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藝文

佛光山佛教叢書

一 詩
  
  五 言(寒山等四十九首)

    心境    晉·陶淵明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詠花    五代·法眼
  擁毳對芳叢,由來趣不同,發從今日白,花是去年紅。
  豔異隨朝露,馨香逐晚風,何須待零落,然後始知空。
  
    自省    南北朝·智永
  捫心先自問,勿歎人情惡。利鎖韌而堅,名韁脆不弱。
  慈航渡眾生,法矩恢群樂。若望世風平,勤填貪欲壑。
  
    四相詩    南朝梁·善慧
     .生相
  識托浮泡起,生從愛欲來。昔時曾長大,今日複嬰孩。
  星眼隨人轉,朱唇向乳開。為迷真法性,還卻受輪回。
     .老相
  覽鏡容顏改,登階氣力衰,咄哉今已老!趨拜禮還虧。
  身似臨崖樹,心同念水龜,尚猶耽有漏,不肯學無為。
     .病相
  忽染沉痾疾,因成臥病人,妻兒愁不語,朋友厭相親。
  楚痛抽千脈,呻吟徹四鄰,不知前路險,猶尚恣貪嗔。
     .死相
  精魄辭生路,遊魂入死關,只聞千萬去,不見一人還。
  寶馬空嘶立,庭花永絕攀,早求無上道,應免四方山。
  
    勸修    隋·王梵志
  佈施生生富,慳貪世世貧。若人苦慳惜,卻卻受辛勤。
  忍辱生端正,多嗔作毒蛇。若人不佇惡,必得上三車。
  尋常勤念善,晝夜受經書。心裏無蛆佇,何愁佛不成。
  六時常禮懺,日暮廣燒香。十齋莫使闕,有力煞三場。
  
    寒山詩(十首)    唐·寒山

  人問寒山道,寒山路不通。夏天冰未釋,日出霧朦朧。
  似我何由屆?與君心不同。君心若似我,還得到其中。
  豬吃死人肉,人吃死豬腸,豬不嫌人臭,人返道豬香。
  豬死拋水內,人死掘地藏,彼此莫相吃,蓮花生沸湯。
  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潔,無物堪比倫,教我如何說?
  嗔是心中火,能燒功德林,欲行菩薩道,忍辱護真心。
  有酒相招飲,有肉相呼吃。黃泉前後人,少壯須努力。
  玉帶暫時華,金釵非久飾。張翁與鄭婆,一去無消息。
  粵自居寒山,曾經幾萬載。任運遁林泉,棲遲觀自在。
  岩中人不到,白雲常靉靉。細草作臥褥,青天為被蓋。
  無為無事人,逍遙實快樂。
  可笑五陰窟,四蛇同共居,黑暗無明燭,三毒遞相驅,
  伴黨六個賊,劫掠法財珠,斬卻魔軍輩,安泰湛如蘇。
  不見朝垂露,日爍自消除,人身亦如此,閻浮是寄居,
  慎莫因循過,且令三毒袪,菩提即煩惱,盡令無有餘。
  自古多少聖,叮嚀教自信,人根性不等,高下有利鈍,
  真佛不肯認,置力枉受困,不知清淨心,便是法王印。
  我有六兄弟,就中一個惡,打伊又不得,罵伊又不著,
  處處無奈何,耽財好淫殺,見好埋頭愛,貪心過羅刹,
  阿爺惡見伊,阿娘嫌不悅,昨被我捉得,惡罵恣情掣,
  趁向無人處,一一向伊說,汝今須改行,覆車須改轍,
  若也不信受,共汝惡合殺,汝受我調伏,我共汝覓活,
  從此盡和同,如今過菩薩,學業攻爐冶,煉盡三山鐵,
  至今靜恬恬,眾人皆贊說。
  
    寒山詩(三首)    唐·寒山
  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自身病始可,又為子孫愁。
  下視禾根土,上看桑樹頭,秤槌落東海,到底始知休。
  可歎浮生人,悠悠何日了?朝朝無閒時,年年不覺老。
  總為求衣食,令心生煩惱,擾擾百千年,去來三惡道。
  我見黃河水,凡經幾度清。水流如激箭,人世若浮萍。
  癡屬根本業,愛為煩惱坑。輪回幾許劫,只為造迷盲。
  
    示法詩    唐·慧寂
  滔滔不持戒,兀兀不坐禪。釅茶三兩碗,意在钁頭邊。
  
    安公    唐·靈一
  彌天稱聖哲,象法初繄賴。弘道識行藏,匡時知進退。
  秦王輕與舉,習生重酬對。學文古篆中,義顯新經內。
  法服應華夏,金言流海岱。西方浮雲間,更陪龍華會。
  
    林公    唐·靈一
  支公信高逸,久向山林住。時將孫許游,豈以形骸遇?
  幸辭天子詔,複覽名臣疏。西晉尚虛無,南朝久淪誤。
  因談老莊意,乃盡逍遙趣。誰為竹林賢,風流相比附?
  
    遠公    唐·靈一
  遠公逢道安,一朝棄儒服。真機久消歇,世教空拘束。
  誓入羅浮中,遂棲廬山曲。禪經初纂定,佛語新名目。
  缽帽絕朝宗,簪裾翻拜伏。東林多隱士,為我辭榮祿。
  
    古意(二首)    唐·貫休
  古交如真金,百煉色不回;今交如暴流,倏忽生塵埃。
  我願君子氣,散為松柏栽;我恐荊棘花,只為小人開。
  傷心複傷心,吟上高高臺。
  莫輕白雲白,不與風雨會;莫見守羊兒,謂是初平輩。
  人生非日月,光輝豈長在?一榮與一辱,今古常相對。
  不見於公門,子孫好冠蓋。
  
    尋隱者不遇    唐·釋無本
  松下問童子,言師采藥去,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登鸛雀樓    唐·李白
  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破山山居    唐·常達
  西來真祖意,秪在見聞中。寒雁一聲過,疏林幾葉空。
  心閑憐水石,身老怯霜風。為報參玄者,山山月色同。
  真性寂無機,塵塵祖佛師。日明庭砌暖,霜苦藥苗衰。
  汲水和煙酌,栽松帶雪移。好聽玄旨處,猿嘯嶺南枝。
  祖祖惟心旨,春融日漸長。霜輕莎草綠,風細藥苗香。
  月滿真如靜,花開覺樹芳。谷前鶯囀處,時聽話圓常。
  
    自思反哺讀燕詩    唐·白居易
  梁上有雙燕,翩翩雄與雌,銜泥兩椽間,一巢生四兒。
  四兒日夜長,索食聲孜孜;青蟲不易捕,黃口無飽期。
  嘴爪雖欲弊,心力不知疲,須臾千往來,猶恐巢中饑。
  辛勤三十日,母瘦雛漸肥,喃喃教言語,一一刷羽衣。
  一旦羽翼成,引上庭樹枝,舉翅不回顧,隨風四散飛。
  雌雄空中鳴,聲盡呼不歸,卻入空巢內,啁啾終夜悲。
  燕燕爾勿悲,爾當返自思,思爾為雛日,高飛背母時。
  當時父母悲,今日爾應知。
  
    觀幻    唐·白居易
  有起皆因滅,無睽不暫同,從歡終作戚,轉苦又成空,
  次第花生眼,須臾燭過風,更無尋覓處,鳥跡印空中。
  
    禪室    唐·柳完元
  發地結青茅,團團抱虛白。山花落幽戶,中有忘機客。
  涉有本非取,照空不待拆。萬籟俱緣生,窅然喧中寂。
  心鏡本洞如,鳥飛無遺跡。
  
    憫農詩    唐·李紳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
  
    審交    唐·孟郊
  種樹須擇地,惡土變木根。結交若失人,中道生謗言。
  君子芳桂性,春榮冬更繁。小人槿花心,朝在夕不存。
  莫躡冬冰堅,中有潛浪翻。唯當金石交,可以賢達論。
  
    還鄉    唐·馬祖道一
  為道莫還鄉,還鄉道不成。溪邊老婆子,喚我舊時名。
  
    秋夜獨坐    唐·王維
  獨坐悲雙鬢,空堂欲二更。雨中山果落,燈下草中鳴。
  白髮終難變,黃金不可成。欲知除老病,唯有學無生。
  
    贊佛    宋·蘇東坡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
  
    廬山    宋·蘇東坡
  青山若無素,偃蹇不相親,要識廬山面,他年是故人。
  自昔懷清賞,神遊香藹間,如今不是夢,真個在廬山。
  
    滕縣時同年西園    宋·蘇東坡
  人皆種榆柳,坐待十畝陰;我獨種松柏,守此一寸心。
  君看閭里間,盛衰日駸駸。種木不種德,聚散如飛禽。
  老時吾不識,用意一何深!知人得數士,重義忘千金。
  西園手所開,珍木來千岑。養此霜雪根,遲彼鸞鳳吟。
  池塘得流水,龜魚自浮沉。幽桂日夜長,白花亂青衿。
  豈獨富草木?子孫已成林。拱把不知數,會當出千尋。
  樊侯種梓漆,壽張富華簪。我作西園詩,以為裏人箴。
  
    文潛次韻    宋·蘇東坡
  人生孰非夢?夢裏見廬山。若了原無夢,何曾有往還?
  
