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日期:2010/02/05 23:56:44
學習次第 : 進階

喇嘛網 日期:2010/02/05 23:51:38   編輯部 報導

 

 

菩提道次第明晰引導

 

趣一切智坦途

 

 

 

 

班禪·洛桑卻吉堅贊

 

江波(仁欽曲劄) 引導·趣一切智坦途

 

 

                                班禪·洛桑卻吉堅贊 

                                                    仁欽曲 

 

一切時中頂禮與能仁金剛持無別最上至尊上師足下,伏請大悲攝受!

 

有緣士夫趣往佛地之甚深方便菩提道次第引導分(甲一)道之根本依止知識法;(甲二) 既依止已如何修心之次第。

 

   (甲一)道之根本依止知識法

    分二:(乙一)座上如何修之理;(乙二)座間如何修之理。初又分三:(丙一)加行;(丙二)正行;(丙三)結行。

 

   (丙一)加行

于悅意處安樂座上,身具八法或隨宜威儀而坐,善觀自心,于殊勝善心中,觀想自己正前方虛空中,有一八大獅子擎舉高廣寶座,其上為雜色蓮花與月、日輪墊,體為自己具恩根本上師、相為釋迦牟尼佛安住其中。身如純金色,頭具頂髻。一面二臂,右手按地,左手定印,上托甘露盈滿之缽。身披紅黃色法衣,相好莊嚴,以澄淨光明為體。於自身所出光蘊中央,雙足結金剛跏趺而坐。于彼周圍,親疏諸師、本尊、佛、菩薩、勇士、勇女、智慧護法等眾圍繞而住。彼等各各前方圓滿座上,置有各自所說諸教正法,光明為體、經函為相。資糧田諸尊對己現歡喜相,自亦憶念資糧田諸尊之功德及恩德,生大信心。於此之中,作如下思惟:

我與一切母親有情,從無始以來乃至現在,雖已領受總輪回、別三惡趣種種痛苦,然苦之深度與邊際猶難測度。是故如今值此已獲難得、利大之殊勝暇滿人身之際,若我不當即求證斷一切輪回苦之殊勝解脫上師佛位者,又必將領受總輪回、別三惡趣種種痛苦。因前方所住上師三寶具有救苦之能力故,我為利益一切母親有情、必當獲得大寶正等覺位,是故至誠皈依上師三寶。

先修皈依、發心與四無量。(次發殊勝心:)尤其為利一切母親有情故,我必當速速證得大寶正等覺位,故當由甚深道上師本尊瑜伽之門,趣入修習菩提道次第引導。誦七遍或二十一遍不等。繼而觀想:

自己正前方虛空中,有一八大獅子擎舉高廣寶座,其上為雜色蓮花與月、日輪墊,體為自己具恩根本上師、相為釋迦牟尼佛安住其中。身如純金色 ……雙足結金剛跏趺而坐。彼背後上方,雜色蓮花、月、日輪墊之上為勝者金剛持,修行加持派眾師長圍繞而住;右方為至尊彌勒,廣大行派眾師長圍繞而住;左方為至尊文殊,甚深見眾師長圍繞而住;前方為具恩根本上師,結有法緣眾師長圍繞而住。彼等周圍本尊、佛、菩薩、勇士、勇女、智慧護法等眾圍繞而住。彼等各各前方圓滿座上,置有各自所說諸教正法,光明為體、經函為相。彼等週邊,隨機調伏不可思議化身莊嚴散佈十方。一切主眷,頭頂白色“嗡”字,喉間紅色“阿”字,心間藍色“吽”字,臍間黃色“梭”字,密處綠色“哈”字,放五色光。上師釋迦牟尼佛心間“吽”字放光照射十方,從自性處迎請與所修相同之“智慧尊”融入各各“三昧耶尊”,勝解各尊為總攝皈依處之體性。

奉獻七支及曼荼羅,如教授啟請決定令與自心和合。

複次,上師心間“吽”字放光,照及周匝安住一切寂、怒聖眾,收攝彼等化為光相,融入釋迦牟尼佛釋迦牟尼佛亦融入自己頂上根本上師。彼悉轉變,於自頂上獅座、蓮花、日月輪墊上,觀想體為自己具恩根本上師、相為釋迦牟尼佛安住其中……雙足結金剛跏趺而坐。略供七支與曼荼羅。繼而觀想自己與周遭一切母親有情齊聲啟請:

    具足四身體性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

  離障法身體性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

  大樂報身體性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

  種種化身體性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

  總攝一切上師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

  總攝一切本尊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

  總攝一切佛陀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

  總攝一切正法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

  總攝一切僧伽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

  總攝一切空行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

  總攝一切護法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

特別啟請:總攝一切皈處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

我與一切母親有情受生輪回以來,長時領受種種劇苦,此乃未能以意樂、加行二者如理依止善知識所致。是故啟請上師本加持,令我與一切母親有情,現在能由意樂、加行二者之門如理依止善知識!以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無始以來所積一切罪障,尤其障礙能以意樂、加行如理依止善知識之罪、障、病、魔悉皆淨除,身成澄明光體,壽命、福澤等功德悉皆增長;尤其自他相續中生起能以意樂、加行二者如理依止善知識之殊勝證德。

 

(丙二)正行

分二:(丁一)意樂依止法;(丁二)加行依止法。初又分二:(戊一)根本修信;(戊二)念恩生敬。

 

