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科學角度計算人身難得的程度 

jialin618

投胎做人真的很難麼?是不是真的如佛經所言象盲龜遇浮木一樣難?末學做了一個計算。

   按哈佛大學研究螞蟻的專家估計,世界上大約有10萬萬億隻螞蟻……有一個人就有1500萬隻螞蟻。

   佛經裡經常用一個比喻來說明得人身的難度:海上飄浮著一根長長的圓木,浮木的中間有一個龜頭般大小的洞孔。瞎了眼睛的烏龜,要憑藉它的感覺,在茫茫的大海中,追逐浮木不定的方向。每當一百年才浮到海面一次的盲龜,只有使它尖尖的頭恰巧頂住浮木小小的孔穴,把握千載萬載難以逢遇的機緣,才能夠獲得人身。

   這個比喻我經常認為有點誇張,不過我最近看了一本科普書,裡面提到了一些資料,很多是非常出乎我意料的,比如:

   一個枕頭上有4萬個以我們掉落的頭皮屑與皮脂為食的蟎蟲。清潔人家的床單與被子上的被褥蟎蟲和塵埃蟎蟲(較小)一共有1500萬之多,跟北京人口差不多。

   這還是蟲子,而人身上的細菌就更多了,多達10億億之多,考慮到世界人口是68億,我們一個人身上的細菌數量是世界人口的約1500萬倍。

   於是我就查了一些科學資料,計算了人身到底有沒有這麼難得。

   首先從數量上來算,按美國佐治亞大學的生物學家估計,世界上約有5乘以10的30次方個細菌。如果一定要用漢語表達的話,就是5百萬億億億個細菌。其他的生命由於與細菌比數量不多,就不予計算了。人類的數量現在是約68億,也就是我們在現在得到人身的概率是7乘以10的20次方分之一。

   然後我們再從時間角度來看,地球存在到現在大約40億年,真正有暇滿人生的人類,到現在恐怕不到4000年,也就是一百萬分之一的時間裡才有人類,之前的生物即使能不當細菌,最多也就是當個蒼蠅,恐龍,老鼠啥的。所以我們得到人身的概率還要再乘以100萬分之一,是7乘以10的26次方分之一,即7百億億億分之一。

   算到這裡,也許有朋友會說,地球最早是沒有生命的,說的沒錯,不過因為是估算,就不特別精確地算了,人類其實有60億人口的時間也遠遠不到4000年,2000年前全世界最多一億人,兩個因素對沖下,大致不會有太大的出入。

   然後我們再來算盲龜遇到浮木的概率。

  

  假定大海是一萬公里長與寬(上海到洛杉磯約一萬公里),即1000萬米,而浮木的孔大約0.1米寬(按正方形計算),盲龜只要鼻子尖能進入孔的範圍,那麼就自然可以頂住孔穴。可以遇上的概率是10的16次方分之一,也就是億億分之一。這個概率與人身難得的程度相差了700億倍…… 

 

  然後我再把條件搞的更苛刻一些,假定盲龜以億億之一的概率僥倖套上孔以後只有3秒鐘的時間能套上孔,而然後就再次脫離,再等100年,那麼盲龜的頭處於伸入浮木孔的狀態的概率是多少呢?人身難得啊!!!

 

  盲龜是100年冒頭一次,100年約30億秒,那麼即使成功了,100年間也只有10的8次方之一的的時間。空間概率與時間概率相乘,結論是盲龜處於脖子伸進木孔的時間只是3乘以10的24次方分之一的時間。 

  也就是說,即使按照最嚴格的標準(盲龜100年才有一次機會去碰一億平方公里海洋裡一根浮木上的孔,僥倖碰上了也只能持續3秒鐘),佛經中的這個比喻非但不算是誇張,人身難得的程度甚至還被低估了大約200倍呢。

相關文章:
從科學與佛學看因果觀 王守益居士 緣氣:(2515)
從科學到佛學的必然性 陳明德 緣氣:(2696)

上一篇( 上師瑜伽的三種觀修方法) 回目錄 下一篇(密勒日巴 尊者如何修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