    戒殺    宋·蘇東坡
  鉤簾歸乳燕,穴牖出癡蠅。愛鼠常留飯,憐蛾不點燈。
  我哀籃中蛤,閉口護殘汁。又哀網中魚,開口吐微濕。
  刳腸彼交病,過分我何得?相逢未寒溫,相勸此最急。
  
    戒殺    宋·黃庭堅
  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原同一種性,祗是別形軀。
  苦惱從他受,甘肥為我須。莫教閻老斷,自揣應何如。
  
    戒殺    周思義
  一指納沸湯,渾身驚欲裂。一針刺己肉,遍體如刀割。
  魚死向人哀,雞死臨刀泣。哀泣各分明,聽者自不識。
  
    戒殺    釋慈憫
  買肉須要肥,買魚須要活,買衣須要美,買田須要闊,
  若教買命放,一毛不肯拔,黃泉途路險,失腳恐難脫。
  
    戒殺    褐衣人
  食君數粒粟,充君羹中肉。一羹斷數命,下箸猶未足。
  口腹須臾間,禍福相倚伏。願君戒勿殺,生死如轉轂。
  
    戒殺    耐庵道人
  有命盡貪生,無分人與畜。最怕是殺烹,最苦是割肉。
  擒執未施刀,魂驚氣先窒。喉斷氣未絕,顛倒三起伏。
  魚鱉無聲類,見死睜兩目。掙命砧幾間,張口不能哭。
  念此惻肺肝,何忍縱口腹?
  
    奉酬敬夫贈言並以為別    宋·朱熹
  昔我抱冰炭,從君識乾坤,始知太極蘊,要眇難名論。
  謂有寧有跡?謂無複何存?惟應酬酢處,特達見本根。
  萬化自此流,十聖同茲源。曠然遠莫禦,惕若初不繁。
  雲何學力微,未勝物欲昏。涓涓始欲達,已被黃流吞。
  豈知一寸膠,救此千丈渾?勉哉共無斁,此語期相敦。
  
    贊僧    宋·仁宗
  空王佛弟子,如來親眷屬,身穿百衲衣,口吃千鐘粟,
  夜坐無畏床。
  
  六言詩
  
  萬古長空    宋·善能
  不可以一朝風月,昧卻萬古長空;不可以萬古長空,不明一朝風月。
  
    半半詩    清·李密庵
  看破浮生半百,半生受用無邊;半殘歲月盡悠閒,半裏乾坤開展。
  半郭半鄉村舍,半山半水田園;半耕半讀半寒廛,半士半民姻眷。
  半雅半粗器具,半華半實庭軒;衾裳半素半輕鮮,肴饌半豐半儉。
  童僕半能半拙,妻子半朴半賢;心情半佛半神仙,姓字半藏半顯。
  一半還之天地,一半讓將人間;半思後代與桑田,半想閻羅怎見。
  飲酒半酣正好,花開半時偏妍;帆張半扇免翻顛,馬放半韁穩便。
  半少卻饒滋味,半多反厭糾纏;自來苦樂半相參,會佔便宜只半。
  
  七言詩
  七 言(佛印等八十四首)
    警世    周·跋陀羅
    不結良緣與善緣,苦貪名利日憂煎。
    豈知住世金銀寶,借汝閑看幾十年。
  
    山居    五代·延壽
    真柏最宜堆厚雪,危花終怯下輕霜。
    滔滔一點無依處,雙足方知盡道場。
  
    大士送童子下山詩    唐·地藏大士
    空門寂莫爾思家,禮別雲房下九華。
    愛向竹欄騎竹馬,懶于金地聚金沙。
    瓶添澗底休拈月,洗池中罷弄花。
    好去不須頻下淚,老僧相伴有煙霞。
  
    山居詩    唐.貫休
    怡和心境了然同,大道無私處處通。
    舉世豈懷身後慮,誰人暫省事前空。
    門開岩石千山月,簾卷溪樓一檻風。
    嬴體健來知藥力,緣身寂後覺神功。
  
    題東蘭若    唐·靈一
    上人禪室路徘徊,萬木清陰向日開。
    寒竹影侵行道石,秋風聲入誦經台。
    閑雲不系從舒卷,狎鳥無機任往來。
    更惜片陽談妙理,歸時莫待暝鐘催。
  
    送明素上人歸楚覲省    唐·靈一
    能將疏懶背時人,不厭孤萍任此身。
    江上昔年同出處,天涯今日共風塵。
    平湖舊隱應殘雪,芳草歸心未隔春。
    前路倍憐多勝事,到家知慶彩衣新。
  
    將出宜豐寺留題山房    唐·靈一
    池上蓮荷不自開,山中流水偶然來。
    若言聚散定由我,未是回時那得回。
  
    下江陵    唐·李白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隨分自安    唐.白居易
    隨宜飲食聊充腹,取次衣裘亦暖身,
    隨分自安心自斷,是非何用問閒人。
  
    對酒詩    唐·白居易
    蝸牛角上爭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
    隨富隨貧且隨喜,不開口笑是癡人。
  
    讀禪經    唐·白居易
    須知諸相皆非相,若住無餘卻有餘。
    言下忘言一時了,夢中說夢兩重虛。
    空花那得兼求果,陽焰如何更覓魚。
    攝動是禪禪是動,不禪不動即如如。
  
    僧院花    唐·白居易
    欲悟色空為佛事,故栽芳樹在僧家。
    細看便是華嚴偈,方便風開智慧花。
  
    放言    唐·白居易
    世途倚伏都無定,塵網牽纏卒未休。
    禍福回環車轉轂,榮枯反覆手藏鉤。
    龜靈未免刳腸患,馬失應無折足憂。
    不信君看奕棋者,輸贏須待局終頭。
  
    問道    唐·白居易
    特入空門問苦空,敢將禪事向禪翁。
    為當夢是浮生事,為複浮生是夢中?
  
    問道    唐·李翱
    煉得身形似鶴形,千株松下兩函經。
    我來問道無餘說,雲在青天水在瓶。
  
    布袋和尚詩    唐·布袋
    是非憎愛世偏多,仔細思量奈我何。
    寬卻肚腸須忍辱,豁開心地任從他。
    若逢知己須依分,縱遇冤家也共和。
    若能了此心頭事,自然證得六波羅。
    即個心心心是佛,十方世界最靈物,
    縱橫妙用可憐生,一切不如心真實。
    由貪淪墮世波中,舍卻貪嗔禮大雄,
    直截凡情無所得,圓明寂照汝心宗。
    肩挑明月橫街去,把定乾坤莫放渠,
    遇聖遇凡俱坐斷,寂光勝地可安居。
  
    東林寺酬韋丹刺史    唐·靈澈
    年老心閑無外事,麻衣草坐亦容身。
    相逢盡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見一人。
  
    
  冬送鑒供奉歸蜀甯親    唐·靈澈
    林間出定戀庭幃,聖主恩深暫許歸。
    雙樹欲辭金錫冷,四花猶向玉階飛。
    梁山拂漢分清境,蜀雪和煙惹翠微。
    此去不須求彩服,紫衣全勝老萊衣。
  
    聞李虔州亡    唐·靈澈
    時時聞說故人死,日日自悲垂老身。
    白髮不生應不得,青山長在屬何人?
  
    歸湖南    唐·靈澈
    山邊水邊待月明,暫向人間借路行。
    如今還向山邊去,只有湖水無路程。
  
    無心自在    唐·志明
    見聞覺知無障礙,聲香味觸常三昧。
    如鳥空中只麼飛,無取無舍無憎愛。
    若會應處本無心,始得名為觀自在。
    
    洗淨濃妝    唐·洞山
    洗淨濃妝為阿誰?子規聲裏勸人歸,
    百花落盡啼無盡,更向亂峰深處啼。
  
    贈任華    唐·高適
    丈夫結交須結貧,貧者結交結始親,
    世人不解結交法,惟重黃金不重人。
    黃金雖多有盡時,結交一成無竭期,
    不見管仲與鮑叔,至今留名名不移。
  
    浮生    唐·鳥窠
    來時無跡去無蹤,去與來時事一同。
    何須更問浮生事,只此浮生是夢中。
  
    心如大海    唐·黃檗
    心如大海無邊際,廣植淨蓮養身心。
    自有一雙無事手,為作世間慈悲人。
  
    無心    唐·龍牙
    粉壁朱門事甚繁,高牆大戶內如山。
    莫言山林無休士,人若無心處處閑。
  
    插秧    唐·布袋
    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
    六根清淨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
  
    山居詩    唐·貫休
    自古浮華能幾幾,逝波終日去滔滔。
    漢王廢苑生秋草,吳主荒宮入夜濤。
    滿屋黃金機不息,一頭白髮氣猶高。
    豈知物外金仙子,甘露天香滴毳袍。
  
    戒殺詩    唐·白居易
    誰道群生性命微,哺雛覓食故飛飛。
    勸君莫打三春鳥,子在巢中望母歸。
  
    戒殺詩    唐·杜牧
    已落雙雕血尚新,鳴鞭走馬又翻身。
    憑君莫射南來雁,恐有家書寄遠人。
  
    戒殺詩    宋·陸遊
    血肉淋漓味足珍,一般痛苦怨難伸。
    設身處地捫心想,誰肯將刀割自身?
  