(戊一)根本修信

觀想上師本心間放出直接結有法緣眾師長,端坐於面前空中。次思:此諸善知識真實是佛。如正等覺于諸大寶續部中說,勝者金剛持將於濁世示現善知識相、利益眾生我之諸善知識亦唯身相示現不同,實乃勝者金剛持為攝受我等無緣親見佛陀者所示現之善知識身相。是故啟請上師本加持,令我與一切母親有情,現在見此諸善知識真實是能仁金剛持!以啟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淨除彼彼之障礙,自他相續中生起彼彼殊勝證德。

若念佛本是淨一切過、圓一切德者,然而此諸善知識似有如此這般由三毒發起之過失,故非是佛。當知此乃自所見相不淨所致。往昔亦因自所見相不淨故,善星比丘見大師佛陀一切事業純系欺偽,無著見至尊彌勒為母犬,彌勒巴則見瑜伽自在夏瓦裏巴為一作殺豬等不如法事者。以此為例,我諸善知識非如所現真有過失,實乃自所見相不淨所致。是故啟請上師本加持,令我與一切母親有情之相續中,于此諸善知識不起刹那觀過之心,順易生起見師所作悉為功德之大信心!以啟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淨除彼彼之障礙,自他相續中生起彼彼殊勝證德。

 

(戊二)念恩生敬

緣念自己面前諸善知識,次思:此諸善知識于我恩德極大,我能通曉順易惠賜我等斷輪回與惡趣諸苦之最上解脫、大寶正等覺位之甚深道,實乃此諸善知識之恩德。是故啟請上師本加持,令我與一切母親有情之相續中,順易生起隨念此諸善知識恩德之大恭敬!以啟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淨除彼彼之障礙,自他相續中生起彼彼殊勝證德。

 

(丁二)加行依止法

緣諸善知識在前,我為此等真實是佛諸善知識故,身、命、受用等無所顧惜而作施捨,尤其當以如教奉行之供養令師歡喜,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以啟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淨除彼彼之障礙,自他相續中生起彼彼殊勝證德。

 

(丙三)如何作結行之理

觀修頂上上師本而作啟請及持咒,並將修法所致善根殷切回向自他現前與究竟諸希願處。

 

(乙二)座間如何修之理

座間應閱讀有關開示依止善知識法之經論,具足正念正知,密護根門,飲食知量,精勤修習悎寤瑜伽,及沐浴、飲食瑜伽。

 

     (甲二) 既依止已如何修心之次第

     分二:(乙一)于暇滿勸取心要;(乙二)如何正取心要之理。初又分二:(丙一)座上如何修之理;(丙二)座間如何修之理。初又分三:(丁一)加行;(丁二)正行;(丁三)結行。

 

(丁一)加行

   總攝一切皈處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等如前。複次,我與一切母親有情受生輪回以來,長時領受種種輪回劇苦,此乃相續中未生暇滿利大、難得殊勝證德所致。是故啟請上師本加持,令我與一切母親有情,現在能生起暇滿利大、難得殊勝證德!以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無始以來所積一切罪障,尤其障礙生起暇滿利大、難得殊勝證德之罪障悉皆淨除;身成澄明光體,壽命、福澤等功德悉皆增長,尤其自他相續中生起暇滿利大、難得殊勝證德。

 

(丁二)正行

分二:(戊一)思惟暇滿大;(戊二)思惟難得。

 

(戊一)思惟暇滿利大

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作如下思惟:具閒暇可修習正法謂“暇”;具足修法內外順緣謂“滿”。簡言之,我們所得此暇滿身利益極大。依恃此身能成辦佈施、持戒、忍辱等增上生圓滿身、受用之因,此身尤可生起三種律儀,且于濁時短暫一生中順易圓成佛位。是故不應令此難得、利大之暇滿身無益虛擲,而當取其心要,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以啟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淨除彼彼之障礙,自他相續中生起彼彼殊勝證德。

 

(戊二)思惟難得

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作如下思惟:此暇滿不僅利大,亦極難得。人等眾生率多造作十不善等,此等乃是獲得暇滿之障;尤其為獲清淨暇滿身,須以淨戒為本,施等為伴,並結合無垢淨願等,能成辦如是因者極少。觀待畜生等惡趣,得生善趣者少而又少;觀待善趣,得此暇滿身者亦稀如白晝之星。是故不應令此僥倖一次獲得之難得、利大暇滿身無益虛擲,而當取其心要。取心要之理,則當依止與佛不相乖離之上師,修習彼所開示之勝乘教授心要,即生順易獲證佛位,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以啟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淨除彼彼之障礙,自他相續中生起彼彼殊勝證德。

 

    (丁三)如何作結行之理

如前。

 

(丙二)座間如何修之理

座間應閱讀有關開示暇滿法類之經論等,如前。

 

 

    (乙二)如何正取心要之理

分三:(丙一)于共下士道次第修心;(丙一)于共中士道次第修心;(丙三)于上士道次第修心。

 

    (丙一)于共下士道次第修心

分二:(丁一)座上如何修之理;(丁二)座間如何修之理。初又分三:(戊一)加行;(戊二)正行;(戊三)結行。

 

(戊一)加行

總攝一切皈處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等如前。複次,我與一切母親有情受生輪回以來,長時領受種種劇苦,此乃不念死無常、未怖畏惡趣苦而至誠皈依三寶、於業果未發深忍信而不能如理取捨黑白業所致。是故啟請上師本加持,令我與一切母親有情相續中,現在能念死無常、怖畏惡趣苦而至誠皈依三寶、於業果發深忍信而能斷惡如理修善!以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無始以來所積一切罪障,尤其障礙生起彼彼殊勝證德之罪障悉皆淨除;身成澄明光體,壽命、福澤等功德悉皆增長,尤其自他相續中生起彼彼殊勝證德。

 

(戊二)正行

分四:(己一)思惟死無常;(己二)思惟惡趣苦;(己三)修皈依三寶;(己四)於業果發深忍信。

 

(己一)思惟死無常

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作如下思惟:此難得、利大之暇滿身速易壞滅。死主必至,內外諸緣皆無法令其退卻;壽不可增,不斷減損;存活之際亦無暇修法而決定死。

死不僅決定且死期無定:我等瞻部洲人壽期無定;死緣極多,活緣微少;身軀脆危如水泡故,死期無定。

死時除正法外,餘皆無益:親友縱然愛戀不舍環繞在側,然無一人同行;悅意財物縱然富有,然無塵許攜走;俱生血肉亦須舍離,何必貪著現世圓滿?!

