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薩迦派--塔立寺傳承之「善逝秘密總集威猛蓮師」是該寺特有的獨有不共傳承密法

 

藏語稱為「咕嚕札波‧喋謝桑瓦棍帝」,屬於伏藏法門。過去在華人方面為了使大眾易於了解之故,簡稱此法為「九面十八臂忿怒蓮師」。 

 

「善逝秘密總集威猛蓮師」是蓮華生大士為了度化與利益五濁惡世眾生而顯現之特殊本尊。此法最初傳世的因緣是距今二佰五十年前,青海玉樹縣拉秀的柯代山神依照授記,將此「善逝秘密總集威猛蓮師」的伏藏法獻予毗盧遮那大譯師化身轉世的大成就者─塔立竹千(巔巴究美多傑)。 

 

此法保存約一佰年之後,該時名震十方的二位偉大智證者─蔣揚欽哲仁波切、蔣貢康楚仁波切為了結集自古至今的重要伏藏成為「大寶伏藏」,向青康藏所有地方發出通知,請求一切持有伏藏教法與傳承之人,協助提供伏藏法本;當時,塔立寺的傳承持有者─第五世 塔立仁波切(貝瑪旺千協巴多傑)曾經將此伏藏原文獻予上述二位尊者。

 

 

蔣揚欽哲仁波切、蔣貢康楚仁波切此二位尊者皆於閱覽之後一起表示:此伏藏法極為殊勝特別,值得修持與流傳,應當依照伏藏原文善加滙編整理,使之成為能作修持之善本。 

 

然而,伏藏原文的文字與一般文字不同,內容除了智證兼備的大德以外,難以有人滙編整理,所以此套法軌未能及時整理而納入聞名遐邇之「大寶伏藏」。 

 

當時之第三十九任薩迦法王 札西聽列仁欽(吉祥事業珍寶)與蔣揚突殿桑波(文殊佛教賢者‧第三十九任法王胞弟)二位法王之吩咐,塔立仁波切歷經多年的時間滙編整理完成這部殊勝的法本儀軌,奉獻給薩迦法王並且請求詳閱與校正。法王閱覽校正之後,裁定此法本儀軌乃是末法時期最能直接得到共與不共成就的殊勝法門之一。

 

 

多年之後的某一日,遠在青海省玉樹縣的某位施主的家中,不請自來的出現了一位白鬍印度人,相貌與衣著是古印度密法瑜珈士的形象;此位印度行者手持一份藏式經函,然後將此經函交付此位施主,請求代為轉呈  塔立仁波切,而後隨即消失不見。

 

 

遠在青海省玉樹縣要出現上述古印度密法瑜珈士形象之印度人,是極為不可能與殊異之事!該位施主依照此印度行者所請,將該經函呈奉塔立仁波切;仁波切啟閱該經函之後,赫然發現此經函即是多年前奉獻於薩迦法王 札西聽列仁欽的法本儀軌原本!!

 

 

原來,該印度行者是古印度遠至藏地的薩迦派護法─婆羅門怙主(巴滾掌誰)示現,威神赫奕的守護此法流傳光顯世間,不令散失!眾人皆謂此乃薩迦法王札西聽列仁欽託請婆羅門怙主護法親送此法至青海省玉樹縣境!由此事蹟觀之,可知此法極為希有與神奇難測。

 

 

此法從塔立竹千到第六世 塔立仁波切之間,始終為塔立仁波切傳承之不共法門,此伏藏法也只有塔立寺與其屬寺專修,無有間斷地流傳至今。由於此法在末法時期是極為殊勝的法門,此法本身的唸誦修持所能感召的福德浩瀚無邊。前世的塔立仁波切(第六世)經常開示:「歷來塔立寺因為修持此法之故,所以無論何處所建之寺院(子寺),其財富與威望都是特別殊勝」。 

 

第三世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開示:「寧瑪派雖有許多的威猛蓮師教法,但唯有薩迦派塔立寺專修的此尊─「善逝秘密總集威猛蓮師」法本儀軌」。 

 

因此,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特別聘請不丹著名塑像匠師,塑造了一尊等同人身大小之「善逝秘密總集威猛蓮師」,不遠千里運送至尼泊爾國,供養於楊雷穴之查榮寺(塔立寺)。 

 

此「善逝秘密總集威猛蓮師」法門內含: 

 

四大教派的上師祈請文、

前行─蓮華事業次第法類、

外修─持明上師海、

內修─無量壽佛密修寶鬘、

食子迴施─甘露華蓋迅速事業、

酬補─聞解脫見者具義金莖、

多聞子天王與諸護法之修法、

懺悔儀軌二種、

薈供、

迴遮─本尊生起具兵器威猛蓮師、

事業食子迴遮─天鐡金剛帳幕、

金剛亥母迴遮法─威猛密咒、

敦請儀軌、

神飲─正量甘露、

酬謝儀軌。

 

 

此法能使修持者長壽及獲得不可思議的福德,清除一切邪魔外道以及與非人、妖祟、年關月煞、鬼王、地神等世間鬼神等破壞;具有這些功德外,還能使修持者迅速獲得共與不共之成就。凡以虔誠之心參加、贊助、結緣此「善逝秘密總集威猛蓮師」法會之人,必能蒙受此法加持,獲得如上所述之功德利益。

 

 

相關文章:
○九面十八臂普巴金剛 編輯部 緣氣:(3247)
638~普巴金剛九面十八臂生圓二次第教學 顯密繁榮洲佛學會 緣氣:(3272)
607~九面十八臂普巴金剛概述 嘉義竹巴噶舉佛學會 緣氣:(3162)

上一篇(馬頭明王 孔雀明王 ) 回目錄 下一篇(閉關九年的女行者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