    戒殺詩    宋·陸遊
    秋風社散日平西,餘胙殘壺手自提。
    賜食敢思烹細項,家庖仍禁擘團臍。
  
    戒殺詩    明·陶望齡
    物我從來本一真,幻形分處不分神。
    如何共嚼娘生肉,大地哀號慘煞人。
  
    戒殺詩    清·彭尺木
    平時喔喔聽雞鳴,此夜蕭然度五更。
    碧血千刀流不盡,佐他杯酒話春生。
  
    戒殺詩    釋願雲
    千百年來碗裏羹,冤深如海恨難平。
    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
  
    楓橋夜泊    唐·張繼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歎世    唐·釋無本
    多置莊田廣修宅,四鄰買盡猶嫌窄,
    雕牆峻宇無歇時,幾日能為宅中客。
    問舍求田猶未已,堂上哭聲人已死,
    哭人儘是分錢人,口哭原來心裏喜。
  
    瀑布詩    唐·志閑、宣宗
    穿雲透石不辭勞,地遠方知出處高。
    溪澗豈能留得住?終歸大海作波濤。
  
    心寬    唐·佛光如滿
    心中寬廣山川小,眼內澄清日月明,
    耳邊天籟人間寂,腳下灰沙不染塵。
  
    家中四威儀    宋·慈受懷深
    家中行,尋常違順不須爭,若知步步無階級,何必蓮華腳下生。
    家中住,早起開門夜閉戶,運水般柴莫倩人,方知佛是凡夫做。
    家中坐,一室寥寥是什麼?靈光一點甚分明,何必青山尋達磨。
    家中臥,展腳縮腳皆由我,若能一覺到天明,始信參禪輸懶墮。
  
    勸食素    宋·慈受懷深
    吃肉何如咬菜根,且圖身口戒香薰,
    莫言死後無因果,八兩須還他半斤。
  
    勸晨朝食素    宋·慈受懷深
    未能遽斷葷和酒,且結晨朝清淨因,
    省費省緣兼惜福,靈岩此語太饒人。
  
    山居詩三首    宋·石屋
    盡道凡心非佛性,我言佛性即凡心。
    工夫只怕無人做,鐵杵磨教作線針。
    修行豈得不成佛,水滴年深石也穿。
    不是頑皮鑽不破,惟人只欠自心堅。
    逆順未嘗忘此道,窮通一味信前緣。
    是他了達虛空性,不動纖毫本自然。
  
    過高臺攜信老詩集夜讀上封方丈次敬夫韻    宋·朱熹
    十年聞說信無言,草草相逢又黯然。
    借得新詩連夜讀,要從苦淡識清妍。
  
    奉答擇之四詩意到即書不及次韻    宋·朱熹
    東頭不見西頭是,南畔唯嫌北畔非,
    多謝聖門傳大學,直將潔矩露天機。
    安肆真同鴆毒科,君言雖苦未傷和。
    解嘲卻是生回互,政恐紛紛事轉多。
  
    次韻擇之見路傍亂草有感    宋·朱熹
    世間無處不陽春,道路何曾困得人。
    若向此中生厭斁,不知何處可安身。
  
    悟    宋.黃庭堅
    山雨溪雲散墨痕,松風清坐息塵根。
    筆端悟得真三昧,便是如來不二門。
  
    和子由澠池懷古    宋·蘇東坡
    人生到處知何似?恰是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複計西東!
    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
  往日崎嶇還記否?路長人困蹇驢嘶。
  
  趙朴初新詩
    金陵會    民國·趙朴初
    經年別,
    重到柳依依,
    煙雨樓臺尋古寺,
    莊嚴誓願曆僧祇,
    三界法雲垂,
    金陵會,
    花雨滿秦堤,
    登岸何須分彼此,
    好從當下證菩提,
    精進共相期。
  
  
  
  佛教叢書總目錄
  教理
  經典
  佛陀
  弟子
  教史
  宗派
  儀制
  教用
  藝文
  人間佛教
  
  目前位置:首頁 > 佛學文庫 > 佛教叢書
  
  佛教叢書
  使用說明:可直接點選“標題”開關觀看內文。
  偈
  頌
  詩
  五 言(寒山等四十九首)
  六 言(善能等二首)
  七 言(佛印等八十四首)
  趙朴初新詩

  星雲新詩
      偉大的佛陀    民國·星雲
         一
      鐘聲伴著晨熹,
      黎明把我從夢中招回。
      揭開我心地的朦朧,
      又開始我虔誠的敬禮
        我所敬仰的佛陀呀!
        願你的慈光,
        庇佑著大地,
        庇佑著眾生,
        庇佑著我。
      我再五體投地的叩首,
      仰望蓮座上的佛陀,
      好像
        獵者洗去手上的穢血;
      好像
        詩人拋掉胸中的思潮;
      好像
        神女希冀著黎明。
      我,
        雙膝貼住了蒲團,
        頭頂親吻著佛陀腳下的荷蓮,
      這一瞬,
        是重罪獨釋,
        是濤湧避去了風神,
        是枷鎖得到了解脫。
      向你:
        偉大的佛陀!
        傾訴心曲;
      向你:
        偉大的佛陀!
        承受清涼的法水。
      雖然喉嚨嘶啞,
      但從我心裏卻迸出一句:
      偉大的佛陀!我敬愛你!
  
       二
      聲和著梵音響起,
      五濁的世界在眼前消滅。
      萬念都蕩滌灰盡,
      又開始我虔誠的贊禮:
        我所皈依的佛陀呀!
        自你降記在娑婆,
        苦海中才有了舟航,
        火宅裏才有了甘霖,
        迷途上才有了指南,
        黑暗中才有了光明。
      人間有了你:
      才能
        虛假的轉為誠實;
      才能
        慳吝的變為喜舍;
      才能
        罪惡的化為善美。
      我,
        再向你叩首,
        偉大的佛陀!
      這一瞬,
        把貪愛拋向海洋,
        把嗔恚掃得精光,
        把一切的罪惡,
        深深的埋葬。
      向你:
        偉大的佛陀!
        傾訴心曲;
      向你:
        偉大的佛陀!
        承受清涼的法水。
      雖然喉嚨嘶啞,
      從我心裏卻迸出一句:
      偉大的佛陀!我敬愛你!
  
       三
      這一座莊嚴的殿宇,
      令我流連不忍離去;
      無邊的業海呵!
      一不小心即將滅頂。
      世事滄桑,
      人情的冷風沒有溫暖。
      我又暗暗默禱:
        我所敬仰的佛陀呀!
        迦毗羅衛國的皇宮降誕了你,
      從此
        眾生的精神有了寄託;
      從此
        眾生的心靈有了皈依;
      從此
        眾生的生命有了光熱。
      偉大的佛陀!
      我自從把一切獻諸於你,
      夢魂就常依繞在,
        菩提樹下,
        祗陀園中,
        靈鷲山尾。
      阿難念餘年親承法乳,
      摩訶迦葉微笑而得衣,
      舍利弗、目犍連……
      這些幸福的寵兒,
      令人無比的羡慕。
      你,
        偉大的佛陀!
      金剛座上一聲獅吼;
      百萬邪魔,
        乖乖的俯伏低頭;
      無數外道,
        依順的都來皈投。
      四十九年的教法:
      從天竺起,
        跨過高山,
        渡過重洋,
      今日已遍於五大洲。
      多少眾生學著你:
        離開了生死的苦海,
        解脫了煩惱的無明,
        為你德慧的感召,
      從我的心裏卻迸出一句:
      偉大的佛陀!我敬愛你!
  