死敵必至且死期無定,容或今日亦有死亡之虞,故當備死。備死者,應全不貪著現世圓滿、當即修習清淨正法,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以啟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淨除彼彼之障礙,自他相續中生起彼彼殊勝證德。

 

(己二)思惟惡趣苦

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作如下思惟:此難得、利大之暇滿身速易壞滅,滅後不成空無仍須受生,受生處不外乎善、惡二趣。倘若生於惡趣,地獄眾有熱、冷所表諸苦;餓鬼眾有饑、渴所表諸苦;旁生眾有愚癡、互相吞啖等不可思議諸苦。如是惡趣苦難忍故,值此獲得難得、利大暇滿身之際,應求證斷惡趣諸苦之上師佛位,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以啟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淨除彼彼之障礙,自他相續中生起彼彼殊勝證德。

 

(己三)修皈依三寶

頂上上師本身放出上師、本尊、三寶、勇士、勇女及護法眾,遍滿虛空,周匝圍繞頂上上師本身而住,善觀此皈依境。憶念彼等身、語、意與事業功德,祈願當下救護我與一切母親有情遠離總輪回、別惡趣諸怖畏,由此口誦“皈依上師、本尊、三寶!”之皈依文百、千、萬、十萬遍不等。複應了知皈依三寶之現前與究竟利益、如理修學諸皈依學處。

 

(己四)於業果發深忍信

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作如下思惟:佛經說,善因之果純系安樂、無有痛苦,不善因之果純系痛苦、無有安樂;所造善惡之因縱然微小,若無障緣,感果極大;若不造作善惡二因,必不承受苦樂果;若造作善惡二因且無障緣,已造業不失故,定感苦樂二果。複說由福田、意樂、事物、所依之門力大之理。對此當發深忍信,十善等諸微細善亦當奉行,十不善等諸微細不善亦不令三門染犯,勤修取捨,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以啟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淨除彼彼之障礙,自他相續中生起彼彼殊勝證德。

雖已勤修,然因對治力弱、煩惱力強,萬一為不善所染,則當勤修四力懺悔防護。

 

(戊三)如何作結行

如前。

 

(丁二)座間如何修之理

座間應閱讀開示共下士道法類之經論等,如前。

于共下士道次第修心說訖。

(丙一)于共中士道次第修心

分二:(丁一)發起求解脫心;(丁二)抉擇趣解脫道自性。初又分二:(戊一)座上如何修之理;(戊二)座間如何修之理。初又分三:(己一)加行;(己二)正行;(己三)結行。

 

(己一)加行

總攝一切皈處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等如前。

複次,我與一切母親有情受生輪回以來,長時領受種種劇苦,此乃未知一切輪回以苦為自性而不發猛力求解脫心所致。是故啟請上師本加持,令我與一切母親有情相續中,現在能了知一切輪回以苦為自性而發起猛力求解脫心!以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無始以來所積一切罪障,尤其障礙了知一切輪回以苦為自性而發起猛力求解脫心之罪障,悉皆淨除;身成澄明光體,壽命、福澤等功德悉皆增長,尤其自他相續中了知一切輪回以苦為自性而發起猛力求解脫心

 

(己二)正行

分二:(庚一)思惟輪回總苦;(庚二)思惟輪回別苦。

 

(庚一)思惟輪回總苦

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作如下思惟:因我如理持戒斷十不善故,已離惡趣苦、得善趣果。然若未獲解脫斷苦根本,實無刹那安樂可言。譬如某一個罪犯,旬月當斬,期間日日領受火漆、梃擊等刑拷劇痛。縱然因人托情免去梃擊之苦,以日日瀕近死苦故,心無少樂;乃至未獲解脫、斷苦根本,縱獲最上善趣位,於往昔所造善業牽引力盡時,複墮三塗,仍需長時領受種種劇苦。

又,以業煩惱力甫生此輪回中,即不外乎苦之本性。敵轉成親、親變成敵故,為損為益不可保信;輪回之樂受用再多,終無飽足之時,複增貪欲、引生無盡眾苦;縱獲最上妙身,須數數棄舍故,所獲妙身不可保信;無始以來數數結生,不見生之邊際;縱獲最上輪回富樂,終將舍離故,所獲富樂不可保信;獨自無伴往他世故,友伴不可保信。值此獲得難得、利大暇滿之際,定當獲得斷輪回諸苦之大寶上師佛位,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以啟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淨除彼彼之障礙,自他相續中生起彼彼殊勝證德。

 

