃。

  西元1873年,十二世達賴喇嘛開始掌管西藏政務。同年3月4日起,達賴喇嘛身患寒病,雖服藥治療,並舉行了祈禱健康長壽的法事,但病情不見好轉。3月20日,十二世達賴喇嘛在布達拉宮去世,年僅20歲。十二世達賴喇嘛去世後,由達擦呼圖克圖阿旺貝丹卻地贊執掌攝政職。

  13,達賴喇嘛十三世——土登嘉措。

  土登嘉措生於1876年,下達布地區的一戶普通農家裏。當時十二世達賴喇嘛赤列嘉措去世已一年多了,按慣例首先請八世班禪丹白旺秋打卦問蔔。八世班禪答復說達賴靈童已經出世,其方向在拉薩的東南方。於是,攝政達擦和噶廈政府在朗頓地方找到了靈童,並認為是達賴十二世轉世再來。光緒皇帝下諭旨承認土登嘉措作為十三世達賴喇嘛。1879年5月,光緒皇帝令十三世達賴坐床。1886年,噶廈與兩位駐藏大臣磋商決定,任命第穆呼圖克圖為代理攝政。

  19世紀時,清朝政府已陷入衰敗境地,對邊疆地區鞭長莫及。當時,英國目的是霸佔西藏這塊地域遼闊而事軍力量單薄,人口少而物產豐富的地方。英國佔領錫金和不丹王國之後,藏政府緊急發佈了不准外國人進入西藏的法令。1887年,英帝國主義在邊境聚集了2000士兵,運來4門大炮以及大量的軍需物資,建立了侵入西藏的基地。英軍於1888年2月7日向藏軍發起突然襲擊。藏軍用土槍、弓箭、刀矛等原始兵器狠狠地打擊了來犯之敵。

  1889年二月,清政府與英國代表簽訂了賣國條約8條,而後又簽訂了關於亞東關口條約9條。這兩個條約出籠後,激起了西藏僧俗民眾強烈不滿,給予了堅決的抵制。

  1895年,達賴喇嘛年滿20歲,親政大典在布達拉宮隆重舉行。當時西藏的形勢急轉,並越來越複雜化。為此,攝政第穆呼圖克圖迭次要求辭職,並奏請達賴喇嘛掌管西藏政務。1895年八月,十三世達賴喇嘛親政大典在布達拉宮舉行。

  1899年,西藏發生一起預謀暗害達賴喇嘛的事件。前攝政第穆阿旺羅桑赤來饒傑卸任以後,勾結其侄兒羅布次仁和頓丹等人,對達賴親政表示不滿,企圖將達賴謀害殺死,篡位攝政。為了達到此目的,將達賴生年月日,寫在符咒上面,埋在布達拉宮四周,桑耶寺之海布山上以及其他神地,進行詛咒。彼等又送達賴一雙靴子,在靴底裏面,縫了達賴生年月日之符咒。當時達賴頓感不適,乃請求瓊降麻東益喜神,看出達賴靴底有可疑之處,拆開檢查,發現符咒。根據這一線索進行追查,遂逮捕羅布次仁和頓丹,該二犯因見證據確鑿,無可詭辯,全部供認不諱。此案發現後,噶廈召集三大寺及全體僧俗官員會議。會議一致決定對罪犯繩之以法,並沒收丹吉林寺所有財產。

  1904年,光緒三十年,英軍侵略西藏,西藏軍民在江孜英勇抵抗,後失敗。十三世達賴喇嘛土登嘉措逃離拉薩去蒙古庫倫,英軍進入拉薩,強迫訂立《拉薩條約》共十條。1906年,十三世達賴喇嘛土登嘉措從蒙古回藏行至青海塔爾寺奉旨停止,等候進京。中央在北京訂立《中英續訂藏印條約》,以光緒三十年(1904)《拉薩條約》為“附約”。1910年,清朝所派川軍抵達拉薩,由於軍紀很差,藏川軍與西藏軍民衝突,拉薩形勢混亂,十三世達賴喇嘛土登嘉措為自身安全計,逃往印度。

  1912年,辛亥革命後,在藏川軍受西藏軍民圍困,內部又分派混戰。川軍交出武器,經印度由海道返回四川。十三世達賴喇嘛土登嘉措年底返回拉薩。1914年,西藏地方政府對藏軍進行了改編和充實,邀請日本教練以及畢業於俄羅斯軍校的蒙古人,建立各式訓練軍營,同時擴建藏軍。

  十三世達賴喇嘛,在流亡期間,親眼目睹了現代社會的的發展。他開始認識到要使西藏富強起來,就必須依靠現代化的科學技術、管理方法等,而不能光靠供神求佛。因此,著手實行一些新的改良措施,以推動西藏各項事業的發展。為了在西藏建立電業、礦產業、郵政業等,西藏地方政府派強俄巴仁增多吉等4名年輕人到英國倫敦學習。他們回到西藏後,吉普旺堆羅布籌辦拉薩電報局,並任局長職務。門仲慶繞貢桑到拉薩北山採掘金礦,結果挖出了一個蛤蟆,眾人認為不祥,被迫停工。強俄巴仁增多吉則在雜朵底建造水力電廠,獲得成功。果上學爾索朗傑布回到西藏不久便死去。

  1916年,達賴喇嘛命欽饒諾布等創辦拉薩“醫學星算利眾院”,亦稱“門孜康”。1923年,九世班禪曲吉尼瑪從日喀則出走,次年低甘肅。再到北京、東北、蒙古等地傳傳播密法。

  1928年,國民黨在南京成立國民政府,設立蒙藏委員會。次年,班禪駐京辦事處成立。1933年,十三世達賴喇嘛土登嘉措,感到身體欠安。經多方救治,仍不見好轉。10月30日去世,時年58歲。

  

 

相關文章:
簡明西藏密宗喇嘛教史 一 緣氣:(3748)

上一篇(簡明西藏密宗喇嘛教史 一) 回目錄 下一篇(太虛大師與藏傳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