       四
      殿外落著疏疏的細雨,
      人間沒有幾塊幹淨土,
      我回視我四周,
      為莊嚴肅穆的氣氛圍繞。
      我感動得又再頂禮:
        我所敬仰的佛陀呀!
        你的聖教流入東土,
        我們老大的中國,
        歷史上增添了記載,
        文化上增添了光彩,
        我不但敬仰你的智慧與聖格,
        我更深深的愛著,
        你給我國光榮的文化與歷史。
      藏經樓上,
        有三藏十二部教典;
      秀麗的山頂上的石佛,
        雕刻之工是罕世的藝術。
      深山、都市、鄉村、
        巍峨堂皇的寺院,
        放出萬道金光,
        溫暖了無數人的心房。
      你
        偉大的佛陀!
      你是
        永遠高照的太陽;
      你是
        長久不滅的慧光。
      雖然
        末法的時代聖教多難,
        教團中有著不少瑕疵;
      但是
      有“過去”的火光照耀,
      有“未來”的希望憧憬,
      不管群魔的亂舞,
      不論世界的末日來到,
      我還是要說:
      偉大的佛陀!
      我敬愛你!
  
      吳修齊先生八十華誕慶   民國·星雲
      人生六十稱甲子,
      真正歲月七十才開始,
      八十還是小弟弟,
      九十壽翁多來兮,
      百歲人傑不稀奇,
      神秀一百零二歲,
      佛圖澄大師,
      還可稱做老大哥,
      多聞第一的阿難陀,
      整整活了一百二十歲,
      趙州和虛雲,
      各自活了兩甲子,
      菩提流支一百五十六,
      其實人人都是無量壽,
      生命馬拉松,
      看誰活得久。
  
      皇冠雜誌創刊四十周年賀辭  民國·星雲
      平鑫濤的“皇冠”戴(發行)了四十年,
      回顧中國史上戴皇冠的領導者:
      漢武帝戴了五十四年,
       天威凜凜,震鑠古今;
      商殷高宗(武丁)戴了五十八年,
       南征北討,武功卓著;
      清聖祖康熙、清高宗乾隆各自戴了六十年以上,
       分尊為開國之君和十全老人;
      唐堯戴了將近一世紀(九十九年),
       被世人推崇為公天下的聖人;
      黃帝在位比一世紀還要長,
       皇冠戴了一百一十年之久,
       統一中華,成為中華民族的始祖。
      “皇冠”在出版界,雖然是老大哥,
      在時光隧道裏,卻還只是個小老弟。
      祝福“皇冠”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在文化界施展遠大抱負與領導者的力道!
      * * *
      “皇冠”在國際上,
      也應該持續戴下去。
      您看!
      奧古斯都大帝戴了四十一年,
       引領羅馬帝國進入黃金時代;
      彼得大帝戴了四十三年,
       俄羅斯帝國擴大了疆土;
      普魯士王國的腓特烈大帝、
      法蘭克王國的查理曼大帝,
       分別戴了四十六年,
       前者奠定國家富強之基,
       後者開創歐洲統一之局;
      凱撒大帝更加發揮了皇冠的魅力,
       一戴就戴了五十八年,
       畢生的豐功偉業,令人歎為觀止;
      伊利莎白與維多利亞女王也不讓鬚眉,
       一個戴了四十五年,
       一個戴了六十四年,
       兩人前後相距約三世紀,
       同為英國帶來全盛時期;
      法王路易十四的皇冠尤其光芒四射,
       戴了七十二年,
       稱霸整個歐洲。
      文化界的皇冠應該比政治界的皇冠更難戴,
      希望“皇冠”再多戴幾個四十年,
      甚至千秋萬世,永垂不朽。
      偉大的“皇冠”!
      謹此獻上誠摯的祝福!
  
  二 詞
  
    南鄉子    宋·王安石
  嗟見世間人,但有纖毫即是塵。不住舊時無相貌,沉淪。祗為從來認識神。作麼有疏親,我自降魔轉法輪。不是攝心除妄想,求真。幻化空身即法身。
  自古帝王州,鬱鬱蔥蔥佳氣浮。四百年來成一夢,堪愁。晉代衣冠成古丘。繞水恣行遊,上盡層城更上樓。往事悠悠君莫問,回頭。檻外長江空自流。
  
    勸改過詞    古德
  過失多端累此身,急須改悔莫因循。自家錯處知多少,那有功夫說別人。
  朝聞夕死性天真,聖域賢關萬古春。莫待老來方學道,孤墳多是少年人。
  悔過原為進步時,自家過失自家知。認差不失真君子,自是徒為識者嗤。
  
    七十詞    唐伯虎
  人生七十古稀,我年七十為奇。前十幼小,後十衰老,中間止有五十年,一半又在夜裏過了。算來只有二十五年在世,受盡多少奔波勞苦?
  
    五章詞    南朝梁·善慧
  一更始,擎香佛龕裏,敬禮無上尊,心心已無己。
  二更至,加趺靜禪思,通達無彼我,真如一不二。
  三更中,觀法空不空,無起無生滅,體一真如同。
  四更前,觀法緣無緣,真如四句絕,百非寧複煎?
  五更初,稽首禮如如,歸依無新故,不實亦不虛。
  
    赤壁懷古    宋·蘇軾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崩雲,驚濤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故國神游,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間如夢,一樽還酹江月!
  
    中秋作兼懷子由    宋·蘇軾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惟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三 歌
  
    姑蘇行    唐·釋皎然
  古台不見秋草衰,卻憶吳王全盛時。千年月照秋草上,吳王在時幾回望。至今月出君不還,世人空對姑蘇山。山中精靈安可睹?轍跡人蹤麋鹿聚。嬋娟西子傾國容,化作寒陵一堆土。
  
    短歌行    唐·釋皎然
  古人若不死,吾亦何所悲?蕭蕭煙雨九原上,白楊青松葬者誰?貴賤同一塵,死生同一指。人生在世共如此,何異浮雲與流水?短歌行,短歌無窮日已傾。鄴宮梁苑徒有名,春草秋風傷我情。何為不學空門侶,一悟空門無死生。
  
    寓興    唐·釋皎然
  天下生白榆,白榆直上連天根,高枝不知幾萬丈,世人仰望徒攀援。誰能上天采其子,種向人間笑桃李。因問老仙求種法,老仙咍我愚不答。始知此道無所成,還如瞽夫學長生。
  
    君子行    唐·齊巳
  聖人不生,麟龍何瑞?梧桐不高,鳳凰何止?吾聞古之有君子,行藏以時,進退求已,榮必為天下榮,恥必為天下恥。苟進不如此,退不如此,亦何必用虛偽之文章,取榮名而自美。
  
    養心歌    宋·邵康節
  得歲月,延歲月,得歡悅,且歡悅,萬事乘除總在天,何必愁腸千萬結。放心寬,莫量窄,古今興廢如眉列,金谷繁華眼底塵,淮陰事業鋒頭血。陶潛籬畔菊花黃,范蠡湖邊蘆絮白,臨潼會上膽氣雄,丹陽縣裏簫聲絕。逍遙且學聖賢心,到此方知滋味別,粗衣淡飯足家常,養得浮生一世拙。
  
    洞察人生    明·悟空
  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渺渺在其中。日也空,月也空,東升西墜為誰功?金也空,銀也空,死後何曾在手中。妻也空,子也空,黃昏路上不相逢。權也空,名也空,轉眼荒郊土一封。
  
    戒不知足    古德
  終日忙忙只為饑,才得飽來便思衣。
  衣食兩般俱豐足,房中又少美貌妻。
  娶下嬌妻並美妾,出入無轎少馬騎。
  騾馬成群轎已備,田地不廣用不支。
  買得良田千萬頃,又無官職被人欺。
  七品五品猶嫌少,四品三品仍嫌低。
  一品當朝為宰相,又羨稱王作帝時。
  心滿意足為天子,更望萬世無死期。
  總總妄想無止息,一棺長蓋抱恨歸。
  
    明日歌    明·錢鶴灘
  明日複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萬事成蹉跎。世人若被明日累,春去秋來老將至。朝看水東流,暮看日西墜。百年明日能幾何?請君聽我明日歌。
  
    七筆勾    明·袾宏
  恩重山邱,五鼎三牲未足酬。親得離塵垢,子道方成就。嗏,出世大因由,凡情怎剖?孝子賢孫,好向真空究,因此把五色金章一筆勾。
  鳳侶鸞儔,恩愛牽纏何日休?活鬼喬相守,緣盡還分手。嗏,為你兩綢繆,披枷帶杻,覷破冤家,各自尋門走,因此把魚水夫妻一筆勾。
  身似瘡疣,莫為兒孫作遠憂,憶昔燕山竇,今日還存否?嗏,畢竟有時休,總歸無後,誰識當人,萬古常如舊,因此把貴子蘭孫一筆勾。
  獨佔鰲頭,謾說男兒得意秋。金印懸如鬥,聲勢非常久。嗏,多少枉馳求,童顏皓首,夢覺黃梁,一笑無何有,因此把富貴功名一筆勾。
  富比王侯,你道歡時我道愁。求者多生受,得者憂傾覆。嗏,淡飯勝珍羞,衲衣如繡,天地吾廬,大廈何須構,因此把家舍田園一筆勾。
  學海長流,文陣光芒射鬥牛。百藝叢中走,鬥酒詩千首。嗏,錦繡滿胸頭,何須誇口?生死跟前,半時難相救,因此把蓋世文章一筆勾。
  夏賞春遊,歌舞場中樂事稠。煙雨迷花柳,棋酒娛親友。嗏,眼底逞風流,苦歸身後,可惜光陰,懡空回首,因此把風月情懷一筆勾。
  