(庚二)思惟輪回別苦

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作如下思惟:取蘊甫成,即不外乎苦之體性。三惡趣固不待言,依人取蘊,將受饑渴、追求辛勞、愛別離、怨憎會、所欲求不得、不欲卻臨頭,以及生、老、病、死等苦;依非天取蘊,將受不忍天界圓滿嫉妒憂愁之苦,以及由此所生身苦;依欲天取蘊,將受與諸非天戰鬥而有斷肢、身裂、殺害等苦,並現起不欲五種死相,預知行將遠離天界圓滿而受惡趣苦之苦。上二界取蘊,亦有不得自在安住,往昔所造妙業牽引力盡,複墮惡趣無量眾苦。簡言之,此取蘊乃現世生老病死等之所依,能引今生、後世苦、壞兩苦。取蘊甫成,即成為業煩惱所自在之行蘊體性。是故定當獲得解脫以取蘊為體之輪回之上師佛位,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以啟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淨除彼彼之障礙,自他相續中生起彼彼殊勝證德。

 

(己三)如何作結行

如前。

 

(戊二)座間如何修之理

座間應閱讀有關開示一切輪回以苦為體之經論等,如前。

 

    (丁二)抉擇趣解脫道自性。

二:(戊一)座上如何修之理;(戊二)座間如何修之理。初又分三:(己一)加行;(己二)正行;(己三)結行。

 

(己一)加行

總攝一切皈處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等如前。

複次,我與一切母親有情受生輪回以來,長時領受種種劇苦,此乃未發求解脫心、如理修學三學道所致。是故啟請上師本加持,令我與一切母親有情,現在能發求解脫心、如理修學三學道!以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無始以來所積一切罪障,尤其障礙發起求解脫心、如理修學三學道之罪障,悉皆淨除;身成澄明光體,壽命、福澤等功德悉皆增長,尤其自他相續中生起發求解脫心、如理修學三學道之殊勝證德。

 

(己二)正行

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作如下思惟:心識本身為無記,初緣我、我所而生起執自性有心,次依我執,貪著自方、嗔恚他方,並起固執勝他之慢等邪見,複起固執無有開示無我之大師,及彼所示業果、四諦、三寶等之邪見與疑,由此增長其他煩惱,由此造業而於輪回中領受種種不欲之苦。諸苦之本即是無明,故當獲得斷除輪回一切痛苦根本之上師佛位。為此,當如理修習大寶三學道。尤其當知護戒利益極大、若不守護過患極大,是故縱遇命難亦不捨棄所承許之戒如理守護。又,無知是犯墮之門,彼之對治謂當聽聞、了知學處;不敬是犯墮之門,彼之對治謂當恭敬大師、彼所制戒及如理修學彼戒之同梵行友;放逸是犯墮之門,彼之對治謂當生起念知、慚愧,不放逸住;煩惱熾盛是犯墮之門,彼之對治謂貪欲當修不淨、嗔恚當修慈、愚癡當修緣起等,由此如理持守淨戒、不為眾過所染,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以啟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淨除彼彼之障礙,自他相續中生起彼彼殊勝證德。

 

(己三)如何作結行

如前。

 

(戊二)座間如何修之理

座間應閱讀有關別解脫之諸學處等,如前。

于共中士道次第修心說訖。

 

    (丙三)于上士道次第修心

分二:(丁一)發菩提心之理;(丁二)既發心已學行之理。初又分二:(戊一)正發菩提心;(戊二)以儀軌受持發心之法。初又分二:(己一)由七因果教授之門發菩提心法;(己二)由自他相換之門發菩提心法。

 

(己一)由七因果教授之門發菩提心法

先對一切有情修平等舍,繼而修知母乃至菩提心。

此中分二:(庚一)座上如何修之理;(庚二)座間如何修之理。初又分三:(辛一)加行;(辛二)正行;(辛三)結行。

 

(辛一)加行

總攝一切皈處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等如前。

啟請上師本加持,令我與一切母親有情相續中,生起於一切有情遠離親疏貪嗔之平等心,以及知母、念恩、報恩、慈心、悲心與菩提心殊勝證德!以請故,觀頂上上師本尊之身降澍五色甘露、光明,灌入自他一切有情身心,無始以來所積一切罪障,尤其障礙生起於一切有情遠離親疏貪嗔平等心等之罪障,悉皆淨除;身成澄明光體,壽命、福澤等功德悉皆增長,尤其自他相續中生於一切有情遠離親疏貪嗔平等心等之殊勝證德。

 

(辛二)正行

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作如下思惟:想面前有一無利無害之中庸有情。此人希欲安樂、不欲痛苦故,不應時或認作親近而興饒益,時或認作疏遠而加傷害,當修遠離親疏貪嗔之平等心,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

若于此人心平等已,想面前有一確信悅意之有情修平等心。若于此人心不平等,乃是貪欲所致,當念往昔亦因貪愛悅意者而受生輪回,由此遮除貪愛而修。

若于此人心平等已,想面前有一確信不悅意之有情修平等心。若于此人心不平等,乃是自心偏執違逆而生嗔恚所致,當念若於此不平等,能發菩提心無有是處,由此遮除嗔恚而修。

若于此人心平等已,想面前有一極悅意者如母親、有一極不悅意者如仇敵之二有情。此二人同欲安樂、不欲痛苦故,如今認作親友者,無始輪回以來曾是仇敵之首,數難計量;如今認作仇敵者,無始輪回以來曾是慈愛呵護之母親,數難計量故,於誰當貪?於誰當嗔?應修遠離親疏貪嗔之平等心,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若於此心平等已,于一切有情修平等心。修習之理:當思一切有情同欲安樂、不欲痛苦故,對我而言,一切有情皆是親友,不應時或認作親近而興饒益,時或認作疏遠而加傷害,當修遠離親疏貪嗔之平等心,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繼修知母乃至菩提心之理。

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作如下思惟:然則何故一切有情皆是親友?當思輪回無始故,生亦無始。生生相續,無一地未曾受生,受生亦無數。無一類有情身未曾受取,取身亦無數。無一有情未曾為我母,為母次數亦無數。無一有情得人身時未曾為我母,為母次數亦無數,並仍將為母,是故皆是施恩呵護之母。

或念:有情無數故,非一切有情皆是我母。然非如此。當思:正如有情無數,我生亦無數故,一切有情皆是我母。或念:我與一切有情互不相識故,彼非我母。此亦不然。當思:現世中母子互不相識者亦多故。或念:一切有情乃我前生之母,已逝故不應是母。當思:然則,昨日之母今日已成過去,彼亦應非是母。是故昨日之母與今日之母二皆是母無異、施恩呵護無異;如是,前生之母與現世之母二皆是母無異、施恩呵護無異,一切有情皆是我母!

