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人是否要念誦金剛薩垛心咒

  丹增嘉措活佛答疑:念佛人是否要念誦金剛薩垛心咒?

  2002年3月份,五明佛學院副院長丹增嘉措活佛在海口,我等就念佛人是否要念咒向上師請教,上師講「念佛人最好要以具足四力持咒四十萬遍。因為如果犯了五無間罪、謗法罪及邪見,即使念佛也不能往生。」他講邪見的範圍包括很廣,一般的人極有可能犯,並講今生沒有犯的,並不代表前生沒有犯。所以,凡是修淨土的人,為保險起見,最好都能以具足四力祈禱誦咒四十萬遍。具足四力比持名念佛要複雜一些,一般剛開始誦咒時,都不可能具足四力,有一個逐漸熟悉的過程。所以,不能以在數量上四十萬遍為准,應該在熟悉掌握內外對治力後算起才對,前後算起,大約有一百萬遍左右。

  --------------------------------------------------------------------------------

  雲巴拉姆法師答疑:

  請教法師:念佛人有必要修誦金剛薩垛心咒嗎?怎樣合修?謝謝!

  法師答疑:有必要念修(並不是一定要修)。

  淨除業障,是佛法中不可或缺、非常重要的一個行門,只有消了業障,才能開啟智慧。有人會想:念阿彌陀佛一樣可以淨除業障,何必多此一舉再加念金剛薩埵心咒呢?回答:念阿彌陀佛並不是不能消業障,念金剛薩埵心咒也並不是不能往生(只要具足信願行,萬善都可歸向淨土,成為往生的資糧)。淨土宗第十三祖聖量光公大師說:「到底是念阿彌陀佛好,還是念觀音聖號好,何必多此一種閑計較?末法時代劫難多,眾生痛苦深重,觀世音菩薩悲願弘深,救苦救難,感應最著,所以我常勸人在念佛外兼念大士名號,以期很快能獲得大士的冥顯垂護。但這並不是說念佛就得不到感通,念佛之外一定要兼念觀音聖號,專念佛號當然可以,兼念觀音聖號也可以的。」光公的這段開示,就說明不同的名號、心咒在名言中自有著重在某個方面的功用,不可執此廢彼,勢同水火。

  雖然從實相而言,諸佛在法界中同一意味,所謂「十方三世佛,同共一法身」,沒有一者、他者的區別,但是從名言現相上來說,諸佛的心咒和名號,隨著學地各自的願力和眾生的因緣,在顯現上也會有側面上的不同,比如有些心咒特別能增上智慧,有些心咒特別能增上信心,有些心咒特別能增上大悲……。而金剛薩埵心咒特別能消業障,是最為殊勝的懺悔法門。為什麼依靠具德金剛薩埵能夠淨除罪障、成就二利呢?因為金剛薩埵在因地曾經發願道:「願我未來現證佛果時,若有眾生已造五無間罪、毀壞誓言,只要聞我名號、作意於我、念誦百字咒王,一切罪障都可無餘清淨,此願若不成就,我誓不成佛,願我住於破戒者前,一切罪障都能清淨。」現在金剛薩埵已經成佛,他的大願完全實現,所以念修金剛薩埵本尊和心咒一定可以清淨無邊的罪障。續部中說:「僅念一遍上師金剛薩埵心咒,也是對自己的大護持,而且剎那獲得殊勝悉地。」還有續部說:「若能如理念誦十萬遍心咒,即可清淨毀壞根本誓言的重罪。」阿底峽尊者曾說:「修學小乘、大乘、密乘最重要的是懺除業障,在八萬四千法門中,在懺除罪障上最有加持的就是密乘中金剛薩垛的修法。」皈依具德金剛薩埵,如法念修金剛薩埵心咒,具足四和對治力,一定能清淨業障。淨土行者之所以不容易往生,就是因為相續染汙得太厲害、罪業深重,乃至臨終仍然現行粗大的煩惱,對往生作嚴重的障礙,如果平時多念修金剛薩埵心咒,罪業得以減輕乃至清淨,臨終時就不會起很大的煩惱現行而對往生作障礙,自然能面見諸佛、徑趨極樂。罪業輕了,障礙少了,不但往生有了保證,往生的品位也會更高啊,所以這兩個法門應該結合起來,念佛的人最好能兼修金剛薩埵心咒,將念佛和持咒的功德都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心咒具有不可思議的功用,拿漢傳佛教來說,各宗各派的大德多有兼持密咒的。如天臺宗第三祖南嶽慧思大師行方等懺(依《大方等陀羅尼經》)而證得六根清淨位(就是別教的十信位、圓教的相似即位,已斷除見、思惑),賢首宗第四祖清涼澄觀國師也是專行方等懺法。淨土宗第九祖藕益旭公大師非常注重修懺悔法門,他老人家自己一生念了地藏王菩薩滅定業真言數千萬遍,楞嚴咒數百萬遍,並常閉關修淨土懺儀、占察懺儀、大悲懺儀、金光明懺儀等懺法。哪怕是禪門裏無一實法予人的宗匠,也有常持心咒的,如唐代以一指禪聞名於世的金華俱胝禪師就常持准提佛母心咒,民國靈隱寺宗門大德慧明老和尚常勸導禪者念觀世音菩薩六字大明咒,並將功德回向淨土,說這是「禪淨密兼修」,還有些宗匠主張借助心咒來消除修法過程中的障礙,如憨山清公大師說:「陀羅尼,此雲總持,謂總一切法,持無量義,乃一心之異稱。而雲神咒者,乃一切諸佛秘密實相心印,即如世之大將兵符耳。上根利智修行之士,能一超直入,奈何無始習氣,微細幽潛,雖以止觀之力而消磨之,蓋有深固幽遠,殊非智力可到者,苟非仰仗諸佛如來秘密心印咒輪而攻擊之,倘內習一發,則外魔易侵,如此又何能出生死,證真常,而入寂光淨土哉?是故修行者,無有一人不仗秘密神咒收功故也。蓋行有顯密,前正觀之力,所謂顯行,此陀羅尼,乃密行耳。《首楞嚴》雲:『若修行人,習氣未除,應當一心誦我悉怛哆缽怛囉秘密神咒。』此所以法華三昧妙行功圓,世尊憂湣末法,複說此陀羅尼品,以深防邪誤,是所謂以神力加持也。……行人于生死險難之中,而欲證菩提,非神力加持,又何以濟眾難出險道乎?」又說:「若藏識中習氣愛根種子堅固深潛,話頭用力不得處,觀心照不及處,自己下手不得,須禮佛誦經懺悔。又要密持咒心,仗佛密印以消除之。以諸密咒,皆佛之金剛心印,吾人用之,如執金剛寶杵,摧碎一切物,物遇如微塵。從上佛祖心印秘訣皆不出此,故曰:『十方如來,持此咒心,得成無上正等正覺。』然佛則明言,祖師門下恐落常情,故秘而不言,非不用也。」