    五戒歌    明·蕅益
  受戒易,守戒難,莫將大事等閒看,浮囊度海須勤護,一念差池全體殘。理勝欲,便安瀾,把定從來生死關,任他逆順魔軍箭,凜凜孤懷月影寒。不殺生,大慈仁,物我一體如長春,蠕動蜎飛佛性等,賢愚貴賤無疏親。不偷盜,充義奧,正直清廉明節操,心外無法可當情,菩提性具非他造。不淫欲,梵行篤,身心皎潔同珠玉,泰山喬岳立清風,等閒超出娑婆獄。不妄語,誠相與,廣長舌相昏塗炬,矢口千金敵國欽,九界同歸作洲渚。不飲酒,離群醜,智慧照明師子吼,衣裏圓珠豈更忘?免得親翁再苦口。三皈五戒果精明,觀音勢至為師友。未知個事難得知,已知欲忘亦不易,忘卻威音那畔底,今時方顯頭頭是。著衣吃飯弄神通,劍樹刀山任遊戲。念彌陀,算珠記,夫婦知能第一義。淨穢兩忘仍曆然,法界分明無礙事,一念圓彰四土嚴,三身頓證驚長寐。信得真,見得至,步步腳跟都著地,以茲自覺覺眾生,大智光明照十世。
  
    六度念佛歌    明·蕅益
    真能念佛,放下身心世界,即大佈施。
    真能念佛,不復起貪嗔癡,即大持戒。
    真能念佛,不計是非人我,即大忍辱。
    真能念佛,不稍間斷夾雜,即大精進。
    真能念佛,能不妄想馳逐,即大禪定。
    真能念佛,不為他岐所惑,即大智慧。
  
    好了歌    清·曹雪芹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
    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嬌妻忘不了,
    君在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
    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子孫誰見了?
  
    苦樂無常歌    清·薩哈岱
  天邊月,昨見團欒今又缺;園中花,秋悲衰落春重華。風吹白衣忽蒼狗,萬變千奇無不有,朝為滄海暮桑田,今古滄桑亦難久。君不見台榭起連雲,歌兒舞女爭紛紛,轉盼繁華尋不得,草深門巷惟斜昏。又不見茅簷士子愁壁立,天涯每效窮途泣,一朝名藉曲江池,駟馬光輝照鄉邑。
  
    知苦增福歌    民國·星雲
    人生應有福,可惜不知足:
    思量事累苦,閒靜便是福。思量懶惰苦,勤勞便是福。
    思量揮霍苦,節儉便是福。思量孤獨苦,親友便是福。
    思量老病苦,健康便是福。思量我慢苦,尊敬便是福。
    思量多疑苦,有慧便是福。思量邪見苦,正信便是福。
    思量挫折苦,結緣便是福。思量貧窮苦,享有便是福。
    思量死亡苦,生存便是福。思量計較苦,放下便是福。
    思量賓士苦,居家便是福。思量散亂苦,安定便是福。
    思量嫉妒苦,包容便是福。思量犯人苦,無罪便是福。
    思量貪欲苦,滿足便是福。思量嗔恨苦,慈悲便是福。
    思量愚癡苦,明理便是福。思量煩惱苦,歡喜便是福。
    莫謂我身不如人,不如我者正繁複。
    退步思量海樣寬,眼前便見許多福。
  
    忍讓歌    古德
    不忍一時有禍,三思百歲無妨,
    寬懷自解是良方,含怒傷心染恙。
    凡事從容修省,何須急躁倡狂?
    有涵有養壽延長,穩納一生福量。
    恣意發狂有失,存心忍耐無憂,
    性情兇暴易遭囚,度量容人有後。
    羹汙能容人相,受辱胯下封侯,
    張飛暴躁斷咽喉,到底終遭毒手。
    占盡便宜有報,吃些虧也無妨,
    龐涓暴虐早身亡,孫子忍之無恙。
    血氣方剛壯士,不宜恃力淩人,
    一言不合怒相爭,烈火一般性情。
    不忍一時忿氣,卻擔百日憂心,
    忠言逆耳莫相嗔,苦口藥能醫病。
  
    數珠歌    古德
  如是數珠只一顆,離垢摩尼光不破。佛說刹說眾生說,三世一切說。這個未了人,休將過成佛。人希念佛多,卻將妄念數如麻,念來年久卻成魔。假慈悲,當什麼,順時吉,逆時禍。行住坐臥似風牽,誑謗佛法如行貨。木槵子,麻穿過,假名一百單八個。和酒和肉耀心光,誰覺死來連汝墮?心念肉,口波波,業識如是怎奈何?靈府未清徒念佛,身心淨土自彌陀。旃檀成,來惠我,拈起連天笑一和,自家不比這般人,黃葉止啼元是我。聰明人,猶較可,二乘聞說心如火,幾百劫中用數珠,今日教人都訣破。
  善男子,不恁麼,法無斷滅言無過。一人道假百千虛,何不學西來達磨?不立文字無唱和,寂滅光中神護佐,九年面壁沒人知,直指人心少林坐。雪齊腰,割臂墮,猶自惺惺不放過。征詰神光勿得心,忽然解悟方擔荷。報參玄,休懡,決擇身心是什麼?虛空何物可相當?體得一如閑打坐。十方諸佛念珠同,法界圓明無兩個。
  
    一缽歌    晉·杯渡
  遏喇喇,鬧聒聒,總是悠悠造抹撻。如饑吃鹽加得渴,枉卻一生頭蘖蘖。究竟不能知始末,拋卻死屍何處脫?勸君努力求解脫,閒事到頭須結撮。火落身上當須撥,莫待臨時叫菩薩。
  丈夫語話須豁豁,莫學癡人受摩捋。趁時結裹學擺撥,也學柔和也粗糲。也剃頭,也披褐,也學凡夫作生活。直語向君君未達,更作長歌歌一缽。
  一缽歌,多中一,一中多,莫笑野人歌一缽,曾將一缽度娑婆。青天寥寥月初上,此時影空含萬象。幾處浮生自是非,一源清淨無來往。更莫將心造水泡,百毛流血是誰教?不如靜坐真如地,頂上從他鵲作巢。萬代金輪聖王子,只遮真如靈覺是。菩提樹下度眾生,度盡眾生不生死。不生不死真丈夫,無形無相大毗盧。塵勞滅盡真如在,一顆圓明無價珠。
  眼不見,耳不聞,不見不聞真見聞。從來一句無言說,今日千言強為分。強為分,須諦聽,人人盡有真如性,恰似黃金在礦中,
  