 

    於此若生覺受,當修念恩

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想自己現世之母呈年邁相在前,次作如下思惟:此母不僅於今世、無始生來亦無數次為我母。尤其于今世,初慈護我於胎中,出生後置我於軟墊,十指捧玩、偎以身暖,慈顏笑迎、喜目顧視,口拭鼻涕、手除便穢,視我微恙較自己命難之苦尤劇,不顧罪、苦、惡名及性命,將辛勞成辦之一切飲食、財物慈施於我,竭盡全力為我成辦無量利樂、救護無量危害痛苦,恩德浩大!

於此若生覺受,改緣父等其他親友而修。修習之理:緣父等相,次作思惟:彼無始生來無數次為我母,彼時亦如現世母般施恩呵護,恩德浩大!

於此若生覺受,改緣一切中庸而修。修習之理:緣諸中庸有情在前,次作思惟:如今我與彼等眾人似不相關,然而彼等眾人無始生來無數次為我母,彼時亦如現世母般施恩呵護,恩德浩大!

於此若生覺受,改緣仇敵而修。修習之理:緣仇敵之相在前,次作思惟:如今為何視彼為敵?彼無始生來無數次為我母,為我母時,成辦無量利樂、救護無量危害痛苦。尤其曾無數次和睦同心、不忍片刻分離。目前之狀況乃是惡業所致,其他時間純系施恩呵護之母!

於此若生覺受,改緣一切有情修習念恩。

 

如是念恩已,當修報恩。

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作如下思惟:無始以來施恩呵護于我之諸母,心為煩惱魔擾、神志不清而癲狂,無有能見增上生與決定善之慧眼,亦乏善知識導盲。每一刹那皆為惡行所亂而顛僕,瀕臨總輪回、別惡趣之可畏懸險,若棄而不顧,實不知恥!故當報恩,救拔彼等出輪回苦、置解脫樂,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次當修慈。緣一洽心至愛如自母者,當思此人既乏無漏樂,亦無有漏樂。彼自以為樂者終變為苦,求樂營謀悉為後世惡趣苦因,現世亦為辛勞所苦,絕無真實樂可言。若彼具足一切樂與樂因豈不善哉?!願彼具足樂與樂因!我當令彼具足樂與樂因!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於此若生覺受,改緣父等其他親友、中庸有情、仇敵乃至一切有情,如前而修。

 

次當修悲。

于修頂上上師本之中,觀諸苦惱眾生如屠宰之羊而修。修習之理:想彼相在前,四肢被縛、開膛破肚,屠夫之手伸入胸腔,羊知命已不保、耽視屠夫,思其苦惱之狀。若彼遠離一切苦與苦因豈不善哉?!願彼遠離一切苦與苦因!我當令彼遠離一切苦與苦因!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於此若生覺受,改緣放逸受用僧物者、破戒者、謗法者、邪見者、傷害有情而肆意造作種種罪業諸眾生而修。修習之理:想彼等相在前,彼等行徑若此,現世亦無安樂,死後旋即投生惡趣無疑,必將長時經受種種大苦。若彼等遠離一切苦與苦因豈不善哉?!願彼等遠離一切苦與苦因!我當令彼等遠離一切苦與苦因!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於此若生覺受,改緣母等親友在前:此等親友因現世營謀扶親滅仇而為苦苦、壞苦所逼惱,無少安樂。又因現世專勤惡行、不生善心,死後旋即投生惡趣,必將長時經受種種大苦。若彼等遠離一切苦與苦因豈不善哉?!願彼等遠離一切苦與苦因!我當令彼等遠離一切苦與苦因!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於此若生覺受,改緣中庸有情、仇敵乃至一切有情,如前而修。

 

如是於慈心、悲心若生改變心意之覺受,繼修增上意樂。

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作如下思惟:我當令一切苦惱、乏樂之有情遠離苦與苦因!當令值遇樂與樂因!尤其當令一切母親有情獲得斷除二障及其習氣之正等覺位!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次修菩提心。

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作如下思惟:自問可否將一切有情置於正等覺位?目前尚無力安置一有情於正等覺位。不僅如此,縱然已證兩種阿羅漢位,僅可成辦少分義利、無力安置一切有情於正等覺位。誰具此力?唯正等覺有之。彼身功德,相好圓明莊嚴;語功德具六十音支,不起功用、以一音說法而一切有情隨類得解;意功德現見如所有、盡所有一切所知,如母愛子、悲憫一切有情不分親疏,刹那不逾調伏之時,事業無功用任運而轉,身語意一一光明亦能將無量眾生安置于一切智位,如是等等。簡言之,具一切德、離一切過者,厥為正等覺。若欲自他二利究竟,必須獲得如是佛位。為利一切母親有情故,我定當速速獲得大寶正等覺位,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以啟請故,頂上上師本之身如燈分二、化現出第二尊融入自身,勝解有一八大獅子擎舉高廣寶座,其上為雜色蓮花與月、日輪墊,自成釋迦牟尼佛安住其中……雙足結金剛跏趺而坐。於自觀釋迦牟尼佛之中,放出身、受用、善根呈五色甘露光明相,施予一切有情,勝解觀想一切有情由此獲得增上生與決定善圓滿安樂。