  至於怎樣合修,末學參照光公的開示,建議淨業行者要以念佛為正行,其他一切行門只能是助行,所以就按平時念佛的數量,酌情念誦金剛薩埵心咒,比如以前每天念三萬佛號,現在可以每天念兩萬佛號,另外加念一萬心咒,當然有充裕的時間也可以在一定期限內主修金剛薩埵法門(晚課仍然要念蓮池大師《西方發願文》等回向極樂,藕益大師說,萬善回向西方,則一切行門都是往生的資糧,否則,沒有信願,就算是參禪悟道也不能算是真正修淨土),再如前念佛與持咒合修,總之依自己的情況而定。

  下麵末學參照光公的教言,簡略地談一談淨土宗行人專修與圓修的問題:一、什麼是專修與圓修?二、圓修與雜修的差別。三、雜修與正助合修的差別。四、專修與正助合修的關係。五、專修與圓修不相違。六、勸勉行者擇機而行。

  下面分別敍述:

  一、什麼是專修與圓修?

  光公在《增廣文鈔·複永嘉某居士書(二)》說到,專修就是善導大師主張的「一心持名,莫修雜業」(正助合修裏面的助行不是雜業,下面會講到),圓修就是永明大師主張的「萬善齊修,回向淨土」。

  二、圓修與雜修的差別。

  兩者相同的地方,在行持上,都不是以念佛為主要的行門,都不是一句佛號念到底,而是修萬行回向西方。圓修是信願純篤並且已開圓解者,以圓解攝持而修萬行回嚮往生,圓修者必須要具備回嚮往生這個條件,否則修萬行而不回嚮往生,哪怕是參禪得悟的人,也不算是這裏的淨土圓修者;雜修是信願尚未堅固,又沒有大開圓解的中下根機人,不專持名號,而雜修種種法門回嚮往生。

  三、雜修與正助合修的差別。

  雜修與正助合修雖然都是修萬行,但雜修者信願尚未堅固,又不像正助合修那樣分清主次,修種種雜業,難以往生。正助合修者,助行不成為往生的障礙,「正」指淨土的正行——持名念佛,「助」指在主要持名的基礎上,兼修孝順父母、受持齋戒、戒殺放生、讀誦大乘、念咒、禮懺等。前面末學所說的淨業行者主要以念佛為正行,兼修金剛薩埵法門為助行,就是正助合修。