  證道歌  唐·永嘉
  君不見絕學無為閑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
  無明實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
  法身覺了無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
  五陰浮雲空去來,三毒水泡虛出沒。
  證實相,無人法,刹那滅卻阿鼻業。
  若將妄語誑眾生,自招拔舌塵沙劫。
  頓覺了,如來禪,六度萬行體中圓。
  夢裏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
  無罪福,無損益,寂滅性中莫問覓。
  比來塵鏡未曾磨,今日分明須剖析。
  誰無念?誰無生?若實無生無不生。
  喚取機關木人問,求佛施功早晚成。
  放四大,莫把捉,寂滅性中隨飲啄。
  諸行無常一切空,即是如來大圓覺。
  決定說,表真乘,有人不肯任情征。
  直截根源佛所印,摘葉尋枝我不能。
  摩尼珠,人不識,如來藏裏親收得。
  六般神用空不空,一顆圓光色非色。
  淨五眼,得五力,唯證乃知難可測。
  鏡裏看形見不難,水中捉月爭拈得?
  常獨行,常獨步,達者同游涅槃路。
  調古神清風自高,貌悴骨剛人不顧。
  窮釋子,口稱貧,實是身貧道不貧。
  貧則身常披縷褐,道則心藏無價珍。
  無價珍,用無盡,利物應機終不吝。
  三身四智體中圓,八解六通心地印。
  上士一決一切了,中下多聞多不信。
  但自懷中解垢衣,誰能向外誇精進?
  從他謗,任他非,把火燒天徒自疲。
  我聞恰似飲甘露,銷融頓入不思議。
  觀惡言,是功德,此即成吾善知識。
  不因訕謗起冤親,何表無生慈忍力?
  宗亦通,說亦通,定慧圓明不滯空。
  非但我今獨達了,恒沙諸佛體皆同。
  師子吼,無畏說,百獸聞之皆腦裂。
  香象奔波失卻威,天龍寂聽生欣悅。
  游江海,涉山川,尋師訪道為參禪。
  自從認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關。
  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
  縱使鋒刀常坦坦,假饒毒藥也閑閑。
  我師得見然燈佛,多劫曾為忍辱仙。
  幾回生,幾回死,生死悠悠無定止。
  自從頓悟了無生,于諸榮辱何憂喜。
  入深山,住蘭若,岑崟幽邃長松下。
  優遊靜坐野僧家,闃寂安居實蕭灑。
  覺即了,不施功,一切有為法不同。
  住相佈施生天福,猶如仰箭射虛空。
  勢力盡,箭還墜,招得來生不如意。
  爭似無為實相門,一超直入如來地。
  但得本,莫愁末,如淨琉璃含寶月。
  既能解此如意珠,自利利他終不竭。
  江月照,松風吹,永夜清宵何所為?
  佛性戒珠心地印,霧露雲霞體上衣。
  降龍缽,解虎錫,兩鈷金環鳴歷歷。
  不是標形虛事持,如來寶杖親蹤跡。
  不求真,不斷妄,了知二法空無相。
  無相無空無不空,即是如來真實相。
  心鏡明,鑒無礙,廓然瑩徹周沙界。
  萬象森羅影現中,一顆圓光非內外。
  豁達空,撥因果,莽莽蕩蕩招殃禍。
  棄有著空病亦然,還如避溺而投火。
  舍妄心,取真理,取捨之心成巧偽。
  學人不了用修行,真成認賊將為子。
  損法財,滅功德,莫不由斯心意識。
  是以禪門了卻心,頓入無生知見力。
  大丈夫,秉慧劍,般若鋒兮金剛焰。
  非但空摧外道心,早曾落卻天魔膽。
  震法雷,擊法鼓,布慈雲兮灑甘露。
  龍象蹴踏潤無邊,三乘五性皆醒悟。
  雪山肥膩更無雜,純出醍醐我常納。
  一性圓通一切性,一法遍含一切法。
  一月普現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攝。
  諸佛法身入我性,我性同共如來合。
  一地具足一切地,非色非心非行業。
  彈指圓成八萬門,刹那滅卻三祗劫。
  一切數句非數句,與吾靈覺何交涉?
  不可毀,不可贊,體若虛空勿涯岸。
  不離當處常湛然,覓即知君不可見。
  取不得,捨不得,不可得中只麼得。
  默時說,說時默,大施門開無壅塞。
  有人問我解何宗,報導摩訶般若力。
  或是或非人不識,逆行順行天莫測。
  吾早曾經多劫修,不是等閒相誑惑。
  建法幢,立宗旨,明明佛敕曹溪是。
  第一迦葉首傳燈,二十八代西天記。
  法東流,入此土,菩提達磨為初祖。
  六代傳衣天下聞,後人得道何窮數?
  真不立,妄本空,有無俱遣不空空。
  二十空門元不著,一性如來體自同。
  心是根,法是塵,兩種猶如鏡上痕。
  痕垢盡除光始現,心法雙忘性即真。
  嗟末法,惡時世,眾生福薄難調製。
  去聖遠兮邪見深,魔強法弱多恐害。
  聞說如來頓教門,恨不滅除令瓦碎。
  作在心,殃在身,不須冤訴更尤人。
  欲得不招無間業,莫謗如來正法輪。
  旃檀林,無雜樹,郁密森沈師子住。
  境靜林閑獨自遊,走獸飛禽皆遠去。
  師子兒,眾隨後,三歲便能大哮吼。
  若是野幹大法王,百年妖怪虛開口。
  圓頓教,勿人情,有疑不決直須爭。
  不是山僧逞人我,修行恐落斷常坑。
  非不非,是不是,差之毫釐失千里。
  是則龍女頓成佛,非則善星生陷墜。
  吾早年來積學問,亦曾討疏尋經論。
  分別名相不知休,入海算沙徒自困。
  卻被如來苦訶責,數他珍寶有何益?
  從來蹭蹬覺虛行,多年枉作風塵客。
  種性邪,錯知解,不達如來圓頓制。
  二乘精進勿道心,外道聰明無智慧。
  亦愚癡,亦小騃,空拳指上生實解。
  執指為月枉施功,根境法中虛捏怪。
  不見一法即如來,方得名為觀自在。
  了即業障本來空,未了應須還夙債。
  饑逢王膳不能餐,病遇醫王爭得瘥?
  在欲行禪知見力,火中生蓮終不壞。
  勇施犯重悟無生,早時成佛於今在。
  師子吼,無畏說,深嗟懵懂頑皮靼。
  秖知犯重障菩提,不見如來開秘訣。
  有二比丘犯淫殺,波離螢光增罪結。
  維摩大士頓除疑,猶如赫日銷霜雪。
  不思議,解脫力,妙用恒沙也無極。
  四事供養敢辭勞,萬兩黃金亦銷得。
  粉骨碎身未足酬,一句了然超百億。
  法中王,最高勝,恒沙如來同共證。
  我今解此如意珠,信受之者皆相應。
  了了見,無一物,亦無人,亦無佛。
  大千沙界海中漚,一切聖賢如電拂。
  假使鐵輪頂上旋,定慧圓明終不失。
  日可冷,月可熱,眾魔不能壞真說。
  象駕崢嶸謾進途,誰道螗螂能拒轍?
  大象不游於兔徑,大悟不拘於小節。
  莫將管見謗蒼蒼,未了吾今為君訣。
  
    采珠歌  宋·張平叔
  貧子衣中珠,本自圓明好,不會自尋求,卻數他人寶。
  數他寶,終無益,只是教君空費力。
  爭如認取自家珍,價值黃金千萬億?
  此寶珠,光最大,遍照三千大千界,
  從來不解少分毫,剛破浮雲無障礙。
  自從認得此摩尼,泡體空就誰更愛?
  佛珠還與我珠同,我性即歸佛性海。
  珠非珠,海非海,坦然心量包法界,
  任你塵囂滿眼前,定慧圓明常自在。
  不是空,不是色,內外皎然無壅塞,
  六通神明妙無窮,自利利他甯解極?
  見即了,萬事畢,絕學無為度終日。
  怕兮如未兆嬰兒,動止隨緣無固必。
  不斷妄,不修真,真妄之心總屬塵。
  從來萬法皆無相,無相之中有法身。
  法身即是天真佛,亦非人兮亦非物,
  浩然充塞天地間,只是希夷並恍惚。
  垢不染,光自明,無法不從心裏生。
  心若不生法自滅,即知罪福本無形。
  無佛修,無法說,丈夫智見自然別,
  出言便作獅子鳴,不似野狐論生滅。
  
    禪定指迷歌  宋·張平叔
    如來禪性如水,體靜風波自止。
    興居湛湛常清,不獨坐時方是。
    今人靜坐取證,不道全在見性。
    性於見裏若明,見向性中自定。
    定成慧用無窮,是名諸佛神通。
    幾欲究其體用,但見十方虛空。
    空中杳無一物,亦無希夷恍惚,
    希恍既不可尋,尋之卻成乖失。
    只此乖失兩字,不可執為憑據。
    本心尚乃如空,豈有得失能所?
    但將萬法遣除,遣令淨盡無餘,
    豁然圓明自現,便與諸佛無殊。
    色身為我桎梏,且恁和光混俗,
    舉動一切無心,爭甚是非榮辱?
    生身只是寄居,逆旅主號毗盧。
    毗盧不來不去,乃知生滅無餘。
    或問毗盧何似,只為有相不是。
    眼前葉葉塵塵,塵葉非同非異。
    況此塵塵葉葉,個個釋迦迦葉。
    異則萬籟皆鳴,同則一風都攝。
    若要認得摩尼,莫道得法方知。
    有病用他藥療,病瘥藥更何施?
    心迷須假法照,心悟法更不要。
    又如昏鏡得磨,痕垢自然滅了。
    本為心法皆妄,故令離盡諸相。
    諸相離了何如?是名至真無上。
    若欲莊嚴佛土,平等行慈救苦。
    菩提本願雖深,切莫相中有取。
    此為福慧雙圓,當來授記居先。
    斷常纖塵有染,卻于諸佛無緣。
    翻念凡夫迷執,盡被情愛染習,
    只為貪著情多,常生胎卵化濕。
    學道須教猛烈,無情心剛似鐵,
    直饒父母妻兒,又與他人何別?
    常守一顆圓光,不見可欲思量,
    萬法一時無著,說甚地獄天堂。
    然後我命在我,空中無聲無墮,
    出沒諸佛土中,不離菩提本坐。
    觀音三十二應,我當亦從中證,
    化現不可思議,盡出逍遙之性。
    我是無心禪客,凡事不會揀擇,
    昔時一個黑牛,今日渾身總白。
    有時自歌自笑,傍人道我神少,
    爭知被褐之形,內懷無價之寶?
    更若見我談空,恰似渾圇吞棗,
    此法惟佛能知,凡愚豈解相表?
    兼有修禪上人,只學鬥口合唇,
    誇我問答敏急,卻元不識主人。
    儘是尋枝摘葉,不解窮究本根,
    得根枝葉自茂,無根枝葉難存。
    便逞己握靈珠,轉於人我難除,
    與我靈源妙覺,遠隔千里之殊。
    此輩可傷可笑,空說積年學道,
    心高不肯問人,枉使一生虛老。
    乃是愚迷鈍根,邪見業重為因,
    若向此生不悟,後世爭免沉淪?
  