 

(辛三)如何作結行

如前。

 

(庚二)座間如何修之理

座間應閱讀有關開示慈心、悲心、菩提心建立之經論等,如前。

 

 

(己二)由自他相換之門發菩提心法

先于一切有情修平等舍、知母、念恩三事。緣自己周圍一切有情,複觀自心,於自他二於誰愛執、於誰輕棄?當見愛執自己、輕棄他人之心任運而起,次作如下思惟:愛執自己、輕棄他人殊不應理,自他二者皆欲安樂、不欲痛苦故,當如我愛執般愛執他人。若他愛我,我心歡喜;若我愛他,他人亦當喜悅。又,雖欲求自利圓滿,然因無始以來我愛執故,自他二利無一得成,複受種種痛苦。我愛執者,乃輪回、惡趣苦等一切衰損之根源故,當令我愛執未生不生、已生斷除。他愛執者,則為一切功德之源故,當令他愛執未生新生、已生增長,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簡言之,釋迦牟尼佛因輕棄自己、愛執他人,純修利他,故證佛果。若我亦如是行,早已成佛;以未行故,今猶飄泊於輪回,我愛執根深蒂固、他愛執難以新生,縱然生起,亦難持續故。愛執自己、輕棄他人之心刹那亦不令生起,而應輕棄自己、愛執他人。他之一切痛苦、罪惡皆取受于自相續,自之一切安樂悉施捨予他,我當令一切他有情遠離痛苦、具足安樂圓滿!此複目前我尚無此力,誰具此力?唯正等覺有故,為利一切母親有情,我當獲正等覺位,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戊二)以儀軌受持發心之法

分二:(己一)未得律儀令得之理;(己二)已得守護不壞之理。

 

(己一)未得律儀令得之理

    道次第中說願、行二心依次而受。按寂天派,則同受為宜。其理如下:總加行次第、別依止知識法乃至菩提心之間諸正行所緣與相續和合而修。繼而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當思:為利一切母親有情,應速證正等覺位。是故,從今為始乃至證菩提藏之間,應受佛子律儀、學諸大行。乃至成佛之前,當受持為利一切有情當獲佛位之心!勝解隨上師釋迦牟尼佛後念誦﹕

諸位上師佛菩薩﹐伏請於我作憶念﹕

猶如往昔諸如來﹐菩提心者令發起﹐

于彼菩薩諸學處﹐如其次第而安住。

我亦為利眾生故﹐菩提心者令發起﹐

于彼菩薩諸學處﹐如其次第而修學。

    誦三返勝解獲得菩薩律儀。

如今此生有果利﹐善得人身之利益﹐

今日生佛種姓中﹐即是菩薩佛之子。

今後我當儘自力﹐發起隨順種姓業﹐

於此無過淨種中﹐不令玷污如是行。

生歡喜心。

 

(己二)已得守護不壞之理

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當思:為利一切母親有情,應速獲正等覺位。是故,應思惟菩提心利益;晝三次、夜三次受持菩提心;眾生行徑縱極惡劣,我心終不棄舍一有情;為增長發心,當精勤積集供養三寶等二資糧。

又當斷除下至戲笑,于上師等妄語欺蒙;于他行善令生悔意;以嗔恚心毀辱大乘菩薩;非增上心而行諂誑四黑法等忘失發心之因。當如理學修依四白法等增長發心之因。

簡言之,乃至證菩提藏之間,應捨命防護清淨菩薩律儀,絕不為十八根本墮與四十六惡作之過所染,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丁二)既發心已學行之理

分二:(戊一)總學佛子行之理;(戊二)別學後二度之理。初又分二:(己一)座上如何修之理;(己二)座間如何修之理。初又分三:(庚一)加行;(庚二)正行;(庚三)結行。

 

    (庚一)加行

    總攝一切皈處上師尊,能仁金剛持前我啟請”等如前。複次,啟請上師本加持,令我與一切母親有情能如理學修深、廣諸佛子大行!如是等等。

 

(庚二)正行

分二:(辛一)成熟自相續之六度修持;(辛二)成熟他相續之四攝修持。

 

(辛一)成熟自相續之六度修持

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當思:為利一切母親有情,應速獲正等覺位。是故,當不顧名聞利養,于諸正法匱乏有情盡力開示正法而行法施;救護諸為人、非人、四大所害有情出離彼等怖畏而行無畏施;于諸貧窮有情,斷除慳吝、不求回報異熟,施予合宜資具而行財施。如理學修三種佈施。簡言之,為利一切母親有情,應速獲正等覺位。是故,應將自己一切身、受用、善根無吝施予一切有情。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增長舍心即佈施修持。

 

次為持戒修持

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當思:為利一切母親有情,應速獲正等覺位。是故,我當斷除與斷十不善等所承許律儀相違之諸惡行;施等六度與戒等淨善,于自相續中,未生令生、已生令增;亦當令一切有情修持戒等淨善而置於成熟、解脫之道。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次為忍辱修持

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當思:為利一切母親有情,應速獲正等覺位。是故,縱然一切有情與我為敵,亦刹那不起忿恨、以德報怨,令自他相續圓滿忍度等諸佛法。又,匱乏食、財、住處、臥具等與遭遇病痛等不欲苦時,當思:此等系往昔所積惡業之果,由此淨除眾多惡業故,亦非壞事。尤其為法安受苦忍,近于一切智道,故當甘受此等痛苦,截斷自他輪回、惡趣苦流。又,若信解黑白業之異熟、三寶加持、諸佛菩薩不可思議力、無上菩提、十二分教、菩薩學處者,果利極大。信解已,為證無上菩提故,當如理修學十二分教所詮義—諸菩薩學處。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次為精進修持。

