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薩埵

念修金剛薩埵 遣除一切罪障 

普巴紮西仁波切

金剛薩埵可以清淨所有罪墮

我們念修金剛薩埵主要是懺悔從無始時來至今所造的一切墮罪。念誦金剛薩埵真的能遣除一切罪障嗎?答案毋庸置疑。不管什麼樣的罪業,只要真心懺悔,沒有不能清淨的。

 

歷代高僧大德曾經說過,罪業本身沒有功德,然而通過懺悔可以清淨就是它的功德。因此無論你以前違犯的是別解脫戒、菩薩戒甚至密宗的誓言,無論程度多麼嚴重,只要髮露懺悔,都能得以清淨。

 

在《普賢上師言教》中曾提到這樣一個公案:往昔指鬘王殘暴地屠殺了九百九十九個人,但是在遇到佛陀之後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而產生慚愧心,通過懺悔不僅最終清淨了這些罪業,並且即生獲得阿羅漢的果位。

 

還有,往昔未生怨王聽從提婆達多的挑唆殺害了自己的父親,犯下五逆無間重罪,但是通過長時間的真誠懺悔,未生怨王最後即便墮落到地獄當中,時間也猶如將球擲落後迅速彈起般短暫,究竟還是獲得了快樂。

 

因此,即便我們在對佛法不瞭解的情況下造過多麼大的罪業,只要能真誠髮露懺悔並且精進行持善法,一樣可以獲得清淨。

 

 

清淨罪墮必須真心懺悔

 

我們當前主要行持的法為成熟口訣法和上師瑜伽導修。有些弟子可能會問:如果修學這兩個法,能否清淨一切業障?

 

這裡我們要瞭解的是,金剛薩埵可以支分為顯現金剛薩埵、禪定金剛薩埵和智慧金剛薩埵等幾種,並且懺悔的方法也不相同。但無論何種顯現,我們的見解不能高攀,必須要實在一點。

 

比如,當你在誦修金剛薩埵做懺悔的時候,若只是口裡念誦金剛薩埵心咒、百字明,內心當中沒有真正髮露懺悔、不具足四力的話,如此形象之懺悔並不能遣除一切墮罪,最終還是要遭受極大之痛苦。

 

但是由於凡夫習氣沉重的緣故,有時候我們口裡雖然在念誦著金剛薩埵心咒或者百字明,但是內心當中並沒有目標也沒有具體的對境,如此無記的心態已經變成慣性了。為了避免這樣的過失,我們應該經常細緻反觀自己,在懺悔的時候,有沒有這樣走一個過場。

 

比如說,我們曾經有意無意當中造下了很多的惡業,當果報成熟而出現一些不好的顯現之時,若只是口裡念誦一句“嗡班紮兒薩埵吽”,內心當中並不具備四對治力,也沒有真心懺悔,完全在迷惑狀態當中念誦心咒,這種懺悔方式能不能遣除一切罪業,真的沒有把握,因此在懺悔時一定要具足四力,要實實在在。

 

 

修持金剛薩埵也需具有普遍之信心

 

在初學階段集資淨障非常重要。有些可能有疑問:要遣除障礙是否必須修持金剛薩埵呢?當然修學金剛薩埵是淨化一切罪業的一種方便,但若平常修學之時具有普遍之信心,如此你所修學的一切法也能起到淨障的作用。

 

比如從所緣境而言,金剛薩埵乃十方三世一切諸佛菩薩之總集,因此即為上師。而我們在修上師瑜伽導修之時,上師乃十方三世一切諸佛菩薩的總集,因此上師也是金剛薩埵。兩者之間沒有絲毫之區別。但能否遣除一切罪障,完全取決於你在髮露懺悔的時候是否具備信心及四對治力。

 

也有些弟子會問:我們平常行持上師瑜伽導修是念誦蓮花生大師心咒,而金剛薩埵修法是念誦百字明和金剛薩埵心咒,不同的心咒之間功德是否一致?當然是一致的。本尊原本沒有高低之區別,難道所念誦的心咒會有高低嗎?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們還要講解乃至修學金剛薩埵的修法呢?原因就是針對不同的根機而傳講不同之法,而不是佛與佛乃至法與法之間有著什麼樣的區別。

 

這一點很重要。如果不理解普遍信心之理趣就會產生錯誤的認識:認為金剛薩埵和上師之間還有高下之區別;諸佛菩薩功德也具有諸多差別。若這樣去理解的話,諸佛菩薩在你眼前所呈現的永遠是一種不平等的顯現,也就是說不具備普遍信心之時,我們必須要依止各式各樣不同的法門方能成就。這樣的見解可並不圓滿啊。

 

因此我們在修學金剛薩埵乃至所有法門之時,都要具備普遍之信心,這點必須銘記心中。

 

 

如何理解罪業本身具有功德

 

我們昨天說過,無論是念誦金剛薩埵、還是修學上師瑜伽導修或者修學本尊,都必須要具備四力即:依止力、懺悔力、破惡力和恢復力,念誦金剛薩埵來懺悔業障尤其要具備這四對治力。

 

在行持懺悔時,憶念無始以來至今自己所造的一切罪業,並且內心對往昔所造的罪業具有後悔之心,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就如同一個人知道自己所服食的是毒藥以後,內心決定會生起後悔之心,因為他很清楚即將面臨的是難以名狀的痛苦甚至是喪命的結局。

 

同樣一個道理,我們了知無始以來至今所造的一切罪業會令自己斷絕解脫之命根,內心就應該要生起如是懺悔之心。當具有這樣的懺悔之心以後,還要在所依止的本尊或者所依止的對境面前立誓:從今以後縱遇命難亦絕不再犯。若能具備如是四力而如理造行的的話,那麼即便罪業有多麼沉重,也會在當下清淨。

 

這裡還要知道的是,雖然罪業本身沒有什麼功德,但若要是能認識到罪業而做懺悔,那麼罪業本身也具有功德。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當沒有認識到罪業的時候,我們就不會想要去行持懺悔。

 

例如有些人說,今天自己造下了一個惡業,內心覺得非常慚愧,因此為了消盡罪業,便配合四對治力而念誦了很多遍的金剛薩埵心咒,花了很長的時間來行持懺悔。相反,若要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經造下了惡業,內心可能還會覺得自己是非常清淨的,並由此產生一種傲慢之心,就更加不會想到要念誦金剛薩埵心咒來懺悔罪業。所以,我們說罪業本身沒有功德,但是若能認識到罪業而當下就能懺悔,這就是罪業的功德。

 

尤其現前我們作為修學無上竅訣大圓滿的弟子,雖然覺得大圓滿見解殊勝,但是實際當中,自己的見解卻增長得很慢,這些恐怕都是業力沉重的表現,因此我們要時時提起正念,反觀自己的內心而作懺悔,這一點非常重要。

 

不僅座上的時候要多做一些懺悔,座下也可以將四對治力配合口誦金剛薩埵心咒、觀音菩薩心咒、或者蓮花生大士心咒時時行持做懺悔,這一點非常重要,我們也必須要如是行持。

相關文章:
念修金剛薩埵 金剛薩埵 緣氣:(2503)
念修金剛薩埵 緣氣:(2484)

上一篇(念修金剛薩埵 ) 回目錄 下一篇(我是淨土弟子,現在兼修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