    與重岩道者住山歌  宋·汾陽無德
    住山須識山中主,不識徒勞山裏住,
    青山綠水眼前飛,白靈散漫山頭去。
    岩又高,嶺又峻,曲褶徘徊身自困,
    臨崖石上坐思量,正性不明心躁悶。
    望林巒,看石壁,滿
  
   遍參三昧歌    唐末五代·龍會道尋
    天涯海角參知識,遍咨惠我全提力。
    師乃呵餘退步追,省躬廓爾從茲息。
    睹諸方,垂帶直,善財得處難藏匿。
    棒頭喝下露幽奇,縱去奪來看殊特。
    趙州關,雪嶺陟,築廅峰前驗虛實。
    據證靈由辟萬機,橫揮祖刃聞三域。
    卷舒重重孰可委?休呈識意謾猜揣。
    衲子攢眉碧眼咦,黃海倒逆昆侖嘴。
    溈山牛,道吾唱,馬師奮迅呈圓相。
    執水投針作後規,把鏡持幡看先匠。
    廣陵歌,誰繼唱?擬續宮商調難況。
    石人慍色下鞭撾,木馬奔嘶梵天上。
    麗水金,藍田玉,祝融峰攢湘浪蹙。
    滿月澄溪松韻清,雲從龍騰好觀矚。
  
    樂道歌    唐·道吾
    樂道山僧縱性多,天回地轉任從他。
    閑臥孤峰無伴侶,獨唱無生一曲歌。
    無生歌,出世樂,堪笑時人和不著。
    暢情樂道過殘生,張三李四渾忘卻。
    大丈夫,須氣概,莫順人情無妨礙。
    汝言順即是菩提,我謂從來自相背。
    有時憨,有時癡,非我途中爭得知?
    特達一生常任運,野客無鄉可得歸。
    今日山僧只這是,元本山僧更若為?
    探祖機,空王子,體似浮雲沒隈倚。
    自古長披一衲衣,曾經幾度遭寒暑。
    不是真,不是偽,打鼓樂神施拜跪。
    明明一道漢江雲,青山綠水不相似。
    稟性成,無揩改,結角羅紋不相礙。
    或運慈悲喜舍心,或即逢人以棒闓。
    慈悲恩愛落牽纏,棒打教伊破恩愛。
    報乎月下旅中人,若有恩情吾為改。
  
    浮漚歌    南朝梁·善慧
    君不見驟雨近看庭際流,水上隨生無數漚。
    一滴初成一滴破,幾回銷盡幾回浮。
    浮漚聚散無窮已,大小殊形色相似。
    有時忽起名浮漚,銷竟還同本來水。
    浮漚自有還自無,象空象色總名虛。
    究竟還同幻化影,愚人喚作半邊珠。
    此時感歎閒居士,一見浮漚悟生死。
    皇皇人世總名虛,暫借浮漚以相比。
    念念人間多盛衰,逝水東注永無期。
    寄言世上榮豪者,歲月相看能幾時?
  
    彌勒菩薩勸世歌
  古今多少人,那個活幾千?這個逞英雄,那個做好漢,看看兩鬢白,年年容顏變。日月如穿梭,光陰似射箭,不久病來侵,低頭暗嗟歎。自想少年時,不把 修行辦,得病想回頭,閻君無轉限。三寸氣斷了,萬事都不管。也不論是非,也不把家辦。也不爭人我,也不做好漢。罵著不回言,問著如啞漢,打著也不理,推著渾身轉。也不怕人笑,也不做臉面。兒女哭啼啼,再也不得見。好個名利客,今把荒郊伴,我看世間人,都是這一般,妄想名和利,貪心無足厭,堆金積如山,難買無常限。淡飯腹中飽,破被好遮寒。萬般俱是假,早把生死辦。勸君急回頭,快把修行幹,做個大丈夫,一刀截兩段,跳出紅火坑,做個清涼漢,得悟長生理,日月為鄰伴。
  
    古德勸世歌一
    回頭好,回頭好,世事將來一筆掃,
    紅塵堆裏任他忙,我心清涼無煩惱。
    終日貪,何時了,只恨家中財帛少,
    分明傀儡線提牽,線斷之時身跌倒。
    無常到,沒大小,不用金錢不用寶,
    不分貴賤與王侯,年年多少埋荒草。
    惜光陰,如珍寶,失落光陰如失寶,
    看看紅日落西山,不覺雞鳴天又曉。
    急回頭,莫說早,小小孩童勿得老。
    才高北斗富千箱,孽障隨身何時了?
    勸世人,回頭好,持齋念佛隨身寶。
    看來名利一場空,不如回頭念佛好。
  
    古德勸世歌二
    心不明來點甚燈,意不公平念甚經。
    大鬥小秤吃甚素,不孝父母齋甚僧。
    妙藥難醫冤孽病,橫財不富命窮人。
    利己利人促壽算,積善修行裕子孫。
    人惡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
    暗中陰騭分明有,遠在兒孫近在身。
    守口莫談人過短,自短何曾說與人。
    生事事生君莫怨,害人人害汝休嗔。
    欺心折盡平生福,行短天教一世貧。
  
    百忍歌    唐伯虎
  百忍歌、百忍歌,人生不忍將奈何?我今與汝歌百忍,汝當拍手笑呵呵!朝也忍,暮也忍,辱也忍,苦也忍,痛也忍,餓也忍,寒也忍,欺也忍,怒也忍, 是也忍,非也忍,方寸之間當自省。道人何處未歸來?癡雲隔斷須彌頂。腳尖踢出一字關,萬里西風吹月影。天風冷冷山月明,分明照破無為鏡。君不見如來割身痛也忍,孔子絕糧餓也忍,韓信胯下辱也忍,閔子單衣寒也忍,師德唾面羞也忍,劉寬汙衣怒也忍。好也忍,歹也忍,都向心頭自思忖,囫圇吞下栗棘蓬,恁時方識真根本。
  
    忍辱歌    古德
  忍辱好,忍辱好,忍辱二字真奇寶。一朝之忿不能忍,鬥勝爭強禍不小,身家由此破,性命多難保。逞權勢,結怨仇,後來要了不得了。讓人一步有何妨,量大福大無煩惱。
  
    年月日時刻歌    古德
  一年又一年,漸漸改容顏,始作兒童戲,看看白髮全。莫造來生孽,
  回頭種福田,休待無常到,修行早向前。一月又一月,光陰如消雪,
  日月無有期,幻化有生滅。少實心多虛,巧計不如拙,閻君送信來,
  不怕你會說。一日又一日,朝出暮還入,妄想不肯休,恩愛何時歇?
  總是少水魚,急急須跳出,莫待池水幹,徒勞叫冤屈。一時又一時,
  步步向前移,不思行大道,堂堂人自迷。勸君全不省,只愛口頭肥,
  一日無常到,臨死悔也遲。一刻又一刻,晝夜相催逼,茫茫不轉頭,
  靈台真可惜。奉勸世間人,修行須努力,古今多少人,一去無消息。
  
    
  積福歌    古德
    歎人只知今世財,那知財是前生福,
    我今說與積福人,勸世重財先重福。
  
    正己治家歌    古德
    正人先正己,治家如治國,先當重祖宗,慎勿擾親族。
    竭力孝父母,小心敬伯叔,長幼必有序,夫妻須和睦。
    度量放寬宏,見識休局促,莫聽婦人言,兄弟傷骨肉。
    常存君子心,忠厚待鄉曲,義方教子孫,寬恕使奴僕。
    諸物須儉用,凡事要知足,衣食務均平,財物莫私蓄。
    閉門當嚴謹,兒女可拘束,家法能整齊,自然天賜福。
  
    十修歌    民國·星雲
    一修人我不計較,二修彼此不比較,
    三修處事有禮貌,四修見人要微笑,
    五修吃虧不要緊,六修待人要厚道,
    七修心內無煩惱,八修口中多說好,
    九修所交皆君子,十修大家成佛道,
    若是人人能十修,佛國淨土樂逍遙。
  