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當思:為利一切母親有情,應速獲正等覺位。是故,為成辦相好等一一佛法、佈施等一一菩薩法,縱然各以十萬劫住無間獄始證佛位,我亦不舍精進而生歡喜;于自相續攝集甚深、廣大善法安置他有情於善道,令證無上菩提。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次為靜慮修持。

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當思:為利一切母親有情,應速獲正等覺位。是故,當學由體性分世間與出世間靜慮;由品類分止、觀及止觀雙運靜慮;由作業分現法身心樂住靜慮、功德所依靜慮及饒益有情靜慮等一切菩薩靜慮。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次為智慧修持。

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當思:為利一切母親有情,應速獲正等覺位。是故,當學實相明——通達勝義之慧,五明——通達世俗之慧,以及通達如何饒益有情之慧等一切菩薩慧相。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辛二)成熟他相續之四攝修持

于觀修頂上上師本之中,當思:為利一切母親有情,應速獲正等覺位。是故,當行攝受一切有情為眷屬之佈施;由罰、攝持之門說法之愛語;令彼實修所說法義之利行;如為他說、自亦實修之同事。應依此等善妙利他方便安置一切有情於成熟、解脫之道。啟請上師本加持能如是行!如是等等。

 

(庚三)如何作結行

如前。

 

(己二)座間如何修之理

座間應閱讀有關開示深廣諸佛子大行之經論等,如前。

 

(戊二)別學後二度之理

分二:(己一)學靜慮體性奢摩他之理;(己二)學智慧體性毗缽舍那之理。初又分二:(庚一)座上如何修之理;(庚二)座間如何修之理。初又分三:(辛一)加行;(辛二)正行;(辛三)結行。

 

(辛一)加行

先修總加行次第,別下、中士道修心,次於地妙人賢之悅意僻靜處,安住淨戒,不與眾人來往過密,斷除粗分欲分別、少欲知足。坐安樂座,令身端直,足結金剛跏趺,雙手結定印,呼吸自然等,完備修止諸因資糧。

 

(辛二)正行

修止所緣雖有多種,以緣佛身為善,此有成為最上念佛、堪修密法本尊瑜伽之器等多種需要。修習之理:觀想頂上上師本尊心間放出細光如絲,光端有雜色蓮花與月、日輪墊,釋迦牟尼佛安住其中……雙足結金剛跏趺而坐。佛身大小如蠶豆許,住於正對自己臍間前方空中,一心專注而作觀修。或觀:頂上上師本尊如一燈分二分出第二位上師本尊融于自身,於八大獅子擎舉高廣寶座之上,有雜色蓮花與月、日輪墊,自成釋迦牟尼佛安住其中……雙足結金剛跏趺而坐。如空中虹有相無體,一心專注而作觀修。

若欲修黃色而現為紅色,若欲修坐相而現為立相,若欲修一尊而現為多尊等,此時不可隨行其後,當于根本所緣一心專注而作觀修。起初縱無澄明光體之明顯,亦應於半分明顯之身總相一心專注而作觀修,一座之內絕不令沉掉現起。倘若現起,立即覺知,生起猛力欲斷之心而一心安住所緣,於心中念念不忘將護修習。此是初學者修習住心之要訣。
  簡言之,所謂:依止八行因,斷除五過失。當由依止斷五過對治八行之門修清淨三摩地。

始修三摩地時,懈怠是過失,彼對治有四:見三摩地功德信、希求三摩地欲、勤修三摩地勤,及勤修之果輕安。

勤修三摩地時,忘失教授是過失,彼對治為正念:非僅以不忘失所緣境為足,應一心觀修所緣,具足心智敏銳之堅固定解。

三摩地時,沉沒、掉舉是過失,彼對治是正知:以正知善觀察沉沒、掉舉生或未生上者,沉沒、掉舉將現之時即能了知斷除;中生已無間即能了知斷除;下,沉沒、掉舉出現不久亦必能了知斷除。

然則,昏昧與沉沒兩者差別為何?所緣境不明了、身心重之相,是昏昧心中黑暗籠罩,雖不所緣而馳散他境,然無澄分與明分、正念力是粗分沉沒。雖具澄分與明分,然決定所緣境堅固定解力稍趨鬆弛是細分沉沒。彼對治為思三寶功德、作意光明相及修風心融合虛空教授。

心于所緣境不能安住、稍有馳散,是細分掉舉,彼對治是依正念、正知而修。若依正念、正知不能安住,而馳散于諸貪欲境是粗分掉舉,彼對治是修無常、三惡苦、輪回苦及掉舉教授。

出現沉掉時,不作行是過失,彼對治是沉掉生已無間即了知作行斷心於所緣境過專注,雖有明分,易生掉舉故,難得分。若寬坦鬆弛,雖有分,易生沉沒故,難得分。故當觀察體驗,若心智過於策舉有生掉舉之虞,即應稍弛;反之,若心智過於低沉有生沉沒之虞,稍舉得適中。於彼二界限中,若生散亂,令稍抑而求住分具住分則當提防沒而心智敏銳之明分彼二交替行之可成辦無三摩地。若無敏銳定解執受之明分,僅有,不可保信。

細沉掉斷、心持續入三摩地,作行是過失。彼對治是不作行對治沉掉、舍而安

如是善修故,依次獲九住心,可成辦具足身心輕安奢摩他。

 