  四、專修與正助合修的關係。

  專修的行持,有正行與助行,正行是必須的,助行不是必須的,只修正行當然是專修,兩者並行(正助合修)也是專修。正助合修只是專修的一種,還有其他的專修方法,如一些老年人,成天待在家裏,只牢牢持一句阿彌陀佛聖號,不作其他的善法,這也是專修。正助合修也是屬於專修,這可以在光公《文鈔》裏找到根據,光公在《複永嘉某居士昆季書》中說:「善導和尚系彌陀化身,有大神通,有大智慧。其宏闡淨土,不尚玄妙,唯在真切平實處教人修持。至於所示專雜二修,其利無窮。專修謂身業專禮,口業專稱,意業專念,如是則往生西方,萬不漏一。雜修謂兼修種種法門,回嚮往生,以心不純一,故難得益,則百中希得一二,千中希得三四往生者。此金口誠言,千古不易之鐵案也。」其中「口業專稱」裏有小注:「凡誦經咒,能志心回向,亦可名專稱。」

  五、專修與圓修不相違。

  光公《增廣文鈔·複永嘉某居士書(二)》說:「善導專修淨業,可名表專一心,永明萬善圓修,何名遮專一心?(執專修、圓修相違)直是一錯到底。當雲淨土法門,修有專圓。由眾生根器不一,致諸祖立法不同。善導令人一心持名,莫修雜業者,恐中下人以業雜致心難歸一,故示其專修也。永明令人萬善齊修,回向淨土者,恐上根人行墮一偏,致福慧不能稱性圓滿,故示其圓修也。」

  六、勸勉淨業學人擇機而行分二:1、總示:上根人圓修、中下根人專修;2、別示:專修中勸勉勵行正助合修。

  1、總示:上根人圓修、中下根人專修。

  光公《無量壽經頌序》中說:「末法學人,如其智力充足,不妨圓修萬行,回嚮往生。否則,固當專修淨業,以期仗佛慈力,橫超三界,直登九蓮也。」

  2、別示:專修中勸勉勵行正助合修分二:(1)、出難;(2)、釋疑。

  (1)、出難。

  很多淨土宗的行人都說一句佛號就夠了,他們不能履踐人規善道,不能處理好家庭關係,不瞭解佛法的道理,還說我是專修淨土,不勞其他,多聞思與修萬行只是夾雜,妨礙專修,難以往生,或難以往生上品。

  (2)、釋疑分二:Ⅰ、正行助行不可相破。Ⅱ、正助合修的利益。

  Ⅰ、正行助行不可相破。

  比如,以助行作為正行,就是以助行破正行,如果以正行非難助行,就是以正行破助行。現在正助合修分清了主次,不會有相破的過失。

  先講不要以助行破正行,光公《答俞大錫居士問》中說:「念佛人宜修一切善行,然須分出主伴正助。倘主伴倒置,則其利甚少。若能令伴助主,如一人垂拱,百辟布政,何妨礙之可雲?」又在《複永嘉某居士昆季書》中舉持咒為例開示到:「至於持咒一法,但可作助行,不可以念佛為兼帶,以持咒作正行。夫持咒法門,雖亦不可思議,而凡夫往生,全在信願真切,與彌陀宏誓大願感應道交而蒙接引耳。若不知此意,則法法頭頭皆不思議,隨修何法,皆無不可,便成『無禪無淨土,鐵床並銅柱,萬劫與千生,沒個人依怙』矣。」

  再講不要以正行破助行,光公《複卓智立居士書(三)》中特舉持往生咒為例開示到:「一句佛號,包括一大藏教,罄無不盡。修淨業者,有專修、圓修種種不同。譬如順水揚帆,則更為易到、亦如吃飯,但吃一飯,亦可充饑、兼具各蔬,亦非不可。能專念佛,不持咒,則可,若專念佛,破持咒,則不可,況往生咒,系淨土法門之助行乎?」

  Ⅱ、正助合修的利益。

  藕益大師《靈峰宗論·法語·示石友》中說:「念佛求生淨土,乃一門圓攝百千法門,非舉一廢百也。但必一門深入,念佛為正行,餘一切戒定慧等為助,正助合行,如順風之舟,更加板索,疾到岸矣。」光公在《複岳仙嶠居士書》中說:「正助合行,不但決定往生,而且品位優勝。」又在《文鈔三編·開示五則·示修行方法》中說:「凡夫妄想紛飛,若不加經咒之助,或致悠忽懈怠。倘能如喪考妣,如救頭然之痛切,則于一行三昧,實為最善。若以悠忽當之,久或懈惰放廢,固不如兼持經咒為有把握。」

  無始劫以來都在輪回中煎熬,受盡罄竹難書的痛苦,這一世有幸得到人身,為了了脫生死當然要念佛,但念佛不是自了,在不廢念佛的基礎上,要廣聞博思,開發智慧,「大師世眼已久閉,堪作證者多入滅」,佛法這樣衰落的時代,大乘佛子不可無舍我其誰的襟懷,隨力利他,僧俗弟子都要發心啊。

  以上《淨土宗行人專修與圓修的問題》是末學學習光公《文鈔》的一點管見,僅供參考。

 

相關文章:
念佛人最好具足四力持金剛薩埵心咒40萬遍 丹增嘉措活佛 緣氣:(2413)

上一篇(金剛薩埵修法如意寶珠講記) 回目錄 下一篇(甘露法雨 2008金剛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