    贊女僧十修歌    民國·劉玉英
    一修不受公婆氣,二修不受丈夫纏,
    三修沒有廚房苦,四修沒有家事忙,
    五修懷中不抱子,六修沒有閨房冷,
    七修不愁柴米貴,八修不受妯娌嫌,
    九修成為丈夫相,十修善果功行圓,
    人人若是能十修,必定快樂又歡喜。
  
    費閑歌    明·憨山德清
    講道容易體道難,雜念不除總是閑,
    世事塵勞常掛礙,深山靜坐也徒然。
    出家容易守規難,信願全無總是閑,
    淨戒不持空費力,縱然落發也徒然。
    修行容易遇師難,不遇明師總是閑,
    自作聰明空費力,盲修瞎練也徒然。
    染塵容易出塵難,不斷塵勞總是閑,
    情性攀緣空費力,不成道果也徒然。
    聽聞容易實心難,侮慢師尊總是閑,
    自大貢高空費力,聰明蓋世也徒然。
    學道容易悟道難,不下工夫總是閑,
    能信不行空費力,空空論說也徒然。
    閉關容易守關難,不肯修行總是閑,
    身在關中心在外,千年不出也徒然。
    念佛容易信心難,心口不一總是閑,
    口念彌陀心散亂,喉嚨喊破也徒然。
    拜佛容易敬心難,意不虔誠總是閑,
    五體虛懸空費力,骷髏磕破也徒然。
    誦經容易解經難,口誦不解總是閑,
    能解不依空費力,日誦萬卷也徒然。
  
    孝悌歌    宋·邵康節
    子孝親兮弟敬哥,休殘骨肉起風波,
    劬勞恩重須當報,手足情深最要和。
    公藝同居今古罕,甲真共處子孫多,
    如斯遐邇皆稱美,子孝親兮弟敬哥。
    子孝親兮弟敬哥,光陰過去疾如梭,
    庭闈樂處兒孫樂,兄弟和時妯娌和。
    孝悌傳家名不朽,金銀滿櫃當如何?
    要知美譽傳今古,子孝親兮弟敬哥。
    子孝親兮弟敬哥,丈夫休聽婦人唆,
    眼前金帛毋嫌少,膝下兒孫不厭多。
    但得家和貧也可,若教不義富如何?
    王韓孝友垂青史,子孝親兮弟敬哥。
    子孝親兮弟敬哥,休傷和氣忿爭多,
    偏生嫉妒偏艱窘,暗積私房暗折磨。
    不孝自然生忤逆,無良定是產妖魔,
    但聞孝悌傳千古,子孝親兮弟敬哥。
    子孝親兮弟敬哥,籲嗟分析聽搬唆,
    囊中財物他嫌少,祖上田園你要多。
    夫婦眼前雖快樂,兒孫日後恐消磨,
    何如孝弟推鄉党,子孝親兮弟敬哥。
  
    釋如意    程璧光
  如意如意,百事如意,人有人意,我有我意,合得人意,恐非我意,合得我意,恐非人意,人意我意,恐非天意,合得天意,自然如意,如意如意,百事如意。
  
    忍耐歌    石天基
  忍耐好,忍耐好,忍耐二字當奇寶;一朝之忿不能忍,鬥勝爭強禍不小,身家由此破,性命多難保!休仗財勢結怨仇,後來要了不得了,讓人一步有何妨,量大福大無煩惱。
  
    親恩歌    孫念劬
    豈不深知父母恩,世間那有鐵心人。
    只因看得妻兒重,沒得工夫到老親。
    漫把錢財米穀論,此身亦是父娘身。
    如何毫髮能私得,你是雙親什麼人?
    兄弟原同一樹栽,專
  
  
  
  四 賦
  
  釋迦佛賦唐·王勃
  原夫佛者,覺也,神而化之,修六年而得道,統三界以稱師。帝釋梵王,尚猶皈依;老聃宣父,甯不參隨?昔如來下兜率天,生中印土,降神而大地搖動,應跡而諸天擁護。九龍吐水,滿身而花落紛紛;七寶祥雲,舉足而蓮生步步。蓋以玉輦呈瑞,金輪啟圖,恩沾九有,行洽三無,寶殿之龍顏大悅,春闈之鳳德何虞。方知灌頂之靈心,興王后嗣,必為萬類之化主;作帝中樞,豈不知海量無邊?天情極廣,厭六宮珠翠之色,惡千妃絲竹之響。雪山深處,全拋有漏之身心;海月圓時,頓悟無為之法相。莫不魔軍振動,法界奔驚。覺閻浮之日出,睹優之華生。十方調禦皆來,圓光自在;六趣含靈盡喜,金色分明。暨乎萬法歸空,雙林告滅,演摩訶般若之教,示阿耨多羅之訣。普光殿裏,會十地之華嚴;耆闍山中,投三乘之記別。是知靈覺無盡,神理莫聞,芥子納三千之國,藕絲藏百萬之兵。目容修廣於青蓮,寒生定水;毫相分明於皓月,照破迷雲。群機而不睹靈蹤,萬世而空留聖跡。嗟釋迦之永法將盡,仰慈氏之何日調伏。我今回向菩提,一心歸命圓寂。
  
  種松賦唐·崔敦禮
  崔子居山閑,種松於東岡之上,本舒而平,培土而密築。其殖之也,若秧之插;其憂之也,若嬰兒之育。戢戢乎黃茅之底,眇眇乎蒼岑之麓。有客過而歎曰:“勤矣!子之種松也,吾聞天施地生,雨露則一,草木之長,於松為嗇,經年僅益於毫末,再歲尚湮於蓬棘,蓋屢補而莫齊。或百枚而得一,形如偃蓋兮,待千歲之久;化為伏龜兮,由百歲之積。今子施種藝之功,竭壅培之力,以附土之寸根,待幹雲於異日,不其迂哉!”
  餘曰:“噫嘻!客之言過矣。夫植之微者,本必固;長之吝者,末必榮。木有亟茂而先顛,物有速蕃而驟零。栽桃李者早華,種榆柳者易陰,柞薪析而愈盛,樗槱翦而還生。然皆摧折於飛雪之後,憔悴于嚴霜之辰。隨寒暑以同化,與糞壤以俱淪,乃若松之茂也。幹排風雷,根裂崖石,鱗蹙百丈,髯蒼千尺。其柯參天,則鸞鳳棲其顛;其肪入地,則龍蛇伏其窟。凜高節兮,四時不能易其操;建大廈兮,萬牛不得輕其力。茲豈眾木之凡姿,與夫百草之弱質者所能比哉!鳴呼!在物固然,於人亦爾。殖德者,不貴其苟;種學者,非圖其易。嗇禮義之華實,毓性情之根柢,養其小以成大,蓄諸微而至著,若曰名以暴集為榮,行以速成為貴,謂片善為無益,以寸長為可棄,是猶冀合抱之材,而不養其拱把之時;望十圍之木,而不植於徑寸之際者也。”
  
  黠鼠賦宋·蘇東坡
  蘇子夜坐,有鼠方齧,拊床而止之。既止複作,使童子燭之。有橐中空,嘐嘐聱聱,聲在橐中,曰:“嘻!此鼠之見閉而不得去者也。”發而視之,寂無所有,舉燭而索,中有死鼠。童子驚曰:“是方齧也而遽死耶?向為何聲,豈其鬼耶?”覆而出之,墮地乃走。雖有敏者,莫措其手。蘇子歎曰:“異哉!是鼠之黠也,閉於橐中,橐堅而不可穴也,故不齧而齧,以聲致人;不死而死,以形求脫也。”吾聞有生莫智於人,擾龍伐蛟,登龜狩麟,役萬物而君之。卒見使於一鼠,墮此蟲之計中,驚脫免于處女,烏在其為智也?坐而假寐,私念其故,若有告餘者曰:“汝惟多學而識之,望道而未見也。不一于汝,而二於物,故一鼠之齧而為之變也。人能碎千金之璧,不能無失聲於破釜;能搏猛虎,不能無變色於蜂蠆。此不一之患也。言出於汝而忘之耶?”餘俯而笑,仰而覺,使童子執筆記余之作。
  
  感賦明·漆修綸
  空拳赤手初生世,富貴何人是帶來?既不帶來難帶去,銅山鐵券總塵埃。
  

 

相關文章:
No318藏傳佛教藝術介紹 秘境寶藏 緣氣:(4189)
臺南法華寺的佛教藝術及其源流考 指導教授:陳清香 緣氣:(1315)
中印佛教藝術思想之研究 指導教授:曉雲法師 緣氣:(943)
清淨的心靈世界藏傳佛教藝術造像賞析 陳俊吉 緣氣:(2775)

上一篇(造孽啊!墮胎者要遭報應) 回目錄 下一篇(能忍自安(百忍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