三)如何作結行

如前。

 

(庚二)座間如何修之理

座間應閱讀有關開示奢摩他建立之經論等,如前。

 

(己二)學智慧體性毗缽舍那之理

分二:(庚一)座上如何修之理;(庚二)座間如何修之理。初又分三:(辛一)加行;(辛二)正行;(辛三)結行。

 

(辛一)加行

奢摩他一節。尤其應如理依止善知識智者,聽受勝觀教授;視上師與本尊無別、猛力懇切啟請;以及精勤積資淨罪。合修乃通達正見不可或缺之加行。

 

(辛二)正行

分二一)抉擇修習補特伽羅無我之理二)抉擇修習法無我之理。

 

一)抉擇修習補特伽羅無我之理

佛經說有無邊抉擇無我正理,初業行人扼要抉擇易通

抉擇之理:我等下至沉睡之際,內心亦堅執有“我”,此即俱生我執。受人誣陷時,自念無辜受陷害,內心所堅執之“我”現前而有明顯之相。此時應以心之一角而作觀察:彼心執何為我、如何執我。若後者觀察心力大,前者執我心必將消失。是故心之總體大部當持續生為“我”想體性,次以心之一角而作觀察。如是觀時,則見俱生我執所執之“我”,既非自己五蘊或身心之外之他物,亦非五蘊之一或身心之一為“我”,而是於唯五蘊聚集體或唯身心聚集體上,執有一非唯分別安立、本來即能自立之“我”,此即俱生我執執我之相,其執受境之“我”乃應破之所破。是故不應僅以聽聞理解或文字瞭解為足,當于自相續上明確定解此執著相。此即第一所破顯現理決定扼要。

二周遍決定內心所堅執之我,若於五蘊上有,則與五蘊為一而有?為而有?除此二者外,絕無第三種可能又,任何一法,或以一相而有或以多相而有,除此二者外,絕無第三種可能于此應作決斷。

三離諦實一決定。若思此所之我與五蘊為一,則補特伽羅為一而蘊有五,我應成相續各異。又因補特伽羅為一,五蘊亦將成不可分之一。如此等此眾過故,:如所執之我與五蘊非一。又,所執之我與五蘊若為一,五蘊生滅,彼心之我亦將有生滅。如此生滅之我與彼前後諸刹那為一?為異?若為一,則前、後世我與我三者不可分之一;若為異,總唯相異不必即成無關之異,然若為自性有之異,則必成絕無關聯之異。因前、後世我與我三者成絕無關聯之異故未造業、已造業。如此等此眾過故,思:之我與彼前後諸刹那非異,是故彼心之“我”與五蘊非一。又,所執之我與五蘊若為一,以是實有故,一切分均應成。若如此不應是五蘊能取五蘊不應是我所取。如此等此眾過故,思:所執之我與五蘊非一。

四離諦實異決定。若思:所執之我,雖於五蘊上非成一然於五蘊上成異。若如此,則如五蘊中,去除色蘊等四,尚有識蘊可以體;將色蘊等一一去除後,亦應有所執之我可相異非如此故,應思:所執之我與五蘊非

依此扼要觀察而決定俱生我執為無時離沉掉、一心將護此一定解若彼定解力減弱,初業行人當如前依四扼要觀察引發無實定解。上慧則當觀察俱生我執所執我是否如其顯現而有類似扼要觀察引發無實定解。此時,決定相為決斷我無自性定解,顯現相為唯破實有之空朗,具此二差別一心專修,定中修如虛空之理。後得位中,應修我一切法為如遊戲。定中引發猛力無實之定解,於後得位中,應一切現相虛妄不實、現為如遊戲

 

(壬二)抉擇修習法無我之理

分二:癸一)抉擇修習有為法無自性之理;(癸二)抉擇修習無為法無自性之理初又三:(子一)抉擇色無自性;(子二)抉擇無自性;(子三)抉擇不相應行無自性。

 

(子一)抉擇色無自性

以身為若非唯於骨肉關節之上分別立,而有一自存自立,如我等心中所現不可抵賴者所破顯現理如是之若於此唯骨肉關節集之身上而有者,則身與唯骨肉關節集身為一?為異?若為一,因此唯骨肉關節集身由父母精血所成,則心識入之精血滴亦成唯骨肉關節集身。如支有五,身亦應有之五身;若為異,將頭各支去除後,尚有餘身可得,然非如此故,當知絕無如此之身引發定解,將護修習。

 

    (子二)抉擇無自性

以今日之心為若非於日上午之日下午之二者之上分別立,而有有今日之,則日上午之日下午之心為一?為異?若為一,日上午之上應有日下午之若為異,日上午之日下午之二者去除後,尚有日之可得,然非如此故,當知絕無如此之日之!引發定解,如前修習。

 

(子三)抉擇不相應行無自性

如時間,以一年為若非年之安立所依處十二月之上分別立,而有,則與十二月為一?為異?若為一,如月有十二亦應成十二;若為,則將十二月一一去除後,尚有可得,然非如此故,當知絕無如此之!引發定解,如前修習。

 

    癸二)抉擇修習無為法無自性之理

    以虛空為,虛空有方隅眾多支當觀虛空與彼等為一?為異?引發無實定解,如前修習。

簡言之,當決定我、蘊、須彌、房舍等輪涅一切法非唯分別而由者無微塵許一心將護此定解為定中修如虛空;後得位中,知一切境依因緣和合而生無實體性,後得如幻瑜伽修此二已,由觀引發身心輕安之樂,此樂所攝持之定,即安立為具相毗缽舍那。

 

三)如何作結行

如前。